至圣鬼王第十六章 它又来了,至圣鬼王第16章 它又来了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至圣鬼王 > 第十六章 它又来了

第十六章 它又来了


  任凡从刘仁房间里走出来,对刘阿姨说道:“刘哥难得回来一次,我想和他叙叙旧,顺便照顾他,我先回去和我姐说一声。”
  刘阿姨顿时激动的点了点头,拍了拍任凡的手掌,说道:“小凡呐,你是个好孩子,还知道照顾你刘哥……你看我说的,都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阿仁那孩子有人陪他说说话,病情应该好的快一点儿。”
  刘阿姨家距离任凡家不远,准确的来说,都是刘阿姨家,任凡住的房子是刘阿姨低价租给他们的,只是象征性的收个水电费。
  任凡匆匆回家,给任婉儿简单地说了一下刘仁的情况,当然,只是说了一些表面的现象,那只灵异的黑猫是万万不敢让别人知道的。
  又捏了捏柯梦涵的小手,约定成绩一出来就电话商量要报考的大学。
  赶回刘阿姨家,进入刘仁的房间,却看到他双目布满血丝,幽幽的对着任凡说道:“它又来了。”
  任凡瞳中白芒一闪,靠近刘仁问道:“它做了什么?”
  “它说,它饿。”刘仁淡淡说道。
  任凡心里一悸,上次说冷就已经让刘仁这样痛苦,那这次的饿?岂不是在说明刘仁会陷入极度饥饿之中!
  果不其然,刘仁紧紧的抿着嘴唇,腹部一阵剧烈的抽搐,发出连绵不绝的咕咕声。
  “我好饿……”刘仁红着眼睛一下子爬了起来,赤着脚奔到厨房,饥不择食的吞吃着冰箱里的剩饭,又啃着摆在一旁的生菜,转眼便吃了个干干净净。
  任凡多次阻拦无果,刘阿姨听到动静就急忙赶来,为了不让刘阿姨担心,任凡一狠心就把刘仁打晕,拖回房间。
  途中碰到刘阿姨,任凡解释道:“刘哥觉得身体好了一点,就想出来走走,哪知一吹风就晕了过去,刘阿姨你不用担心,他再休息休息就好了。”
  刘阿姨点了点头,目送着刘仁返回房间后,她看着冰箱里的一堆残渣,疑惑的摇了摇头。
  关上门,任凡一把将刘仁丢在了床上,看着刘仁的肚子空空瘪瘪,似是饿的连同肝脏都被消化了一般。
  轻握其手腕,任凡把体内的罡气还原为没有属性的五彩之光,逐渐渡入刘仁的身体里。
  霎时,如同星球触碰到黑洞,任凡只感觉自己的罡气被疯狂吸入刘仁体内,暗道不妙,他强行停止体内罡气运转,却引来强烈的反噬,再加上之前受伤尚未平复,任凡又是一口鲜血喷出,瘫倒在地。
  短时间内是无法动用罡气了,任凡喘着粗气,有因必有果,他觉得要么是刘仁得罪了什么人,要么是真的与这只黑猫有段前因。
  任凡刚刚输入的罡气明显起了作用,刘仁幽幽转醒,也没有吆喝着好饿啊什么的,只是惊恐无奈的看着任凡。
  “你有得罪什么人么?”任凡问道。
  “你也知道我的性格,平时在熟人面前挺硬气,但该到了装孙子的时候,我从来不装儿子,我那么能屈能伸的性格,怎么可能得罪别人呢?”刘仁无奈道。
  “那,有没有做过对猫不敬的事儿?比如虐猫之类的?”
  刘仁顿时梗着脖子气喘道:“我心灵有这么扭曲么!”
  任凡尴尬的笑了笑,安慰的拍了拍刘仁的肩膀,轻声道:“你先休息会儿吧,我再想想办法。”
  任凡环顾房间四周,悄悄布置了一座罡气感应阵法,丝丝看不见的白线缠绕在刘仁身体周围,与他的心跳形成了一种默契的波动。
  做完这一切,任凡脸色一白,喉头便有鲜血涌出,强行咽下,逐渐平复下汹涌的心跳,他走出了房间。
  看着外面依旧狂风大作,时间却流逝飞快,转眼就临近晚上了。
  和刘仁告了个别,提醒他有情况再和自己打电话,自己会第一时间赶来。
  回到家,柯梦涵早就回去了,任婉儿也给任凡留下饭菜后早早休息了。
  任凡简单的吃完饭,就开始在卧室里忙活起来。
  感受到体内被强压的伤势愈发严重,任凡不敢怠慢,运转小小的一部分罡气温和的掠过受损的经脉,如同刀割一般的痛苦让任凡皱了皱眉头。
  任凡固然有修炼的天赋,但身体是凡人之躯,要比灵魂形态更易受伤,他屡次强行催动高于他修为的功法,那种弊端此时已经显现出来。
  耗时一夜,任凡勉强把体内伤势修复个七七八八,但仔细一探,却发现自己的修为已经倒退了,现在只有十八年的修为。
  窗外的太阳已冉冉升起,任凡刚欲起床,就突然感受到体内一种异样而强烈的感应冲入他的脑海。
  ”刘哥有事!”
  任凡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来不及和任婉打招呼,他就飞奔到陈仁家。
  刘阿姨疑惑的打开大门,看着急躁的任凡,问道:“怎么了小凡?”
  “我来看看刘哥。”任凡沉声道。
  推开卧室的门,任凡赫然看到刘仁在和一只黑猫对峙着。
  此时的刘仁嘴角沾满鲜血,他的手臂已伤痕累累,竟是饿到啃食自己的程度!
  那只黑猫乖巧的卧在床上,看着刘仁一口一口痛苦的吃着自己,仿佛这就是自己家,在看主人玩游戏一般随意。
  任凡又是反手打昏刘仁,让他停止这种自残行为。
  任凡冷冷的看着那只在微笑的大黑猫,那只大黑猫也闪着绿幽幽的眼睛看着任凡。
  站在任凡背后的刘阿姨此时已经吓傻了,刚刚那诡异的一幕被她看的清清楚楚,心跳不由得加速,一种昏厥感传来,但她咬牙挺住,毕竟自己的儿子还在生死未卜的躺着呢。
  “我知道你能听懂我说的话,刘仁是个好人,你没有理由要伤害他,我劝你就此放手,回到冥界接受审判,该赏该罚自有定夺。”任凡冷冷道,“但若你执迷不悟,就你这小小的道行,我让你魂飞魄散!”
  黑猫沉默良久,终于发出如同孩童啼哭一般的声音:“这是他们家欠我的,必须还!”
  任凡还未出言问清楚情况,却见刘阿姨一下子瘫倒在地,痛心疾首道:“终于来了,要债的终于来了。”
  任凡瞳孔一缩,看向刘阿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没有说话。
  黑猫转移视线,在看向刘阿姨的眼神中竟透露出丝丝温顺。
  “三十年前,我才六岁。当时我住在农村,庄稼几年颗粒无收,于是开始闹饥荒。
  “我爸妈打算带着一家人去远方逃难,但是我爷爷不愿意,说在这里待了一辈子,舍不得。
  “我爸爸是个孝顺的儿子,不可能抛下我爷爷自己逃命,可过了几天的啃草根吃树皮的生活后,妈妈忍受不了,独自离开了。
  “当时我家养了一只黑猫,我爷爷特别喜爱它,哪怕人没有饭吃也要分给它一份。后来临到彻底山穷水尽一家人坐着等死时,爷爷把黑猫放在门外,对它说,你走吧,我们家已经没有饭能养你了。
  “黑猫走了。
  “在我们饿的头昏眼花时,那只黑猫居然又回来了,它嘴里叼着一个土豆,放在了我爷爷面前。
  “我们三个人就靠着这个土豆,喘过一口气。
  “后来,黑猫引着我爸去一个地方,那里埋藏着许多土豆,也有不少小猫在那里生活。我爸就把土豆挖出来供一家人吃。
  “终于有一天,土豆被挖完了,黑猫再次来到我家,叫个不停,不知道那时候怎么回事,我好像能听懂它的话。它在让我们走,已经没有食物可以吃了,必须要逃荒了。
  “我把这些话说了出来,我爸和我爷见了猫咪会找土豆,也不稀奇我能听懂它的话。可是爷爷还是不愿意离开。。
  “终于有一天,我爷爷饿昏了,气息越来越微弱,我爸特别着急,最后好像下定了决心,他出门了,临走之前说了一句话:明明还有食物啊!”
  刘阿姨此时的瞳中已经充满了懊悔,“我没想到,我爸爸居然下得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