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被杀系统第30章差距呀!,僵尸被杀系统第30章差距呀!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30章差距呀!


  欧阳朗希望张春梅小姐姐不要责备张小玉。所以,他才故意冒犯了张春梅。其实,这富人居住的地方,可真是富丽堂皇。整栋别墅的装修风格应该是西欧风格,房间的地板都是纯红松木地板、房间里的每一件陈设都价值上万。这一栋别墅建造下来,也得花个两三千万!真是贫穷限制了想象!欧阳朗也看傻眼了。
  “小狼狗!看在你今天表现不错,今晚你睡我房间。”张小玉这句话语出惊人。
  欧阳朗惊愕地看着张小玉:小玉,你想干什么?难道你今晚就要把小爷给办了!小爷可还是处男呀!
  张春梅也瞪了妹妹张小玉一眼,让她把话说清楚。
  “我睡姐姐房间。你可别想歪了。”张小玉看着欧阳朗那吃惊地表情,就觉得好笑。她没想到欧阳朗还是很保守的一个男孩子。
  “你下回,能一次性把话说完吗!我都快被你的话吓尿了。”欧阳朗长舒一口气。他也不知道怎么就喜欢上神经大条的张小玉了。
  “抓紧时间复习,就在客厅,我在这里盯着你们俩。”张春梅严肃认真地说道。
  欧阳朗可是连书包都没带,他怎么复习?
  “欧阳朗你跟张小玉做同一套语文试卷,比比,看谁快、保证正确率!”张春梅说着,就从身边的试卷中抽出来两张,分别递给了妹妹张小玉和欧阳朗。
  张小玉迅速帮欧阳朗找到了一支笔,与欧阳朗一起开始做试卷。
  洞察-扫描!欧阳朗开启了“洞察-扫描”将试卷全部都看了一遍,最难的应该是古诗词鉴赏和现代文阅读这两块。至于作文,也不是那么难写。
  张小玉瞅了一眼,小狼狗还没开始做,她就行色匆匆地答题,希望能够将小狼狗比下去。她可是尖班的高材生。而且,她这一次月考,一定要进入小尖班。她要跟欧阳秋水比肩,才行。她时不时看欧阳朗一眼。
  欧阳朗开始答题,答题的速度飞快,几乎每道题通过这“洞察-扫描”都能够找到考题的重点和侧重点,最后就能轻易得到答案。
  刷!欧阳朗已经答完了第一页的选择题和填空题。他已经开始做诗词鉴赏题。这诗词鉴赏题竟然是苏轼的《题西林壁》,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首诗应该是描写苏轼见庐山“山谷奇秀,平生所未见”由此而写。
  欧阳朗立刻作答,利用“洞察-扫描”找到答题的关键,优胜一筹。他又浮光掠影一般,看了现代文阅读题,继续用“洞察-扫描”,找到答题关键,切中题目要害答题。
  最后是作文,“我是……”这坑爹的作文题目,真的还不如小学作文呢。可是,这是写作文,可不比小学造句。该怎么写!欧阳朗的作文可是出了名的臭,臭到自己写的什么,自己都不知道。这突然要写作文,他有点抓耳挠腮!
  欧阳朗也是硬着头皮,堆砌数字,尽量把字数给凑够了。这写作,可不是他的擅长。他洋洋洒洒地写了一篇“我是独狼”!他写的可是《绝地求生:刺激战场》有关的故事,凭借他的阅历和杀人的能力,谢谢独狼的感受,还是能够办得到的。他洋洋洒洒地写着关于他作为独狼生存的感受。
  一个小时过去了。欧阳朗已经答题完毕,把试卷交到张春梅手中。
  张春梅飞速一般点评、阅卷。她发现这欧阳朗前面的题答的都很好,就是到现代文阅读和作文这里,是他的软肋。她给欧阳朗91分。这分数对欧阳朗来说,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大约一个半小时,张小玉也做完试卷,交给阶级张春梅打分。张春梅给她打了126分。她的选择和诗词鉴赏题、填空题都是满分,就唯独现代文阅读和作文稍稍扣了点分。
  欧阳朗有些心虚,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不过,他能把语文考及格,就已经是十分难得的。
  “小狼狗!别灰心。有我呢,我帮你提高!”张小玉亲密都坐在欧阳朗身边。他原本以为欧阳朗会不及格。可是,欧阳朗能考及格,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这个时候,张小玉的爷爷张天放睡醒了,神采奕奕地走过来。
  “小玉啊!你这男朋友的手法可真厉害,我精气神十足。你叫什么名字?”张天放冥想着,脑袋里却找不到那个男孩叫什么名字。
  “我叫欧阳朗!”欧阳朗还是主动说出自己的名字。
  “欧阳慕白,跟你什么关系?”张天放追问道。
  “乃是家父!”
  “那你就是那个被欧阳家族遗弃的男孩。你是我见过最有本事的男孩。”张天放对欧阳朗不断的夸奖。是欧阳朗这一手妙手回春,减轻了他的焦虑症,还帮助她恢复了睡眠和精气神,整个人思考和想事情,也有条不紊了。“可是,我听说,李家,正在跟你们欧阳家打高端服饰的商业战。”
  “这个!我不太清楚!这商业战严重吗?”欧阳朗还是有些害怕,这李家,不就是李沫家。草!可真是冤家对头呀!
  “应该很严重。据说,李家是动用了所有关系,全方面遏制欧阳家的服装业,甚至,想击垮你们欧阳家!”张天放目光如炬,他看问题、谈说法都是针针见血。这李家的口味不小,可就是有点急功近利,稍有不慎,满盘皆输。
  “爷爷!那我爸妈!也去李家今晚的酒会吗?”张小玉问道。她也是从姐姐张春梅那里得知,爸爸妈妈去了李家举办的一个酒会。很显然,李家举办这个酒会,肯定就是针对欧阳家族。。
  “去了!不过,欧阳朗,你们家跟李家有过节?”张天放纳闷的问道。
  “是我殴打了李家的李沫。况且,我爷爷去世了。现在是欧阳家最薄弱的时候。相比,他们只是随便找了个借口,对我欧阳家发动商战。”欧阳朗是真的想好好教训教训这个李沫,可真的是要作死呀!李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