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枪第五章 秘辛,夺命枪第5章 秘辛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夺命枪 > 第五章 秘辛

第五章 秘辛

    当公孙胜赶到悦来客栈时,王十三郎和齐城的决斗已经结束,此时天色渐暗,公孙胜走到悦来客栈的门口,正碰上了走出来的王十三郎。
  
      公孙胜看着王十三郎半天,王十三郎也看着公孙胜许久。
  
      命运是奇妙的,有的人一见倾心,有的人一见如故,而有的人却是宿命中的敌人。
  
      公孙胜和王十三郎从未见过面,但这一阵目光的接触,他们二人就仿佛天上的巨星碰撞在一起,他们看向彼此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仿佛连四周的空气都被冻结了。
  
      王十三郎突然说道:“夺命枪公孙胜”,虽然是疑问,但王十三郎却说的无比的肯定。
  
      公孙胜说:“正是在下,阁下就是王十三郎”。
  
      王十三郎回答道:“没错,你来迟了”。
  
      公孙胜疑惑的看着王十三郎道:“怎么,阁下在等我?如果是这样,真是抱歉让阁下久等了”。
  
      王十三郎说道:“其实,你来的并不算太晚,在晚一步,你的朋友就要去见阎王了”。
  
      阎王二字话音未落,王十三郎已人在远方,公孙胜正要追去问个缘由,风中传来了王十三郎的声音,“在不进去,你的朋友就真的去见阎王了”,闻声,公孙胜连忙冲进悦来客栈中。
  
      进了齐城租下的庭院里,公孙胜就看见齐城倒在地上的血泊之中,他用刀的右手臂落在离他几米远的地上,断臂的手上还紧紧的握着刀柄,见此,公孙胜急忙上前扶起齐城。
  
      虽然齐城早已点住了断臂处的穴道,止住了血,但公孙胜看到齐城的脸色已面如白纸。
  
      齐城看到公孙胜,露出了不知是哭是笑的表情,木然的说道:“公孙兄,你来了”。
  
      公孙胜看见齐城现在的样子露出了悲伤的神色,语气也变得有些低落,“对不起,我来晚了”。
  
      齐城看到了公孙胜眼神里发自内心的悲伤,不由得心头一暖,他惨笑的说道:“公孙兄,不用替我伤心,行走江湖,这些都是必然的,我并不觉得后悔,和王十三郎决斗并且活了下来,这些年来我可是唯一一个,你应该替我感到高兴”。
  
      说完齐城笑了起来,然后又有些落寂的说道:“虽然我知道我能活下来大部分都是你的功劳,你又救了我一命”,看到公孙胜要张口推脱,齐城用左手制止了他,说道:“公孙兄你不用推脱,我齐城自己有几斤几两,我自己清楚,虽然在江湖上也算个高手,但和王十三郎比较起来,我确实不是对手,今天我没有死在这里,多半是王十三郎顾忌你的原因,好了你也不用说什么了,扶我起来吧,我们去房间里说”。
  
      说完,齐城便让公孙胜扶他进了房间内,公孙胜扶着齐城让他坐在房间里的椅子上,给他断臂处的伤口上好了药,包扎好了之后便要走出房间,捡回齐城的右手和他的刀,齐城叫住了他,说“算了,就放在那里吧,待会你把它埋了,永远不要让我看到”。
  
      公孙胜有些心酸的点了点头。
  
      齐城继续说道:“愚兄这次让你千里迢迢的赶来,原因想必你也知道,来你坐下,听我详细的告诉你”。
  
      公孙胜坐了下来,看着齐城问道:“齐大哥,你没问题嘛,要不休息一夜明天再说”。
  
      齐城摆了摆手,看了断臂处一眼,然后对着公孙胜说道:“不碍事的,这么多年来的江湖生活,我早就料到了,本以为我会暴尸荒野,没想到只是丢掉了一条胳膊,我赚到了,好了我们说正事吧”。
  
      说完齐城神色一肃,而公孙胜神色也变得激动起来。
  
      “二十年前,江湖中出现了一个叫做天蛇的神秘组织,他们有九个人,从外表上看,他们有老有少,年纪各不相同,没有人见过他们的真面目,也没有人知道他们名字,二十年前他们劫富济贫,惩恶扬善,不知诛杀了多少的江湖败类,救过多少人的性命。天蛇是江湖中人人称道的正义之士,同时也是江湖败类中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但不知道为什么没过几年,天蛇就神秘的消失了,这二十年来再也没有出现在江湖中人的视线里,而公孙兄你手中的那块令牌就是天蛇的信物”。
  
      齐城刚说完,公孙胜就咬牙切齿的说道:“天蛇,我与你们不共戴天,”说着公孙胜无意之间捏碎了手中的茶杯,齐城看着公孙胜变得有些扭曲的面孔,和杀气腾腾的表情,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贤弟,不要被仇恨蒙蔽了自己,唉!一年多不见,你的杀气又重了几分,这样可不好,你要小心,不要被仇恨支配了自己,当心步入魔道”。
  
      听到了齐城的话,公孙胜又回复了冷若冰霜的表情,他看着齐城说道:“多谢齐大哥关心,我会注意的,对了大哥,你是怎么得到消息的”。
  
      齐城看着公孙胜面无表情的脸,无奈的摇了摇头,齐城和公孙胜年纪相差甚远,但能成为朋友,而且是八拜之交的兄弟,就是因为通过几年的经历,齐城了解到了公孙胜的为人,虽然公孙胜整天一副冷若冰霜的面孔,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但其实公孙胜有着一颗火热的心,公孙胜是一个重感情的人,但同时他也是一个容易感情用事的人。
  
      “其实是这样的,一个月以前,我来到北原城,本来是打算吃喝一顿听雪楼的雪蛇羹和江湖中独此一份的听雪楼的自酿美酒“十里香”,没想到在北原城外的一个小镇上碰到了我的师弟,他是我师叔的亲生儿子,我们一番寒暄下,我才知道我师叔已于五年前去世,后来我们师兄弟在他开的一间小酒馆里边喝边聊了起来,然后我就在他那里得到了这个消息,当时我也没有多问,就急忙开始写信,让你前来”。
  
      听到齐城的话,公孙胜有些感动,他连忙起身,对着齐城躬身一拜,说道:“小弟我感谢大哥的大恩大德”。
  
      齐城有些不好意思的扶起公孙胜,然后说道:“贤弟这样做,就可真是折煞愚兄了,其实愚兄我也是有一件事情需要贤弟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