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枪第七章 冰魄珠,夺命枪第7章 冰魄珠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夺命枪 > 第七章 冰魄珠

第七章 冰魄珠

    听完公孙胜的问话,齐城继续说道:“其实当时我师叔也是这样问的,当时那个人告诉他,在我们这里,先天境界就是我们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而且进入先天境界后只能在我们这里停留一个月的时间,因为进入先天境界后就会感觉到明显的天地压迫与排斥,就像你明明看见前方的路,可是却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困住了你,让你无法前进,而仿佛冥冥中自有天意,当一个人进入先天境界后就会知道要去渡过大海,前往海的那边”。
  
      齐城说道这里公孙胜出声打断了他,问道:“就算是没有办法再进入更高的境界,可这么多年,总应该会有没去的人吧!可为什么之后没有听到过这些人的消息?”
  
      齐城听完公孙胜的问话继续说道:“这个问题我师叔也问过,而据那个人所说,那些突破到先天境界的人如果不愿去,就必须把自己先天境界的功力封印起来,把实力维持在罡气外放大圆满境界,不然就会在一个月的时间过去后在天地元气的压迫下,引起体内的真气暴走,最终暴体而亡,而封印了之后,想要解开封印,却比突破先天境界时更要难上加难,而且一次比一次困难,因为当突破先天境界后,会经历天地元气洗经伐髓,每一个突破的人都会增加二十年左右的寿命,而一旦封印境界增加的寿命却不会消失,增加再次突破的难度也许是冥冥中的天意设下的限制,无数年来能够在封印境界后再次进入先天境界的人是凤毛麟角,那个人说这是一方天地的自我保护,而在海的那边的世界里,天地所能够承受的境界更高,先天境界后还有着更高的层次,到现在也没有人达到能够让天地排斥的境界,因为天地的这种自我保护,从海的那边想要过来非常的困难,过来后功力也会被封印到先天之下,停留时间也是一个月,这个时间是曾经过来的人发现的,而且他们还发现如果要是在这里使出超过先天境界的功力,马上就会有天罚降临”。
  
      说道这里,齐城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后又继续说道:“当时我师叔对这话是不大相信的,可是最后他却不得不信,那一夜他见到了颠覆了他认知的一幕,”说道这里齐城看向公孙胜对公孙胜问道:“贤弟,你可听说过二三十年前南海那边发生的那次雷劈的事?”
  
      “这件事我听说过,听说当时那里靠近海边的一个小屋遭到了上百次的雷劈,好像是那里出了什么妖孽惹得老天爷发怒了,现在那里每年还有祭祀活动呢,我还见过一次呢,等等”,说道这里公孙胜不由得停了下来,他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看着齐城说道:“这不会就是天罚吧”。
  
      “没错,这就是天罚”,齐城肯定的说道,“当时那人重伤垂死,自知已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见到我师叔有些不信,便送给了师叔他一件东西,让师叔他离得远一点,说是为报答师叔的救命之恩要请师叔他看一场好戏,然后师叔他就看到了他永生难忘的一幕,一道约百丈长的剑光直冲天际,在剑光闪现时师叔他好像听到了一句低语,似乎说的是,小子要不是排斥太强和我受伤太重,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剑气冲斗牛,之后老天爷仿佛被激怒了一样,降下了天罚把那个人和小屋化作了飞灰,一直到最后师叔他也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更没有见到真正的剑气冲斗牛,至于那件东西是一颗珠子,据那个人说这颗珠子里有着他一缕精纯的真气和他关于修炼的一些感悟,同时这颗珠子还有着宁心静神,预防走火入魔和加快修炼的作用,师叔他给这颗珠子起名叫做冰魄珠,并一直保守着这个秘密,一直到十年前临终的时候才告诉了我的师弟,可是几年前不知为何走露了消息,冰魄珠的存在被四海帮帮主吴四海知道了,并一直派人调查,而我说的要让贤弟你帮忙的事情也和这颗冰魄珠有关”。说道这里齐城话音停顿了下,又继续说道:“有一句话说的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师弟的武功并不高明,而我师叔临终时也对我师弟说过,如果以后他觉得没有能力守得住冰魄珠,可以把它交给一个能够信的过的人,一个品行端正的人,所以当时我和师弟商量了一下,我觉得贤弟你是一个很好的人选”。
  
      公孙胜微微一怔,说道:“这个难道就是大哥你要我帮忙的事”?
  
      齐城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我师弟已经同意了,而且我觉得凭贤弟你的资质和悟性也许能够参悟出冰魄珠里的东西,不过现在被四海帮得到了消息,事情变得有些麻烦了”。
  
      “大哥这你就不用担心,别人怕他四海帮,我公孙胜可不怕,只是把这么珍贵的东西送给我,小弟我真是受之有愧啊”,公孙胜说道。
  
      “好了,你就不用推脱了,我们师兄弟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我们两人是没有那个本事能参悟出冰魄珠的东西,我们又没有出色的后辈,如今把冰魄珠交给你,也算是不让明珠蒙尘了,这样今晚你就在隔壁的房间休息一晚,明天你就出发去我师弟居住的镇子”。
  
      “怎么大哥你不和我一起去吗?”公孙胜问道。
  
      “我就不去了,反正都交代清楚了,再说了,如今我这副样子,去了也没什么用,还是不去了”,边说着齐城看向了自己的断臂处,见到此情此景,公孙胜不由得感到心酸,曾经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如今却一下子仿佛老了二十岁,变成了一个迟暮的老人,“好了,贤弟不要做小女儿姿态,去休息吧,明天尽早上路,不用管我,我没事的”,齐城继续说道,见此,公孙胜嘴唇动了动,最终却是什么也没说,公孙胜本是想安慰一下齐城,却发现不知道该说着什么,最后只能叹了一口气回房间休息去了,半夜里公孙胜起来,把齐城的刀埋在了一个只有他知道的地方。
  
      回来后躺到床上的公孙胜一夜无眠,既为齐城感到悲伤,又对明日早晨之行充满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