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枪第八章 有女倾城,夺命枪第8章 有女倾城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夺命枪 > 第八章 有女倾城

第八章 有女倾城

    清晨,是一个希望,一个梦想,不管昨天怎样低落,总会看见太阳的升起。
  
      每逢清晨,她总会准时的站在叶家堡中最高的阁楼顶上面朝东方,呼吸着清晨新鲜的空气,迎接着朝阳的升起。
  
      她叫叶倾城,人如其名,她确实是一个美的可以倾国倾城的女子,在叶家堡这方圆百里的范围之内,她就是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因为她的父亲叫叶寻,在大冰原上,这片被江湖中人称之为北武林的地界上,恐怕除了刚出生就是聋子的小孩子,大概没有人不知道叶家堡和叶寻的赫赫威名,特别是近二十年来叶家堡堡主叶寻,更是公认的北武林第一高手,这样一来更不知让叶家堡的声名又高涨了多少倍。
  
      叶倾城自出生起,就一直住在叶家堡中,这里是她的家,这里有疼爱她的父亲,有宠着她的叔叔伯伯,还有无数对她恭恭敬敬的下人和丫鬟,在叶家堡里她就是公主,可是今天我们小公主却是有些不高兴。
  
      叶倾城她今年年方十七,身材高桃,体态轻盈,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在阳光的照射下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可现在这一张惹人怜爱的俏脸上却满是难过和郁闷,不知道的恐怕会以为她是在思念远方的情郎,可谁又会知道,她这只不过是在她人生中第八十一次翘家行动被抓后,来到这里散散心而已,而地面的人都见怪不怪了,一看见大小姐站在那里,就知道大小姐准是离家出走又被抓了回来了,至于大小姐的安危,在叶家堡这一亩三分地上,可没有人好在太岁头上动土,而且叶倾城也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怎么说她也有一个脑袋上顶着北武林第一高手称号的父亲。
  
      叶倾城从小就和父亲生活一起,她的母亲在生她的时候因为难产而死,从小到大一直是父亲的侍女照顾她,而且叶寻老来得女更是从小对她疼爱有加,还悉心指导她武功,如今叶倾城的武功已有所成就,虽然算不上一流,但也是一个小高手了。
  
      可如今这位小高手正站在阁楼顶上生着闷气,那撅起来的小嘴都能挂得住酱油瓶了。
  
      叶倾城此时正在检讨自己,检讨自己第八十一次“失手被擒”的原因,可是她思前想后,发现这一次和前八十次没有什么不同,原因都是她打不过许姨,虽然她自认为自己是怕伤了许姨而留了一手,不过许姨可没留手,所以她现在正生着闷气,埋怨许姨为什么不放放水,让自己能跑出去玩一次。
  
      许姨是叶寻的侍女,叶倾城不知道她的名字,一直以来都是管她叫许姨,许姨从小到大一直照顾着叶倾城,在叶倾城的心里,许姨就像她的母亲一样,许姨是一个********,而且很温柔对叶倾城很好,可是她很听叶寻的话,叶寻说过不让叶倾城离开叶家堡方圆十里半步,所以叶倾城这八十一次失手被擒都是被许姨所擒,每次被抓回来后她都会被关在这座阁楼里十天,虽然许姨网开一面让她可以出来透透气,但这就是极限了,对于叶寻的命令许姨从来不会违背。
  
      叶倾城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父亲很讨厌,自打叶倾城记事以来,她就对外面的世界很好奇,小时候她只能在叶家堡的城堡里玩,每天许姨都跟着她,后来叶寻大概是觉得女儿长大了,武功也有所成就,就准许叶倾城可以在叶家堡城堡外的十里之内玩,许姨也不用每天看着她了,可是玩了一阵后她就腻了,对于十里之外的世界更感到好奇和向往,然后就开始了她的翘家行动,可是虽然许姨不天天看着她,可当每次她刚要走出十里范围时,总会被神出鬼没的许姨抓了回来了,就这样叶倾城这几年时间基本都是在被关禁闭的阁楼里渡过的。
  
      叶倾城觉得自己就像被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她现在迫切的需要自由,她想要离开叶家堡,到叶家堡以外的世界去闯一闯。
  
      正在叶倾城蹲在阁楼顶上发呆,想象着外面的世界是如何的精彩的时候,突然她的耳边传来了戏谑的声音,“怎么,我们的小公主,又失手被擒了”。
  
      “是谁?谁在这里?”听到声音,叶倾城慌张的站起来说道,“啊哟,小点声,小祖宗你想把其他人都吵醒吗?”话音未落,只见一人从阁楼下纵身一跃,跳到阁楼顶上,这是一个身材圆呼呼的老人,须发皆白,面色红润,落到阁楼顶上的瓦片上竟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由此可见此人的内力深厚。
  
      叶倾城看见这个人,不由得拍了拍饱满的胸脯娇斥道:“好啊!杜伯伯你竟然取笑我,真是找打”,说着抬手就抓向老人的胡子,这位老人是叶寻的至交好友,江湖上人称杜老怪的江湖奇人杜绝,凭借着一身刚猛雄厚的内力和出神入化的掌法纵横江湖三十余载,为性格乖张,喜怒无常,不过对叶倾城却是极好的,叶倾城从小到大这些年来,杜绝几乎年年都来看她,而且喜欢和叶倾城打闹,杜绝见叶倾城向自己的胡子抓来,双脚轻磕屋顶上的瓦片飞快的向后退去,叶倾城一见杜绝躲开,柳眉一挑,然后用出了家传的飞星步法,欺身而上,同时以手做剑,刺向杜绝,杜绝见此连忙向后退去,一边退一边说道:“小丫头,你还想不想出去玩了?”叶倾城一听这话急忙收住招式,此时她的小手已经要抓住了杜绝的胡子,“怎么杜伯伯你有办法可以让我出去玩?”一边说着,叶倾城的小手已抓住了杜绝的胡子,作势欲拽,仿佛只要杜绝要摇头就要拔光他的胡子,杜绝盯着抓住自己胡子的手,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说道:“怎么看来你是不打算出去玩了”。
  
      叶倾城不情愿的松开了抓住胡子的手,说道:“那杜伯伯你一定要想办法让我可以偷偷的溜出去,不然我就拔光你胡子,快告诉我你有什么好办法?”说着叶倾城挥了挥拳头,然后面露期待的看着杜绝。
  
      杜绝却答非所问的说道:“唉!这人老了,稍微活动活动这身子骨就受不了了,唉!肩膀怎么这没酸”。
  
      叶倾城恨恨的撇了撇嘴,极不情愿的走到杜绝身边开始替他揉肩膀,一边揉一边说道:“杜伯伯你现在可以告诉我怎么能出去了吧!”杜绝舒服的哼了几声,说道:“这就对了,对待老人家要尊重,小妮子你最近手法见长啊!其实想要溜出去很简单,一会我挡在追兵,你就只顾在前面跑就行了”。
  
      “真的,太好了,我这就去准备准备”,说完,叶倾城就一溜烟的离开了阁楼顶上。
  
      看着离开的身影,杜绝不由得想到,叶寻那个老小子怎么生了这么一个古灵精怪的女儿,不一会杜绝就看见了叶倾城鬼鬼祟祟的身影,她还对杜绝做了一个鬼脸,然后就开始了她第八十二次翘家行动,看着叶倾城身影,杜绝笑骂着道:“在自己家里还跟做贼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