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枪第十五章只可惜我不是女儿身,夺命枪第15章只可惜我不是女儿身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夺命枪 > 第十五章只可惜我不是女儿身

第十五章只可惜我不是女儿身

    就在金毛鼠在想怎么反驳叶倾城的话时,丁八走了回来。
  
      “好了,各位房间已经收拾好了,天色已晚,我们还是早点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丁八对众人说道。
  
      然后公孙胜向丁八道谢一声,就率先去了房间,金毛鼠一见公孙胜走了,不由得蔫了下来,她垂头丧气的跟着公孙胜走向房间,叶倾城得意的看了金毛鼠一眼,也在丁八的指引下走到了她的房间。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用过早饭的公孙胜,金毛鼠和丁八三人坐在饭铺里的凳子上等着梳洗打扮的叶倾城。
  
      “女人真是麻烦,洗个漱都要用这么长时间,真是浪费时间”,突然金毛鼠小声的发着牢骚的说道,丁八在旁边无奈的看着金毛鼠苦笑一声,而公孙胜却似笑非笑的看了金毛鼠一眼。
  
      “怎么,你敢觉得本姑娘是麻烦,”叶倾城突然出现在了金毛鼠身后,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不服,咱们比划比划”。
  
      金毛鼠大吃一惊,用幽怨的眼神看了公孙胜一眼,接着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他可不想和叶倾城比划比划,今早在和丁八闲聊时,他得知叶倾城的武功也是不弱的,他自知自己是万万打不过的,这点自知之明金毛鼠还是有的。
  
      金毛鼠接着站起来了,对叶倾城陪着笑脸说道:“在下可不敢和叶女侠比划比划,叶倾城大人大量,还是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叶倾城闻言露出了笑意,不过她还是尽量板着个脸,学着公孙胜的样子,让自己看着冷酷一些,却不知道这个样子的她,不但没有半分给人一种冷酷的感觉,反而给人一种想笑的感觉,丁八和公孙胜见到叶倾城表情,在一旁憋笑憋的很辛苦。
  
      “怎么你刚才不是还说我麻烦呢吗?怎么现在不敢说了”,叶倾城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冰冷的说道。
  
      金毛鼠一听,更是连忙告饶,心想自己怎么这么点背,说得这么小声都会被她听到,难道她是顺风耳不成。
  
      公孙胜见叶倾城要不依不饶,起身说道:“好了,不要再逗呗金毛鼠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出发吧!”叶倾城闻言不由得吐了吐舌头,把停在嘴边的话收了回去,不知怎么的,自从昨日遇到公孙胜后,她就对这看着冷冰冰的,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人,有些畏惧,不过叶倾城是不会承认的。
  
      金毛鼠感激的看了公孙胜一眼,连忙和叶倾城拉开距离,虽然叶倾城是一个美女,不过金毛鼠就像他话说的那样,他总觉得女人就是个麻烦,大概他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吧。
  
      金毛鼠走到了公孙胜的边上,疑惑的看了看公孙胜和叶倾城,心想这位叶姑娘,怎么这么听公孙胜的话。
  
      公孙胜见两人停了下来,便对丁八说道:“丁兄,你是否还有什么东西需要携带,如果没有的话,我们这就出发吧!”
  
      丁八摇了摇头说道:“我没有别的东西要带了,我们这就出发吧”。
  
      “好,那我们就走吧!”公孙胜见到丁八摇头,说道,说完就率先走出了饭铺,其他几人也连忙跟上,丁八锁上了饭铺的门,有些眷恋的看了饭铺一眼,毕竟这是他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然后就和等在公孙胜来时所乘坐的马车旁边的公孙胜三人一起出发,赶往北原城了。
  
      马车一路不停歇,但赶到北原城时已经过了中午。
  
      北原城城里,靠近城门口的马车行里,来了一辆马车。
  
      一行人从车上走了下来,一共四个人,这四个人就是公孙胜一行人。
  
      下了马车,金毛鼠便去马车行里送还马车,公孙胜几人在外面等着,叶倾城有些兴高采烈的看着北原城中来来往往的行人和道边上的商贩,而丁八有些拘谨的站在公孙胜旁边,不一会,金毛鼠就走了出来。
  
      见金毛鼠交接完毕,公孙胜看着丁八说道:“丁兄,此时时候不早,不如我们先找个地方坐坐,吃一些东西,在去悦来客栈里找齐大哥,”
  
      丁八闻言摇了摇头,“公孙少侠,我看我们还是直接去悦来客栈里吧!我想早一点见到师伯他老人家,把我义父去世的噩耗告知师伯,而且客栈里应该有吃的吧!我们也可以边吃边说”,丁八说道。
  
      公孙胜一听这样也对便点了点头,说道:“这样也好,”说完,公孙胜转头对着叶倾城说道:“叶姑娘,如今我们已经到了北原城,不知叶姑娘可有去处”。
  
      “怎么,刚到北原城就想赶我走,你也太不够意思了,亏我们还是朋友,”叶倾城有些生气的说道。
  
      金毛鼠在旁边一听,有些戏谑的对着叶倾城说道:“呦,我们什么时候成朋友了,我记得我们好像才认识不到一天吧!”
  
      “一天怎么了,才认识一天就不能成为朋友了,我告诉你我这叫做一见如故,你懂吗你,”说着叶倾城还露出了小虎牙,并恶狠狠的瞪着金毛鼠。
  
      不过金毛鼠并没有被叶倾城的虎牙攻势和恶狠狠的眼神所吓到,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叶倾城说道:“我看我们的叶青叶大小姐是看上了我们的公孙公子,不想走了,”说完还向叶倾城眨了眨眼,露出了一副我全都知道了的表情。
  
      “这怎么可能,你才会看上那个冷冰冰的家伙,我只是有些,有些……,说着叶倾城脸皮有些发热,有些了半会也没有说出和有些什么来,然后她恼羞成怒的看着金毛鼠说道:“你是不是讨打”。
  
      金毛鼠一见叶倾城恼羞成怒连忙收起了玩笑的表情,只见他抬起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并露出了一副忧伤的表情,“其实我确实看上了公孙胜,只是可惜……”
  
      “可惜什么”,见金毛鼠欲言又止,叶倾城连忙好奇的问道,“只可惜我不是个女人,这辈子投胎成了男儿身”。
  
      听到金毛鼠这话,叶倾城啐了一声,站的离金毛鼠远远的,一脸嫌弃的看着金毛鼠,“你这个大变态”。
  
      而路过的行人听到金毛鼠的话后,也纷纷绕着金毛鼠走,金毛鼠见此不由得苦笑一声,想到遭了玩大了,想着他还连忙向四周扫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