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枪第十九章我要他的脑袋,夺命枪第19章我要他的脑袋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夺命枪 > 第十九章我要他的脑袋

第十九章我要他的脑袋

    这个中年汉子此时身前摆着一堆的银票,看来今天他是收获颇丰。
  
      公孙胜和金毛鼠向着这张桌子走了过去,忽的这人似乎是注意到了公孙胜和金毛鼠两人,他注视着公孙胜,然后他开口说话了,话音未出,此时二楼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这个人的神色微露得意。
  
      “夺命枪公孙胜,”他看着公孙胜说道。
  
      “没错,正是在下”,公孙胜冷声回答道,“想必阁下就是“雁过拔毛金三顺”金老板了吧!”公孙胜继续说道。
  
      “哦!”中年汉子疑惑了一声,“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与阁下似乎是从未谋面吧?”他疑惑的对着公孙胜说道。
  
      “没错,阁下的记性还是不错的,我们确实是从未谋面,”公孙胜回答道。
  
      中年汉子更是感到疑惑不解了,“那么你说我是“雁过拔毛金三顺”,不知阁下何以见得?”中年汉子向着公孙胜问道。
  
      公孙胜冷笑一声,“江湖上谁不知道“雁过拔毛金三顺”喜欢穿戴戒指,”公孙胜看着中年汉子双手上戴满的戒指说道。
  
      “哈哈,你就就凭这个就说我是“雁过拔毛金三顺”,你不觉得太武断了一些吗?”中年汉子哈哈大笑,然后对着公孙胜问道。
  
      “没有凭证在下也不会轻易开口,虽然我没有见过金三顺,不过那颗碧玉心恐怕别无分号了,江湖上谁不知道关中巨富朱家因为这颗戒指遭了“雁过拔毛金三顺”的毒手,”公孙胜看着中年汉子手上那颗心形的戒指冷笑一声回答道。
  
      “哈哈,好”中年汉子抚摸着手上心形的戒指大笑一声着说道,“到现在为止,它依然是我最喜欢的一颗,没错我就是“雁过拔毛金三顺”,说道这里金三顺语气一顿,他接着说道:“不过,我更喜欢别人称呼我,金老板。”
  
      金毛鼠在一旁见无人理会自己,正闲的无聊,听到金三顺这话,不由得有些好笑,金毛鼠看着金三顺说道:“怎么?你真以为自己开了一家酒楼,就能抹消掉你以前做过的那些坏事,就算你开十家酒楼,你也不是什么金老板,你始终是那个无恶不作,杀人放火的江洋大盗金三顺,”说完话,金毛鼠的脸上露出了讥讽的表情。
  
      金三顺还没有说话,金三顺赌桌边的那一桌身穿黑衣赌徒都不干了,一时间话音刚落,这些黑衣大汉人便站了起来,从桌子底下抽出了兵器,杀向金毛鼠,大有一种要把金毛鼠乱刀分尸的想法。
  
      金三顺这时重重的哼了一声,大喊道:“统统都给我住手,”喊声响亮,好似平地一声惊雷,震的金毛鼠脸色苍白,金毛鼠不由得想到“这金三顺好深厚的内力。”
  
      金三顺的话在他的地盘上,肯定是绝对有效的,话音未落,冲向金毛鼠的黑衣大汉们,纷纷停下了脚步,他们恨恨的看了金毛鼠一眼,然后都不解的看着金三顺。
  
      金三顺没有对手下的疑惑给予解答,他看着金毛鼠说道:“想必阁下就是江湖上人称小偷之王的金毛鼠吧?”
  
      金毛鼠虽然脸上有些苍白,但他没有被吓到,他语气生硬回答道:“没错,正是你家金毛鼠小爷”。
  
      金三顺挑了挑眉头,脸上露出了怒色,他不悦的说道:“你不知道什么叫做礼貌吗?我们怎么说也可以算是同行,怎么,对待同行前辈你就这么说话?嗯!”
  
      金毛鼠面露讥讽之色,“不要往自己脸上贴金,你算什么前辈,不要把我与你这种人相提并论,我羞与你为伍”,金毛鼠寒声说道。
  
      金三顺脸上怒色更盛,“好一张伶牙利嘴,”金三顺怒极反笑的说道,他冲手下摆了摆手,然后指着金毛鼠对手下说道:“把他的脑袋给我割下来。”
  
      听到金三顺的命令,黑衣大汉们亮出了明晃晃的兵刃,不过他们却没有能走到金毛鼠身前,一杆钢枪拦在了这群黑衣大汉的面前,见到这杆枪,这群黑衣大汉没敢轻举妄动,反而还稍稍的向后退了几步。
  
      拦下他们当然是公孙胜,只见此时公孙胜皱着眉头,脸色冰冷,浑身杀气腾腾,他看着金三顺语气冰冷的说道:“好了,金老板,闲话少说,现在我们是不是应该谈谈正事了。”
  
      金三顺看着自己的手下被公孙胜吓得后退,心里不由得暗骂一声“废物”,然后对着公孙胜说道:“好,我们现在可以谈正事。”
  
      “东西我已经带来了,我的朋友在哪里?”公孙胜说道。
  
      “你的朋友现在就在三楼,不过现在想把你朋友赎回来价钱可就不一样了,东西你得给我,不过,”说道这里金三顺语气一顿,然后他冷笑着接着说道:“不过你得再给我一样东西。”
  
      “哦!不知金老板想要什么?”公孙胜反问道。
  
      “把他的脑袋给我,我要拿回去做夜壶,”说着金三顺一指金毛鼠。
  
      公孙胜冷笑一声,说道:“怎么,金老板你这真是狮子大开口啊!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么好的牙口,”说道后面一句公孙胜以是杀气腾腾,手中的枪以是斜指金三顺,而金三顺这边也是严阵以待。
  
      “我有没有这么好的牙口,不需要你公孙胜操心,你只要知道,想救回你的朋友,就拿东西和他的脑袋换,”金三顺冷笑着对公孙胜说道。
  
      而金毛鼠此时也是面露怒色,也对,任谁听到有人要拿自己的脑袋当夜壶,恐怕都不会和颜悦色。
  
      只见金毛鼠怒气冲冲的对着金三顺说道:“好,小爷我的脑袋就在这里,有本事你过来拿,”此时听雪楼二楼的局势以是剑拔弩张。
  
      “好,我这就来取”,只见金三顺哈哈大笑一声,叫了一声好说道,话音未落只见金三顺左手一拍桌面,飞身而起,冲向金毛鼠而去,金三顺他人在半空,腰间的长刀已经亮出,而且就在刹那间,刀光已经逼近了金毛鼠的脖子,恐怕一眨眼的时间之后,金毛鼠就要变成死老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