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枪第四十五章无题,夺命枪第45章无题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夺命枪 > 第四十五章无题

第四十五章无题

    白云镇,是一座位于金沙城南二十余里的一座小镇,此时刚过了晌午没有多久,不少的镇上居民,吃过午饭后坐在自家的屋子外,与左邻右舍拉起了家长里短,就在这时,白云镇的居民看到,从镇子口外行来风尘仆仆的两个人,而且其中一个人似乎还抱着什么东西,等走进了一看才发现,这两个人一男一女,这个男的长得普普通通,而那个女子,却是貌美如花,不过此时二人形色匆匆,而且那女子还抱着一个浑身血迹斑斑的男子。
  
      这三人正是金毛鼠,阿狸以及受了重伤的公孙胜三人,此时金毛鼠和抱着公孙胜的阿狸进了白云镇后就直奔镇上的客栈而去。
  
      这一路行来,公孙胜几人并没有碰到什么阻碍,一路顺风顺雨,不过金毛鼠此时却仿佛一只斗败了的公鸡,有些蔫了吧唧的,不时看向阿狸的眼神中露出佩服的神色,金毛鼠自恃轻功超绝,到今天才发现一山更比一山高,阿狸抱着公孙胜,竟然还跟的上金毛鼠的速度,而且金毛鼠都用出了吃奶的劲了,可是却没有能落下阿狸半步。
  
      金毛鼠三人来到白云镇的客栈门前时,早有眼尖的小二老远就看见他们了,此时正在客栈外等候。
  
      “几位客官里面请,不知几位是打尖啊还是住店啊!”客栈门口的店小二把金毛鼠三人迎了进去,然后说道。
  
      “给我来三间上房,顺便给我烧一盆热气一会送上去”,金毛鼠说着扔给了店小二一锭银子。
  
      “不用三间,两间就可以,”这时阿狸突然出声说道。
  
      金毛鼠闻言有些诧异的看了阿狸一眼,不过并没有多说,而是向着店小二点了点头,示意他照办。
  
      “好嘞客官你们楼上请,说着店小二便领着三人上了楼,然后左转把公孙胜三人带到了两间相邻的客房外,然后店小二掏出钥匙打开房门,请三人进了房间,然后把隔壁的钥匙也交给了金毛鼠。
  
      “客官,你们稍等,热水一会就送上来,”店小二说道。
  
      金毛鼠闻言,向店小二挥了挥手,“好,你先下去吧!”
  
      “客官,我看您的朋友似乎受了点伤,需不需要我去帮您把大夫起来,”店小二突然说道。
  
      金毛鼠闻言一听觉得有道理,正要同意,不过这时阿狸冷声说道:“不用,我自有办法,一会把热气送到这里,”
  
      店小二闻言便告了一声退,然后就离开了。
  
      这时,阿狸已经把公孙胜放在了房间内的床上,而阿狸坐在床边上,默默的看着公孙胜。
  
      过了一会,响起了敲门声,门外传来了店小二的声音,“客官,热水好了,”
  
      金毛鼠闻言,打开了房门,然后店小二和客栈里的另一个伙计合力抬着一大桶热水走了进来,把热水到了房间里,二人就走出去了,出了房门后,还在外面把门带了上。
  
      阿狸这时,走到桶边,伸出手试了试水的温度,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阿狸看着此时站在房间里的金毛鼠有些诧异,“你怎么还在这里,”
  
      “我看看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金毛鼠闻言回答道。
  
      阿狸皱起眉头,“这里有我自己就行了,你赶快出去吧!留在这里挺不方便的。”
  
      金毛鼠闻言,表情一囧,然后有些悻悻的看了阿狸一眼,便拿着钥匙离开了房间,去了自己的房间。
  
      待金毛鼠走后,阿狸关好了房门,然后走到了床边,看着此时躺在床上的公孙胜,阿狸不知为何突然俏脸一红,此时看着公孙胜,阿狸似乎有点犹豫未定。
  
      过了一会,阿狸似乎做出了决定,阿狸伸出了手,然后开始解下公孙胜那浸血的衣服,随着衣服一件件的解开,阿狸的手开始有些颤抖,心跳加速……最后剩下了里衣和衬裤,阿狸此时十个手指头,颤抖得更厉害,似乎完全不听自己指挥了,此时少女的俏脸更加的红艳了,看起来就像熟透了的果子鲜红欲滴。
  
      虽然在山谷中,阿狸替公孙胜包扎伤口时,也看过公孙胜的上身,不过那时事出紧急,而且阿狸也没有多想。
  
      此时公孙胜身上只剩下里衣和衬裤,不过此时阿狸却仿佛觉得自己的双手不听使唤,无奈之下,阿狸只好闭上双目,然后把公孙胜的衣服尽数脱光,最后只留一条内裤。
  
      阿狸这时张开双目,顿时一具有着古铜色肤色,身身上肌肉匀称的男性身体出现在了阿狸眼前。
  
      阿狸顿时感到目眩神移,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看到男性的身体,而且还是在这种情况下,阿狸顿时感觉一颗芳心砰砰直跳,好像要从胸膛里蹦出来是的。
  
      阿狸连忙转过头去,过了一会,阿狸取来了一块方巾,然后蘸着水开始给公孙胜擦拭身体,这时阿狸才发现,公孙胜的身上净是伤疤,阿狸此时美目含泪的看着公孙胜,“不知道他这些年来,受过了多少的苦,”阿狸心想。
  
      过了一会阿狸面红耳赤的给公孙胜擦洗完毕,然后从随身的包裹里,拿出了一套阿狸自己亲手做的衣服,给公孙胜换上,穿上之后,阿狸发现正好合身。
  
      待到阿狸给公孙胜穿好衣服后,阿狸此时额头上已经浸满了汗珠,阿狸只感觉,这时比自己昼夜不停的赶了五天四夜的路还要累,阿狸此时看着昏迷的公孙胜,只感觉一阵倦意袭来,然后阿狸就半躺在床上,不一会少女就沉沉的睡去,脸上还露出了甜甜的笑容,不知道是做了什么美梦。
  
      一片繁茂的树林,阳光从密密的树叶中穿过,丝丝缕缕地落在,此时躲在树下的两个孩子的身上,两个孩子此时一个靠着树,一个懒洋洋的躺在草地上,靠着树的那个女孩此时一手拿着一根糖葫芦,边吃边看着躺在草地上男孩,眼睛笑得像月牙一样,而男孩此时一脸宠溺的看着女孩……
  
      终于,过了这么多年,她和他,终于又相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