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枪第五十章 血魔司空见,夺命枪第50章 血魔司空见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夺命枪 > 第五十章 血魔司空见

第五十章 血魔司空见

    没错就是因为爱好,世上竟然有人把杀人当做爱好,说出去恐怕没有人会相信,不过“血魔司空见”确实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司空见以前究竟遭遇了什么,已经不可考究,不过在司空见刚刚步入江湖时,他就已经是一个嗜杀的疯子了。
  
      初入江湖没有几年,司空见就做了不少人神共愤的恶行,并且还闯下了“血魔”的名号,虽然当时有不少的正道人士对司空见围杀堵截,而且很多门派都对司空见下了追杀令,可是司空见却一次又一次的化险为夷,而且武功还变得更加的厉害,后来更是建立了一个以他名号为名的帮派,“血魔教”,收容了不少江湖上十恶不赦,为非作歹的魔头,一时间“血魔教”在江湖成了令人恐惧的存在。
  
      直到后来,当时在江湖隐有江湖第一高手之势的“神剑高飞”,看不过“血魔教”茶毒武林的恶行,愤然之下,“神剑高飞”只人单剑踏上了“血魔教”的老巢。
  
      这一战打得是天昏地暗,“神剑高飞”凭借着自己盖世的武功,几乎杀光了“血魔教”的上上下下,最后只逃跑了受伤的“血魔司空见”和他手下的几个魔头,此战过后,“血魔司空见”躲在苗疆十多年没敢在踏入中原武林半步。
  
      如今十多年过去了,“神剑高飞”早已经销声匿迹,很久没有在江湖上出现了,“血魔司空见”又动起了重入中原武林的心思,而且他还已经来到了北原城,江湖上的人要是知道“血魔司空见”已来到了北原城,势必成为哄动江湖的大事。
  
      “血魔司空见”并没有让吴四海久等,虽然他远在苗疆,不过四海帮的威名他还是听说过的。
  
      当今中原江湖上,“血魔司空见”自认为有两个人是他得罪不起的,一个是叶家堡的堡主叶寻,一个就是四海帮的帮主吴四海,至于其他门派的掌门,“血魔司空见”对此就只能呵呵了。
  
      吴四海等了没有多大的功夫,“血魔司空见”就领着他手下的十二护法,在吴四海手下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血魔司空见”一走进来,顿时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充斥了整个听雪楼二楼,吴四海不由得微微皱眉,表情有些不悦。
  
      “血魔司空见”是一个个头不高,年纪大概在五十开外,长得尖脸削腮,鹰鼻环眼的老头,模样甚是丑陋。
  
      而且他的右眼处,只剩下一个黑洞洞的窟窿,据说他这只眼睛是被“神剑高飞”刺瞎的。
  
      他的腰间配着一柄长剑,而且在剑的剑柄之上镶嵌着一颗大概有猫眼大小的的猩红的珠子,这柄剑就是司空见持之纵横江湖的血魔剑,据说此剑挥舞起来有异响,能迷人心智,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邪门兵器。
  
      “血魔司空见”进到听雪楼二楼后,见到吴四海,不由得桀桀一笑,声音有如鬼哭狼嚎,“吴帮主,久仰大名,”
  
      吴四海淡淡的一笑,“哪里,哪里,我吴某可当不起,不过司空教主的名声,可是如雷贯耳啊!”
  
      “血魔司空见”闻言不由得眉开跟笑,不过“血魔司空见”的这副尊容实在令人不敢恭维,他笑得越是开心,样子却反而更是难看了几分。
  
      “血魔司空见”笑过了之后,见到吴四海还老神自在的坐在那里,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不由得眉头一皱。
  
      不过“血魔司空见”没有发作,而是随便寻了一张椅子,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然后就开门见山的对着吴四海说道:“不知道吴帮主此次邀请我前来,有何贵干?”
  
      “司空教主不要着急,”吴四海缓缓的说道,“今日相见,吴某有一份薄礼还望司空教主收下,”说着,吴四海他忽然轻轻拍了三声手掌。
  
      然后听雪楼二楼,顿时上来十个身穿黑衣的大汉。他们两人为一组,总共抬五个大箱子走了进来,而且看黑衣大汉们此时吃力的表情,显然这箱子有着不轻的份量。
  
      “血魔司空见”见此不由得有些疑惑,“吴帮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吴四海并没有理会“血魔司空见”,而是见到东西抬上来后,又轻轻的拍拍了手。
  
      十个黑衣大汉,一起打开了箱子,顿时整个听雪楼二楼一片金碧辉煌,只见这五个大箱子里都装着满满一箱子的金子,在灯光的照映下,闪闪发光。
  
      “血魔司空见”和他手下的十二护法,见此都不由得一愣,随后眼中都露出了贪婪的神色,“血魔司空见”不由得舔了舔此时有些干涩的嘴唇,眼睛看着这五箱金子,根本挪不开视线,在苗疆“血魔司空见”作威作福这么多年来,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金子,苗疆那里与中原相比,实在是太过贫瘠了。
  
      吴四海看着“血魔司空见”和他手下十二护法的表现,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吴四海语气淡然的说道:“这些金子就是我送给司空教主的见面礼,不知司空教主对此还满意吗?”
  
      “血魔司空见”哈哈大笑三声,然后走到了其中一个箱子前面,拿出了里面的金子一边把玩着一边说道:“满意,老夫我非常满意,不过吴帮主送出的这份薄礼,可是太贵重了一些吧!老夫我深感受之有愧啊,”不过“血魔司空见”脸上却没有丝毫不好意思的表情。
  
      “司空教主不必如此,”吴四海摆了摆手说道,“血魔教在苗疆威名如日中天,司空教主此次重入中原,恐怕是为了在中原江湖上谋个立身之所,相信司空教主的血魔教日后必定威震天下,我在这里提前祝司空教主旗开得胜。”
  
      “哈哈……好说好说,”“血魔司空见”闻言眉开眼笑的说道,“既然这样,老夫我就不客气了,”说着“血魔司空见”招了招手,顿时身后的十二护法走出了十个,“把这些东西收起来,我们不能辜负吴帮主的一番好意,”
  
      说完“血魔司空见”又重新走回椅子旁,坐了下来,“吴帮主,多谢你的好意了,不过礼物老夫我已经收下了,咱们名人不说暗话,有什么事,吴帮主不妨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