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枪第六十章 金毛鼠的往事,夺命枪第60章 金毛鼠的往事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夺命枪 > 第六十章 金毛鼠的往事

第六十章 金毛鼠的往事

    “小妹,不要,”
  
      高宁远此时一脸焦急的说道。
  
      不过高玉英却仿佛没有听到高宁远的话,手中的剑刺出,没有丝毫的停顿,而且剑尖直指金毛鼠的心口。
  
      面对高玉英刺来的这一剑,金毛鼠感到有些疑惑不解,自己从来没有得罪过高玉英,而且今天是第一次见面,为何一听到自己的名字,高玉英有这么大的反应?
  
      金毛鼠虽然拳脚功夫平平,可他那一手出神入化的轻功,就足以让他在面对江湖上大部分高手时,游刃有余,虽然打不过,可是金毛鼠要是想跑,恐怕大部分的对手都摸不到他的衣角。
  
      金毛鼠会和高玉英硬碰硬才怪,在高玉英刺出的一剑快要刺中金毛鼠时,刚才还站在原地的金毛鼠突然消失了,顿时高玉英这一剑就刺了个空。
  
      高宁远见此不由得舒了一口气,这时高玉英见金毛鼠不见了踪影,连忙四处寻找。
  
      “高姑娘,我们好像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吧!为何高姑娘一听到在下的名字,就对在下拔剑相向,”此时金毛鼠正站在公孙胜几人来时躲着的那棵树上,对着高玉英说道。
  
      “师姐她说的没错,你果然是一个只会逃跑的混蛋,”高玉英听到金毛鼠话后,看着金毛鼠恨恨的说道。
  
      金毛鼠闻言不由得一愣,好熟悉的话,此时金毛鼠心里浮现出了一道倩影,一时间不由得想的出了神。
  
      高玉英话刚说完,便准备继续攻击金毛鼠,不过这时,一道身影横在了高玉英前进的路线上。
  
      高玉英定睛一看,原来是公孙胜此时拦在了她身前,此时公孙胜皱着眉头,一脸的冷意。
  
      “高姑娘,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看还是先说清楚为好,”公孙胜语气淡淡的说道。
  
      “没有误会,他就是个该千刀万剐的大混蛋,公孙大哥,你不要拦着我,”说着高玉英便准备从公孙胜的身边绕过去。
  
      不过此时拦住高玉英的就不是公孙胜了,一杆枪横在了高玉英面前,正是公孙胜的夺命枪。
  
      “高姑娘,金毛鼠是我的朋友,你如果再不知进退的话,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公孙胜此时语气冰冷的说道。
  
      这时高宁远也连忙拉住高玉英,“小妹,你怎么能这样,”
  
      高玉英此时见此不由得眼圈发红,“你们都帮着他,”说着高玉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公孙胜几人此时见此不由得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高玉英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哭了。
  
      这时阿狸有些责怪的看了公孙胜一眼,走到了高玉英身边,把高宁远赶到一边,然后开始安慰起高玉英来。
  
      高宁远此时走到公孙胜身边,有些歉意的看着公孙胜说道:“公孙兄真是不好意思,”
  
      “高兄不必如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高姑娘为什么会突然对我的朋友动手,”公孙胜闻言有些疑惑的说道。
  
      “唉!一言难尽啊!”高宁远闻言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说道。
  
      “哦?高兄此话怎讲?”公孙胜闻言不由得更加疑惑。
  
      这时金毛鼠从树上下来,走到了公孙胜和高宁远的身边。
  
      此时金毛鼠突然插嘴道:“还未请教高兄的师承来历,不知高兄可否告知一二,”
  
      高宁远此时看到金毛鼠,眼中也露出了怒色,不过他没有发作,只是语气显得有些冷淡。
  
      “我们兄妹俩人一身所学系家传,”高宁远此时说道。
  
      “那不知神剑高飞,高前辈与你们兄妹俩人有什么关系?”金毛鼠闻言问道。
  
      “正是家父,”高宁远回答道。
  
      “那么翡翠猫沈柔是高兄的师妹了,”金毛鼠闻言,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然后对着高宁远说道。
  
      “没错,”高宁远此时回答道。
  
      公孙胜在一旁听的有些迷糊,不由得有些好奇。
  
      金毛鼠闻言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踌躇的神色,过了一会,金毛鼠说道:“她,现在还好吗?”
  
      “师妹她现在很不好,”高宁远闻言一脸冷意的说道,“我真不明白,为什么师妹她会喜欢上你,你到底有什么好的,”高宁远的话里有些酸意。
  
      金毛鼠闻言,不由得苦笑一声,他怎么会想到七年前自己随意的一句话,竟然会让一个女子倾心于自己。
  
      金毛鼠第一次遇见沈柔的时候,是在一家客栈里,那时候沈柔还是一个十五六岁,对什么事情都好像完全不懂的小女孩,而且古灵精怪的,也许是上天注定了金毛鼠和沈柔的缘分,那一天金毛鼠人生中第一次被人表白,而金毛鼠和沈柔定下了一个约定,如果沈柔能成为比金毛鼠更加有名气的飞贼,金毛鼠就娶她为妻。
  
      江湖上的事,又有谁能说得准?金毛鼠当时怎么也不会想到,堂堂神剑高飞的门下弟子,居然真的会去当一个飞贼。
  
      俗话说得好,学有先后,达者为师,沈柔不仅当了一个飞贼,而名气还真的超过了金毛鼠。
  
      而且她只用了四年时间,就让女飞贼,翡翠猫沈柔的名气,盖过了金毛鼠。
  
      随后这三年来,沈柔的名气更是节节拔高,但她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她喜欢的男人依然是金毛鼠。
  
      金毛鼠对此当然是心知肚明,但是他这三年来一直回避着沈柔。
  
      不知怎的,也许是因为金毛鼠的大男子主义,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金毛鼠对于沈柔感到有害怕,也许是因为他们一个是金毛鼠,一个是翡翠猫的原因,金毛鼠每次见到沈柔,都象是老鼠碰见了猫,所以三年来金毛鼠一直躲着沈柔。
  
      “她怎么了?”金毛鼠听到高宁远的话后,脸上露出了焦急的神色说道。
  
      “你还有脸问,还不是因为你的原因,我们这次出来,师姐没有跟我们一起,她一个人去了九宫山的妙玉庵,”此时和阿狸一起的高玉英语气不善的说道。
  
      “她去妙玉庵做什么?”金毛鼠闻言有些疑惑的问道。
  
      “师姐要去妙玉庵当尼姑,”高玉英眼圈有些发红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