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枪第六十七章 路遇,夺命枪第67章 路遇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夺命枪 > 第六十七章 路遇

第六十七章 路遇

    “少爷,我们现在去哪啊!”待掩埋了凌云居士后,阿狸对着公孙胜问道。
  
      公孙胜闻言沉默了片刻,凌云居士并没有把话说清楚,天蛇都有谁?现在更是不知道,不过现在既然知道了吴四海是天蛇中人,那么当年的惨案吴四海肯定是其中的凶手之一,或者说吴四海肯定也脱不了关系。
  
      “我们先离开荆山吧!去荆山附近的四海帮分舵,”公孙胜说道,不过公孙胜对此并不抱什么希望,吴四海行踪不定,而且四海帮的人,怎么会对自己说出吴四海的下落。
  
      “恩!”阿狸闻言点了点头说道,自从和公孙胜重逢后,阿狸便变得没有了什么主意,一切都跟随公孙胜的。
  
      公孙胜看着凌云居士的坟墓沉默了一会,然后便招呼着阿狸下山去了。
  
      过了一会,带斗笠的黑衣人从暗处出来,看着公孙胜和阿狸的背影,不知道为何发出了一阵阴森的笑声。
  
      公孙胜和阿狸出了荆山,回到了荆山镇的客栈里,收拾下东西,然后便离开了荆山镇,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东来城,东来城中的四海帮分舵,至于能不能得到吴四海的下落,这一切就只能靠天意了。
  
      这一天,晌午时分,东来城外的官道上,出现了一个面容冷漠至极的俊少年和一个美的仿佛天仙似的少女,由于这两人俊美靓丽的外表,使过路的行人不自禁的多看他们几眼。
  
      这两人正是公孙胜和阿狸,得到了吴四海是天蛇中人的消息后,公孙胜便和阿狸连忙赶向东来城的四海帮分舵,一路行来,此时距离东来城的距离以不足里许。
  
      这时,公孙胜和阿狸正安然的走在通往东来城的官道上,他们没有骑马,走的也是缓缓的。
  
      公孙胜此时心情很乱,既有得到了仇人消息的喜悦,同时心中也充满了彷徨,吴四海是什么人?现在江湖上第一大帮派四海帮的帮主,四海帮的实力力压江湖上其他各门各派,恐怕就算是中原江湖九派的掌门,也没有几个敢坦然面对吴四海的,吴四海他不仅权势滔天,而且自身的武功也是神鬼没测。
  
      不是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公孙胜虽然自认自己的武功不弱,就算是对上江湖上成名已久的高手也不落下风,可是他却不认为自己能够一招杀死白一帆。
  
      白一帆是谁?他是武当上代掌门的大弟子,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出云一剑”,可是三年前,他与吴四海一战,白一帆的三十六路出云剑连番使出,可是却没有伤到吴四海一根寒毛,而吴四海只出一掌,这一掌平淡无奇,可是纵横江湖的“出云一剑”就被这一掌拍碎了天灵盖。
  
      如今三年过去了,“出云一剑”白一帆早已变成了一堆枯骨,而吴四海在这三年里武功是否有了长进?公孙胜不知道,所以此时公孙胜感到很焦虑,阿狸在一旁见此,想要安慰公孙胜,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在这时,一阵铃声响处,公孙胜和阿狸身后的官道上,风驰电掣的驰来一骑俊马,扬起滚滚黄尘,公孙胜和阿狸朝路侧一闪,可不知为何,那马却突然停了下来,希聿聿一阵嘶鸣,马停在公孙胜和阿狸的身前不及三尺之地,带来的滚滚黄沙冲向公孙胜和阿狸二人仰面扑来。
  
      公孙胜随手一挥,顿时滚滚的黄沙原路返回。
  
      公孙胜抬头想那马上看去,只见马上赫然是一个美丽异常的粉衣少女,年纪在十七八岁之间,此时正一脸狼狈的拍打着身上的灰尘。
  
      公孙胜看了一眼后,就不打算理会,可是公孙胜和阿狸刚走了没有几步,只听得一声:“喂!”眼前粉影一闪,那个粉衣女子,此时面带怒色的横拦在公孙胜和阿狸的身前。
  
      这粉衣女子,美若天仙,从小到大,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狼狈的情况。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粉衣少女此时怒气冲冲的对着公孙胜说道。
  
      公孙胜闻言眉头一皱,冷冷的看了粉衣少女一眼,然后就准备绕路而行,对于这种刁蛮的女子,公孙胜并不打算理会。
  
      不过粉衣少女却是不依不饶,虽然刚才公孙胜冰冷的眼神令她心里一寒,不过随即她就感到更加的愤怒。
  
      人影一闪,粉衣少女又拦在了公孙胜和阿狸的身前,“你还讲不讲理?赶快给我道歉,”粉衣少女此时怒气冲冲的说道。
  
      公孙胜闻言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我为什么要向你道歉?”
  
      粉衣少女闻言脸上一寒,“好,你不道歉是吧!”说着话音未落,粉衣少女飞身一剑刺出。
  
      “你这个人太无理取闹了吧!”阿狸见这粉衣少女突然一剑刺来,不由得有些生气的说道,说着阿狸一剑拨开了粉衣少女攻向公孙胜一剑。
  
      粉衣少女一剑被阻,抽身后退,落地后见到一个姿容美丽,甚至比自己更漂亮的少女持剑站在那里,不由得心头怒气更甚。
  
      “你这个家伙难道就会躲在女人身后吗?”说着粉衣少女又复持剑攻上。
  
      公孙胜闻言不由得露出了苦笑,自己好像被人当成了吃软饭的了。
  
      阿狸见粉衣少女不依不饶,不由得心头火起,手中的剑不由得加上了几分劲力。
  
      锵的一声,粉衣少女抽身暴退,然后一脸惊惧的看着阿狸,至于她手中的剑此时已经脱手而出。
  
      阿狸收剑归鞘,然后一脸冷意的看着粉衣少女,“小丫头,给你一个教训,以后记得讲点理,”别看阿狸和这粉衣少女的年纪相差仿佛,不过阿狸这话说得却有些老气横秋,公孙胜在一旁看到,不由得轻声笑了出来,只感觉此时心头的阴霾一扫而空。
  
      粉衣少女闻言一怔,而且听到公孙胜的笑声后,不由得美目一红,眼泪在眼眶就要夺眶而出。
  
      公孙胜和阿狸见此不由得有些无奈,这粉衣少女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要哭了呢?公孙胜和阿狸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这时,一阵迅疾的马蹄声传来,又有一骑飞奔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