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枪第六十八章 酒楼惊闻,夺命枪第68章 酒楼惊闻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夺命枪 > 第六十八章 酒楼惊闻

第六十八章 酒楼惊闻

    不一会一个骑马的大汉已经行到了近前。
  
      这个大汉约三十左右的年纪,腰间配着一把弯刀,此时来到近前,这大汉翻身下马,走向了粉衣少女。
  
      “师妹,你奔得这么急做什么?”大汉对着粉衣少女说道。
  
      粉衣少女此时一见大汉,就仿佛找到了主心骨,“师兄,他们欺负我,”粉衣少女可怜兮兮的说道,说着一指公孙胜和阿狸两人。
  
      大汉闻言,扫了公孙胜和阿狸一眼,又看了看粉衣少女,心中顿时明了,自己这个师妹什么脾气他可是非常清楚,从小到大,在家中被宠坏了,恐怕是又犯了大小姐脾气。
  
      想着,大汉向公孙胜和阿狸抱了一拳,“两位,我师妹她初出江湖,如果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两位,还望两位见谅,”
  
      公孙胜和阿狸闻言摆了摆手,示意大汉不必在意。
  
      此时粉衣少女闻言不由得心中一气,“你们都欺负我,”说着跺了跺脚,便走到骏马旁,飞身上马,就奔着东来城飞奔而去。
  
      大汉见此向公孙胜和阿狸歉意的笑了笑,然后便连忙跟上。
  
      “少爷,那个少女飞扬跋扈,不过她的师兄人还不错,”那两人走远后,阿狸对着公孙胜说道。
  
      公孙胜闻言点了点头,经过了这么一段插曲,公孙胜的心情似乎好了不少,“好了,我们也上路吧!”公孙胜对着阿狸说道。
  
      经历过这么一段小插曲后,公孙胜和阿狸又继续上路了,凭借着公孙胜和阿狸的武功,这里许的距离,不过是几个眨眼的时间。
  
      公孙胜和阿狸二人进入了东来城后,没有先去四海帮的分舵,而是先去了一个酒楼,此时已是晌午,二人已经感到有些饥肠辘辘。
  
      进入酒楼后二人点了一些饭菜,就坐在一张空桌旁等待了起来,就在这时,旁边一张桌子的客人的谈话吸引了两人的注意。
  
      这一卓上坐了四个人,此时四人正在一边喝酒吃肉,一边闲聊。
  
      只听其中一人说道:“大哥,你这次前往武当山可有什么见闻?”
  
      被唤作大哥的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此时他闻言不由得哈哈一笑,“见闻?那可就是不少了,”说着这个大汉又饮了一口酒。
  
      “哦!大哥你赶快给兄弟们说说,这次会盟可达成了什么协定,商议下来怎么处理“血魔司空见”了吗?现在“血魔司空见”的血魔教可是不断在招兵买马,不少的魔道人士都加入了,现在闹得江湖上人心惶惶。”
  
      络腮胡子的大汉闻言,脸上露出了忌惮的神色,“哥几个,以后要是碰到血魔教的人千万不要招惹,”络腮胡子大汉语气慎重的说道。
  
      其他三人闻言一惊,“怎么了大哥?难道九派同盟不剿灭血魔教吗?”其中一个人问道。
  
      络腮胡子大汉闻言耻笑一声,“剿灭血魔教?他们现在自己都自顾不暇了,”说着络腮胡子大汉一口干了碗中的酒。
  
      “怎么回事?难道在武当山上有大事发生?”其中一个人说道,说着,他拿起酒壶给络腮胡子大汉填满了酒。
  
      “你们没去是不知道,当时在武当山上,本来就要商定好了铲除血魔教的计划,可是这时却突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络腮胡子大汉神神秘秘的说道。
  
      “什么不速之客啊?大哥你赶快说,不要掉兄弟们的胃口,”
  
      “王十三郎你们都知道吧!”络腮胡子大汉说道,其他三人闻言都点了点头。
  
      “他就是那个不速之客,”络腮胡子大汉接着说道。
  
      “怎么?四海帮也准备加入讨伐血魔教的队伍?”其中一个人问道。
  
      络腮胡子大汉闻言摇了摇头,“要是如此就好了,王十三郎是去送了一封信,一封四海帮的帮主吴四海的亲笔信,”
  
      “大哥,信上都说了什么?”一人好奇的问道。
  
      “吴四海说,他见当今江湖世风日下,江湖各派各位因为私心私利,相互残杀,令江湖上每天都有流血事件发生,他见此深感痛心,有意整顿江湖,消除各派门户倾轧,使江湖归于一统,恳请当时在座的各派话事人助他一臂之力,共襄义举,”络腮胡子大汉说道。
  
      “呀!”其中一人闻言一惊,而此时公孙胜闻言也是皱起了眉头。
  
      “吴四海要干什么?难道他准备称霸江湖,”其中一人说道。
  
      络腮胡子大汉闻言点了点头。
  
      另一个人接道:“那王十三郎拿着这样一封信上武当山,难道他就不怕被当时在座的群豪给撕成碎片?王十三郎就算武功再高,恐怕也不是当时武当山上各路英雄的对手,”
  
      络腮胡子大汉闻言冷笑一声,“你以为他们都和你一样是个草包,他们敢对王十三郎动手?王十三郎不仅去了,而且还完好无损的下了武当山,四海帮是一个庞然大物,现在谁敢轻易得罪,”
  
      “那血魔教怎么办?难道就这样放任自流,”
  
      络腮胡子大汉闻言摇了摇头,“谁知道呢,武当会盟以后,文的不行就来武的,现在江湖上有不少帮派都被四海帮吞并了,至于血魔教,它和四海帮比起来不过是一个小虾米,现在谁还会关注它,那些个名门正派现在都忙着防备四海帮,哪有功夫对付血魔教,”
  
      说着络腮胡子大汉拿起酒碗一口气干了碗中的酒,然后叹了一口气说道:“唉!现在江湖真是多事之秋,不知道有多少人会丧命,”
  
      “哎!大哥你这就没必要了,那都是他们大人物的事,哪用的着我们在这里伤春悲秋,来喝酒,喝酒,”其中一个人说道。
  
      随后几人就不在交谈,开始专心喝酒吃肉了,这时公孙胜和阿狸点的饭菜也上齐了,二人也开始大吃大喝了起来,此时公孙胜的眉头却仿佛笼罩着一层看不见的惆怅,吃着这些饭菜,也觉得如同嚼蜡,不过此时阿狸却吃得很开心,似乎少女的心中没有丝毫的烦恼。
  
      就在这时,酒楼中突然走进了两个人,一个大汉和一个身穿粉衣的少女,这两人正是公孙胜和阿狸在东来城外碰到的二人,这两人先入城,不知为何此时突然出现在酒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