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枪第七十四章 武林大会,夺命枪第74章 武林大会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夺命枪 > 第七十四章 武林大会

第七十四章 武林大会

    过了片刻,公孙胜看着齐云,此时齐云一脸希冀的看着公孙胜。
  
      “你走吧,今天饶了你一条狗命,”公孙胜冲着齐云摆了摆手说道。
  
      齐云一听,不由得大喜过望,哪里还敢在多停留,仿佛是生怕公孙胜改变了注意,齐云,强打起精神,连忙冲着门外走去。
  
      不一会,齐云已经走的不见了人影,这时阿狸见齐云没有了踪影,不知为何突然蹲下了身子手捂着嘴哈哈大笑了起来。
  
      公孙胜被阿狸突然发出的笑声吓了一跳,感到有些莫名其妙,“阿狸你怎了?”公孙胜对着阿狸问道。
  
      听到公孙胜的话,阿狸揉了揉笑得有些发酸的小脸,站起身来,得意洋洋地朝着公孙胜说道:“没什么,少爷,我只是突然发现这个什么崆峒四剑的大师兄真的好蠢啊!”说着,阿狸的脸上还是洋溢着止不住的笑意。
  
      公孙胜闻言有些爱惜的摸了摸阿狸的头发,“好了,别笑了,我们也该出发了,”
  
      阿狸闻言,朝公孙胜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知道了,少爷……”阿狸拉着长音说道。
  
      公孙胜闻言便准备和阿狸离开四海帮的分舵,这时公孙胜不知道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停下了脚步。
  
      “对了,阿狸,你那个三日断魂散是怎么回事?”公孙胜突然对着阿狸问道。
  
      听到公孙胜的话,阿狸又有些憋不住笑了起来,过了一会,阿狸止住了笑声,正了正神色,然后对着公孙胜说道:“少爷,我是骗他的,我哪有什么三日断魂散啊!”
  
      公孙胜闻言一怔,“可是刚才他身上的……”
  
      “那个只不过是痒痒粉而已,”公孙胜话没说完,阿狸就接着说道。
  
      公孙胜闻言不由得有些疑惑,“痒痒粉我也见过,可是造成的效果好像没有刚刚那么恐怖吧!”
  
      “嘻嘻!刚才那个痒痒粉是我独家秘制的,超级痒痒粉,它的效果比普通的痒痒粉的效果要强上十倍百倍,而且它跟普通的痒痒粉一样,就算没有解药,到时候只要好好洗一洗就没事了,”阿狸一脸笑意的说道。
  
      公孙胜闻言,也不禁感到有些莞尔,堂堂名满江湖的崆峒四剑,竟然会被痒痒粉吓破了胆,恐怕等齐云知道了原因后,还不得吐血三升。
  
      得知原因后,公孙胜便领着阿狸离开了四海帮分舵里的会客厅,不知为何,会客厅里这么大的动静,竟然没有一个人前来查看。
  
      这时公孙胜和阿狸走到了四海帮的分舵的大门口,从会客厅到大门口,这一路上公孙胜和阿狸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而且此时连那两个看守的人,也不见了踪影。
  
      公孙胜和阿狸正对此感到奇怪,突的就在这时,远处有一人骑马奔来,,不一会就行到了公孙胜和阿狸的身前。
  
      只听一声骏马长嘶,一匹神俊的大黑马两只前蹄高高扬起,此时马上一人正紧拉着缰绳。
  
      马蹄尚未落地,马上那道身影腾空高高跃起,在空中连翻了几个跟头,然后白衣飘飘,落在了公孙胜和阿狸的近前,当真是潇洒无比。
  
      公孙胜见来人露出了这么一手,在心里不由得暗自叫了一声好。
  
      来人落地后,对着公孙胜拱了拱手,说道:“不知阁下是否是夺命枪公孙胜?”
  
      公孙胜定睛一看,来人是一个剑眉星目,英俊潇洒的少年郎,年纪与自己相差仿佛,不过在公孙胜的记忆里,对此人却是没有一点印象。
  
      公孙胜闻言回了一礼,“没错在下正是,不知兄台拦住我们的去路,所为何事?”公孙胜说道。
  
      这人闻言,不由得脸上一喜,“公孙兄,可实在是让小弟好找啊!小弟武当派左惊风,”
  
      “哦!原来是武当派的左兄,不知左兄找我所为何事?”公孙胜闻言问道。
  
      “小弟此次前来,是为了送一个请柬,家师与白云山庄的林老前辈联名向江湖上的各路英雄发出请帖,要在白云山庄召开武林大会,邀请各位去白云山庄共商大事,”
  
      公孙胜闻言眉头一皱,心想他们商量大事邀请我做什么?不过公孙胜虽然困惑却没有表现出来,而且对着左惊风问道:“不知令师是?”
  
      左惊风闻言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些傲意,“家师武当太虚真人,”
  
      “原来是武当掌门太虚真人的高徒,真是久仰久仰,”公孙胜闻言说道。
  
      “公孙兄说笑了,小弟哪里当得上久仰二字,但是公孙兄的大名,小弟我在山上,到是经常听闻,公孙兄现在可是我们不少武当弟子的偶像,”左惊风闻言说道,说着左惊风拿出了一张请柬,“公孙兄这是此次的请柬,到时候请公孙兄一定要过去,”
  
      公孙胜本不想接过请柬,他对这件事情根本没有兴趣,况且现在公孙胜还有着不少的事,需要他去追查,不过此时阿狸却一把接过了请柬。
  
      “到时候一定去,这么好玩的事怎么能错过,”阿狸接过请柬说道。
  
      公孙胜见此不由得有些无奈,“左兄,这实在是……”
  
      “没关系,公孙兄,既然这样小弟就在白云山庄恭贺贤伉俪的到来,”左惊风说道。
  
      阿狸此时听到左惊风的话后,看了一眼公孙胜,见公孙胜没有说什么,不由得感到心里甜滋滋的。
  
      “好,那到时候我一定会去,”公孙胜闻言对着左惊风说道。
  
      “公孙兄既然这样,我就不打扰了,时间和地点都在请柬里,”左惊风闻言对着公孙胜说道。
  
      “怎么?左兄还有什么要事吗?为何如此行事匆匆?”公孙胜闻言不由得对左惊风问道。
  
      “唉!家师发下请柬,我们这些做弟子的要把这些请柬送到个人手中,除了公孙兄这里,小弟还得在奔波一阵子,”左惊风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过神色间却不见丝毫的埋怨。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耽误左兄了,”公孙胜闻言说道。
  
      “好,既然这样,那公孙兄和公孙夫人,小弟就先告辞了,”左惊风说道。
  
      “好说!左兄慢走不送,”公孙胜说道。
  
      “后会有期,”说着左惊风牵过马来,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而这时候阿狸还沉浸在左惊风的那句公孙夫人的话里,高兴的不可开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