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枪第七十七章 不速之客,夺命枪第77章 不速之客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夺命枪 > 第七十七章 不速之客

第七十七章 不速之客

    次日,日上三竿。
  
      东来城,一家客栈二楼的一间房间里,还是寂静无声,床幔依然落着,床上的人丝毫没有起来的意思。
  
      公孙胜此时早早的醒了,不过他并没有起床,而是静静的看着此时身边的可人。
  
      经历了昨夜的云雨,阿狸此时睡熟的脸上满是疲惫,不过却也难掩嘴角的那一抹风情。
  
      没过了一会,阿狸有些迷糊的睁开了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是公孙胜那双充满爱意的眼睛。
  
      “少爷,早啊!”说着阿狸准备起身,却不料一阵痛楚传来,阿狸的眉头不由得一皱。
  
      “怎么了?”公孙胜有些关切的问道。
  
      听到了公孙胜的话,又想起了昨夜里的种种,阿狸不由得脸上发烫,不自觉的垂下了头。
  
      见阿狸如此的表现,公孙胜顿时明悟了过来,“阿狸,对不起,我昨晚太兴奋了,以后我会注意的,”公孙胜语气轻轻的说道。
  
      阿狸闻言不由得身体一颤,然后蜷缩在公孙胜的怀里沉默不语。
  
      公孙胜见阿狸的表现,今天是没办法上路了,随后公孙胜先起了床,从店小二处点了些吃食,然后拿回了房间,二人在客栈又待了一天,直到第二天才继续上路。
  
      二人一路奔波,这一天等到了离金陵城还有二十余里路的地方,以是天近黄昏,此时距离武林大会召开的五月初五,还有着四天的时间。
  
      天色已经渐渐的暗淡下去,公孙胜和阿狸如果在加紧赶赶路的话,还能在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前进入金陵城,不过二人此时却是没有丝毫继续赶路的意思。
  
      天近黄昏,这里是金陵城外的一座小山下,公孙胜和阿狸此时正顿足于此,望着东面山脚下的那一片荒芜。
  
      曾经的亭榭楼台,如今都早已杂草丛生,公孙胜的和阿狸行走在这里,时不时还会看见当年烧剩下的残垣断壁。
  
      公孙胜和阿狸都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走着,看着。
  
      自从当年之后,公孙胜便很少回来,他怕在见到这片伤心的土地,八年前,被焚毁的房屋,如今也已经化作处处的残垣断壁,一切都已被时光淹没,只有当年残酷的记忆依然停留在公孙胜的心里。
  
      公孙胜此时见眼前落木萧萧,野草凄迷,不由得八年前惨绝人寰的一幕,又重新映入脑海,一时间公孙胜不由得泪流满面,他似乎看到了父亲威严中又带着慈祥的容颜,又看到了当年与阿狸的那些无邪的往事,渐渐的,公孙胜的内心里,不由得感到一阵阵撕裂的痛苦。
  
      山脚下一棵枝繁叶茂的松树下,隆起了一堆土丘,公孙胜清楚的记得,当年他是如何把父亲埋葬的,曾经在江湖上叱诧风云的夺命枪,在当时也均为了挖坑的工具,坟墓没有立碑,不是公孙胜不想立,而是他不敢,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公孙胜和阿狸走到了松树下,二人跪倒坟墓前,不由得泪水有如泉涌,夕阳把公孙胜和阿狸的影子拉长,投射在坟墓边上的土地上,显得无比的孤凄与落寞。
  
      公孙胜和阿狸此时跪倒在坟墓的前方,久久没有起身。
  
      突的,一声叹息声从近处传来,公孙胜和阿狸不由得大惊失色,听声音据离二人不足五丈,如果来人要对公孙胜和阿狸下毒手,恐怕二人躲都躲不过。
  
      公孙胜和阿狸面色沉重的起身回头,只见此时一个一身紫衣的蒙面人正站在二人的身后,不过此人没有持兵刃,不知是敌是友。
  
      “孩子,你受苦了,”紫衣蒙面人见公孙胜和阿狸回过头来,语气幽幽的说道。
  
      公孙胜闻言眉头一皱,听声音紫衣蒙面人是个女子,但是蒙着脸,看不出年纪大小,不过不知为何,此时这紫衣蒙面的女子,却给公孙胜一种熟悉的感觉,此时公孙胜的心中有一种感觉,似乎这个人对自己非常重要。
  
      阿狸见到紫衣蒙面人,眼中突然露出了惊喜,她突然扑进了紫衣蒙面人的怀里,“师傅,你怎么来了,”阿狸此时对着紫衣蒙面人说道。
  
      公孙胜闻言,顿时明白了过来,原来此人,就是阿狸的师傅。
  
      紫衣蒙面人有些溺爱的摸了摸阿狸的头发,“好了,都大姑娘了,怎么还是这么孩子气,快,赶快起来”。
  
      “我才不要呢,”阿狸有些撒娇的说道,不过阿狸说着,还是离开了紫衣蒙面人,然后指着公孙胜说道:“师傅,他就是我家少爷,公孙胜,”
  
      公孙胜闻言来到了近前,对着紫衣蒙面人行了一礼,“在下公孙胜见过前辈,”
  
      紫衣蒙面人闻言,不知为何呼吸一促,看着公孙胜的眼神有些古怪。
  
      “师傅,你怎么了?”阿狸察觉到了紫衣蒙面人的变化,不由得有些疑惑的问道。
  
      “没事,怨不得阿狸你小时候一直因为他哭鼻子,原来他竟然是一个如此英俊潇洒的美少年,如果师傅在年轻和二三十岁,恐怕师傅也会动心的,”紫衣蒙面人调笑的说道,不过不知为何,紫衣蒙面人的话似乎是另有深意。
  
      “我哪有啊!”阿狸闻言不由得羞红了脸,公孙胜闻言也是有些尴尬。
  
      而紫衣蒙面人说完话后,一双眼睛却是紧紧盯着公孙胜,目之中散发出一种异样色彩,目光在公孙胜的脸上飘荡,她似乎看到了一件失去了的东西,又似乎想起了一件曾经的往事。
  
      公孙胜此时被紫衣蒙面人的目光看得很不自在,不过对方是阿狸的师傅,他又不好发作,只好低下了头,装作没有发现。
  
      终于紫衣蒙面人似乎是看够了,收回了目光,不过此时紫衣蒙面人有些魂不守舍,语气喃喃的说道:“多么像他啊!”话音未落,双眼中突然露出了哀怨的神色。
  
      公孙胜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听到紫衣蒙面人的话,公孙胜心中却突然有了想法,当时凌云居士曾经说自己和父亲的面貌有着七八分的相似,难道眼前这个紫衣蒙面人和自己的父亲有什么关系,公孙胜顿时有些激动的看着紫衣蒙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