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枪第七十八章 夜话,夺命枪第78章 夜话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夺命枪 > 第七十八章 夜话

第七十八章 夜话

    “师傅,你怎么了?他是谁?”听到了紫衣蒙面人的呢喃,阿狸有些好奇的问道。
  
      不过此时紫衣蒙面人却是如若未闻,她神色有些痴痴的看着公孙胜。
  
      公孙胜从紫衣蒙面人的眼神中看出,紫衣蒙面人对没有恶意,紫衣蒙面人的眼神中流露出的只有关切,追忆,以及一丝浓的化不开的慈爱。
  
      紫衣蒙面人伸出了手,抚摸上公孙胜的脸庞,公孙胜没有躲开,而是任由紫衣蒙面人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
  
      “孩子,你受苦了,”紫衣蒙面人语气有些颤抖的说着,不知为何,紫衣蒙面人的眼里突然闪现了泪光。
  
      公孙胜和阿狸此时一脸迷惑的看着紫衣蒙面人,“师傅,你怎么了?你和少爷认识吗?”阿狸此时疑惑的问道。
  
      紫衣蒙面人闻言,突然收回了放在公孙胜脸上的手,她转过了身,背对着公孙胜和阿狸擦拭了眼中的泪花,“没什么?师傅我只是想起了一个故人,”紫衣蒙面人说道。
  
      公孙胜闻言身体陡然一震,“前辈,你说的故人可是先父?”公孙胜语气急切的对着紫衣蒙面人问道。
  
      紫衣蒙面人闻言,“没错,正是,令尊,”紫衣蒙面人一字一句的说道,不知为何紫衣蒙面人的话里却有说不出的凄凉,此时对着公孙胜说出这句话后,紫衣蒙面人只感觉自己的心里仿佛被刀割一样,一股仿佛来自于灵魂的剧痛让他不由得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
  
      “师傅!”阿狸一声惊呼,连忙扶住了紫衣蒙面人。
  
      “没事的,阿狸,”紫衣蒙面人轻轻的推开了阿狸说道,说着紫色的蒙面巾上似乎出现了一个弧度,紫衣蒙面人似乎在笑,不过此时公孙胜和阿狸却丝毫感觉不到紫衣蒙面人的喜悦,有的只是说不清楚的凄凉。
  
      “你们怎么会到这里来?”紫衣蒙面人此时突然对着公孙胜和阿狸问道。
  
      “师傅,我跟你啊!我们是准备去白云山庄参加武林大会的,”阿狸闻言有些兴奋的说道,可是说着说着阿狸又变得有些低落,“正好顺路,我和少爷就打算来看看,”说着阿狸不由得眼泛泪光。
  
      “好了,都这么大人了,怎么还说哭就哭,”紫衣蒙面人闻言拍了拍阿狸的脑袋说道。
  
      “恩!”阿狸闻言答应了一声,然后又问道:“师傅,你怎么会在这里?”
  
      “唉!徒弟走了,我一个人太闷了,就出来走走,谁让徒弟有了心上人就忘了师傅,”紫衣蒙面人语气幽幽的说道。
  
      阿狸闻言不由得脸上一红,“师傅,你怎么取笑我,我不理你了。”
  
      见阿狸此时的表情,紫衣蒙面人不由得轻笑一声,似乎心情变得好了一些,“好了,师傅不取笑你了,其实师傅这几年来每年都会来的,”紫衣蒙面人说道,不过说着紫衣蒙面人的脸上突然露出了愧疚的表情,不过她蒙着面,公孙胜和阿狸都没有发现紫衣蒙面人的古怪。
  
      “啊!”阿狸闻言惊呼一声,“师傅那你怎么不带我,”阿狸说道,此时公孙胜也是闻言一惊。
  
      “我和老朋友聊聊天,带着你做什么?”紫衣蒙面人说道。
  
      “前辈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公孙胜突然说道。
  
      “你是想问当年杀死你父亲的凶手是谁吧!”紫衣蒙面人闻言问道。
  
      公孙胜点了点头,“没错,我现在已经知道了吴四海是其中的一个,是否还有其他的帮凶?”公孙胜问道。
  
      紫衣蒙面人没有回答公孙胜的问题,而是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孩子,你就是这么的想报仇?你可知道,冤冤相报何时了,……”
  
      “前辈,”紫衣蒙面人话还未说完,公孙胜就出声打断道,“这些年来,我就是为了报仇才活下来的,希望前辈能理解我,还请前辈示下,”
  
      紫衣蒙面人闻言凄然一笑,“既然这样,我就告诉你,当年的凶手主谋就是吴四海,帮凶是吴四海的心腹,”
  
      “多谢前辈,以后前辈如果有什么吩咐,晚辈万死不辞,”公孙胜闻言不由得有些感激的说道。
  
      “哦!如果我让你放弃仇恨呢?”紫衣蒙面人闻言说道。
  
      公孙胜闻言不由得一噎,“前辈说笑了,”
  
      紫衣蒙面人闻言不由得有些低落,看着公孙胜眼中露出了怜惜,“我确实是在说笑,我不需要你万死不辞,只要你以后对阿狸好一些就行了,”
  
      “师傅,”阿狸此时闻言说道。
  
      “好了,你不要说了,师傅都知道,以后他要是欺负你,你就来找师傅,师傅帮你教训他,”紫衣蒙面人看着阿狸说道。
  
      “恩!”阿狸闻言点了点头,然后有些得意的看着公孙胜,公孙胜此时见此不由得有些尴尬。
  
      “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紫衣蒙面人看着公孙胜说道。
  
      公孙胜闻言一愣,不过随即缓了过神来,“前辈和我父亲很熟悉?”
  
      紫衣蒙面人闻言点了点头。
  
      “那么,前辈可知道我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公孙胜问道。
  
      紫衣蒙面人闻言不由得心里一震,“你父亲没有和你说过吗?”紫衣蒙面人问道,不知为何,紫衣蒙面人的语气里带着些希冀。
  
      公孙胜闻言一怔,随后脸上露出了些惆怅,“父亲他从来没有说过,他只是跟我说母亲当年生我时就死了,”
  
      紫衣蒙面人闻言如遭雷击,突然变得有些失魂落魄,只是口中呢喃道:“死了,死了,原来你是这么的恨我,”
  
      “师傅,”“前辈,”公孙胜和阿狸看着此时的紫衣蒙面人说道。
  
      “我没事,”紫衣蒙面人语气有些凄然的说道,“既然你父亲不愿多说,必然有他的用意,我也不必多费口舌,”
  
      公孙胜闻言不由得有些失望,“有一次我曾经看到我父亲他曾经对着一副画像看着看着就突然流泪,我想那应该是母亲的画像,我只是有些好奇,母亲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公孙胜说道。
  
      “啊!少爷你是什么时候看到的,我怎么不知道,”阿狸此时闻言问道。
  
      “你当然不知道了,我只是无意间看到的,等到后来我去找画像时,怎么都找不到,”公孙胜回答道。
  
      而此时,听到公孙胜的话后,紫衣蒙面人顿时又有些失神,“原来他还想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