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枪第一百零九章 失心蛊,夺命枪第109章 失心蛊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夺命枪 > 第一百零九章 失心蛊

第一百零九章 失心蛊

    这是一间富丽堂皇的书房,桌椅摆设,无一不是世上精品,此时天色渐暗,书房里点起了灯火,可是四下静悄悄地不闻人声,也不见人影。
  
      书房里的太师椅上,坐着一个青色锦袍的华发男子闭阖着双目,看上去年纪未超过四十,一张脸面无表情,而且浑身上下似乎没有一丝的人气,此时如果有认识王十三郎的人在此的话,一定会惊慌失措,此人的相貌,竟然和王十三郎有着惊人的相似,如果不是满头的华发,和脸上多了些皱纹的话,他简直看起来就是另一个王十三郎,不过不知为何,此时这人,把自己隐藏在灯火照不到的黑暗处。
  
      这时书房外传来一阵破风声,然后一道人影,出现在了书房的外面。
  
      “会长,属下吴越有要事禀告,”书房外传来吴执事的声音,从吴执事恭敬的语气来看,书房里的人,恐怕就是这座宅院的主人,同时也是一统会的会长。
  
      听到吴执事的声音,书房里,一统会的会长双目一睁,顿时书房里就仿佛闪过两点寒芒,“是吴越啊!进来吧!”一统会的会长此时闻言说道。
  
      吴越闻言走进了书房,然后在一统会会长的面前恭敬的站着。
  
      “有什么事?让你这么急匆匆的赶回来?”一统会的会长此时语气淡淡的说道,显得那么的漫不经心,似乎是什么事都不能让他产生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一般。
  
      “会长,王十三郎死了,”吴越语气平淡的说道,吴越此时不禁有些疑惑,自从十年前,会长就让自己关注这个王十三郎的动态,而且有什么事还要第一时间对会长禀告,似乎会长对这人很是关心,不过吴越从来没有见过王十三郎,一直都是他的手下向他汇报,不然吴越一但见过王十三郎,此时他感到的就不是疑惑了,而是惊惧。
  
      “你说什么?”一统会的会长似乎是没有听清楚,又似乎是不敢相信,此时他语气激动的说道。
  
      吴越此时闻言,不由得心里一颤,他从来没有见过会长这个样子,会长从来都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吴越从来没有在会长身上见到过任何的情绪波动,可是此时吴越看到一统会的会长的样子,不由得暗暗想道,“这王十三郎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值得会长这么激动,”
  
      不过吴越还是把这个消息又重说了一遍,说完,吴越有些紧张的看了一统会的会长一眼。
  
      确认了吴越的消息,一统会的会长古波不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痛苦的神色。
  
      吴越不由得心头的疑惑更重,不过他却是丝毫不敢问出来,
  
      “是谁杀了他?”过了一会,一统会的会长对着吴越问道。
  
      “回禀会长,是夺命枪公孙胜,”吴越毫不迟疑的回答道。
  
      “咔嚓”一声,一统会的会长听到了夺命枪公孙胜的名字后,竟然情不自禁的把坐下的那张太师椅的扶手捏碎了。
  
      吴越闻声一惊,“会长,你”
  
      “我没事,你下去把?”不知为何,一统会的会长此时竟然又变得面无表情了起来。
  
      吴越闻言,看了一统会的会长一眼,然后就离开了书房。
  
      “公孙胜,看来公孙止水你生了个了不得的儿子,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毁了他的,”待到吴越离开后,一统会的会长喃喃道,语气说不出的阴森恐怖。
  
      又过了一会,书房里的灯突然被一统会的会长一个指风打灭,然后,他转了一下屁股下的太师椅,顿时就在一统会的会长身后,出现了一个一人高的向下倾泻的洞口,不过不知为何,洞口里隐隐约约的透出一些光线,一统会的会长大步走进了洞口。
  
      开始还有些昏暗,可是越往里就越是亮堂,过了大概一盏茶的时间,一统会的会长停下了脚步,此时他所在的地方距离地面恐怕得超过五十米。
  
      他在一间牢房模样的屋子外停下了脚步,此时在他面前,是用大概孩童手臂粗细的铁条做成的门,往里看去,里面还囚禁着满身伤痕的人,披头散发的看不出年纪,不过此时这人,被铁链穿过琵笆骨,吊在半空中。
  
      一统会的会长打开牢房门走了进入,这时里面的犯人听到声音,抬起了头,这是一张大概四十左右岁的中年男人的脸。
  
      “怎么?王九重,你又想到了什么花招来折磨我,”这个中年男人此时有些不屑的说道,声音嘶哑,有些有气无力。
  
      “我想不明白,你把秘密告诉了我又能怎么样?说出来你又不会少块肉,而且还不必在这里受苦,”被叫做王九重的一统会的会长此时说道。
  
      “王九重,你就死心吧!我是不会告诉你的,而且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中年男人恨声说道。
  
      听到中年男人的话,王九重的脸上突然变得阴森起来,“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啊,”中年男人发出了一声大笑,然后说道。
  
      “我不会杀你的,你知道吗?我儿子死了,”王九重说出这话时语气显得有些悲伤。
  
      “活该,像你这种人,就应该断子绝孙,”中年男人闻言不由得哈哈大笑三声,然后对着王九重恶言诅咒着。
  
      “你知道吗?我儿子是让你儿子杀的,”王九重突然变得有些癫狂,说着他就对中年男人劈空发出了一掌。
  
      中年男人不由得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不过此时他的脸上却丝毫不见痛苦之色,“活该,真是报应啊,”说着中年男人的眼神里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怀念和担心。
  
      “我已经没有耐心了,”这时王九重突然飞身来到中年男人的身边说道。
  
      说着王九重从怀中拿出了一个锦盒,锦盒异常的华丽,王九重拿着锦盒,就像捧着什么宝贝,“你知道这是什么吗?”王九重说道。
  
      不过中年男人却是丝毫声音都不发出,王九重没有在意,而是接着说道:“这是失心蛊,中了它就会对下蛊者言听计从,”
  
      中年男人闻言还是没有说话,不过从嘴角的起伏来看,似乎是对王九重说的有些不屑。
  
      王九重似乎是发现了他的不屑,“我知道你吃过半颗蛟龙内丹,不过只是半颗,还防不住失心蛊,”说着话音未落,王九重突然靠近中年男人的耳边,“你儿子杀了我儿子,我要让他血债血偿,不过我不会动手,我到时候要亲眼看到你亲手杀了他,你放心这一天不远了,”说着王九重就哈哈大笑着离去。
  
      “王九重,你这个禽兽,你不是人,”一时间牢房里只剩下中年男人仿佛受伤野兽的咆哮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