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枪第一百二十七章偷袭,夺命枪第127章偷袭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夺命枪 > 第一百二十七章偷袭

第一百二十七章偷袭

    公孙胜话音未落,三枚丧门钉,已经携带着巨大的劲力奔着公孙胜四人袭来,不过之前有了公孙胜的提醒,金毛鼠三人都是有惊无险的躲了过去。
  
      这时公孙胜几人向着暗器射来的方向看去,只见那白色的帐幔上突然出现了不同,一道白影犹如鬼魅般的出现了在白色帐幔,正在缓缓的移动,这人不是白无常还能是谁?
  
      此时他一击不中,正要往外跑,不过公孙胜此时怎么会让他如愿,“想跑!”公孙胜怒喝一声,身形已如离弦之箭一般,冲着白无常爆射而去,夺命枪的枪锋直指白无常的心口。
  
      但是这时白无常的身影突然停了下来,而且对着公孙胜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公孙胜小心,”这时金毛鼠突然大喊道,此时在金毛鼠几人眼中,黑无常有如鬼魅般闪出,手中的哭丧棒狠狠的击向公孙胜的脑袋,此时三人想要出手相助已经是来不及了。
  
      公孙胜此时闻言,不由得心里暗道一声“不妙!”不过此时公孙胜已经无暇他顾,这时背后一道沉重的风声袭来,直奔公孙胜的脑袋,感受到那沉重的势头,公孙胜毫不怀疑,如果被击中,他的脑袋毫无疑问会被砸的稀碎。
  
      而且停下来的白无常,此时也一掌拍向了公孙胜的胸口处。
  
      此时面对着黑白无常的前后夹击,电光火石之间,公孙胜心里已经有了决断,白无常的一掌虽然劲气猛烈,但是公孙胜心里权衡了一下,自己此时全力防御,被打中了,虽然会受伤,但是绝不致命,而身后黑无常的哭丧棒就不同了,公孙胜绝对不想拿自己的脑袋,和黑无常的哭丧棒,比一比那个更硬。
  
      此时公孙胜毫不迟疑,人在半空中毅然调转了身子,夺命枪犹如闪电般的横在了黑无常的哭丧棒前面,在千钧一发之际,挡了下来。
  
      不过此时白无常的一掌已经攻到了背后,公孙胜只来得及把内力调集到后背,就被白无常这一掌拍飞了出去。
  
      公孙胜飞向之处,正是金毛鼠三人所在,此时三人见公孙胜被白无常一掌击飞向这里,连忙上前要接住公孙胜,不过公孙胜此时强提一口内力,使身形一滞,然后缓缓飘落在地,落地后,公孙胜脚下一软,差点跌倒在地,这时阿狸连忙扶住公孙胜。
  
      “少爷,你没事吧!”阿狸此时语气焦急的问道。
  
      不过公孙胜此时却没有说话,一口逆血已经涌到嘴边,公孙胜又生生给咽了回去,此时公孙胜只觉得浑身剧痛,白无常那一掌已经伤到了肺腑。
  
      “公孙胜,你不要紧吧!”金毛鼠此时问道。
  
      “我不妨事的,你现在不要管我,”公孙胜此时强颜说道,不过话一出口嘴角却已经留下了鲜血。
  
      “哈哈哈哈,公孙胜,你就不要硬撑了,江湖上能硬受我一掌而不伤的人不出一手之数,你现在还有力气说话,足以自傲了,”白无常此时阴森的说道。
  
      “白无常你不要太得意,今天你们也别想走出去这里,”公孙胜闻言语气冰冷的说道,
  
      “怎么,公孙胜你刚才强行变招已经伤到了经脉,而且又中了我一掌,现在你还有力气战斗吗?还是你以为就凭他们三个,能拦得住我们黑白无常,哈哈哈哈,真是可笑,”白无常闻言有些讥讽的说道。
  
      “凭他们就足够,对付你们这种小猫小狗,他们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公孙胜闻言有些困难的说道。
  
      “好,”白无常闻言不惊反笑,“公孙胜那我就先杀了他们三个在来杀你,”说着白无常已经奔着公孙胜几人奔来,而黑无常紧随其后。
  
      “你们两个对付他,我对付另一个,”阿狸此时突然说道,说着阿狸身影已如电射般扑向黑无常,身形与白无常擦肩而过,这一瞬间里阿狸冰冷的看了白无常一眼,少女眼中的杀机毕露,以白无常的心志,竟然也感到有些心惊,不过他随后就驱散了这种感觉,和面前的金毛鼠和沈柔动起手来。
  
      而这时阿狸已经到了黑无常面前,此时黑无常看着出现在面前的阿狸,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哭丧棒带着猛烈的劲风砸向阿狸的脑袋,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脑浆横飞的景象了。
  
      面对黑无常这一招,阿狸毫不犹豫,手掌一翻,反手一剑向着黑无常握着哭丧棒的手的脉门处划了过去。
  
      黑无常此时面对阿狸这一招不由得心中一惊,他现在如果不躲避,恐怕哭丧棒没有砸碎阿狸的脑袋,反而他这只手先废了。
  
      黑无常无奈之下,哭丧棒变砸为削,迎着阿狸的剑而去,黑无常的哭丧棒和阿狸手中的剑相碰,发出了一声巨响,然后两人身形几乎同时往后退了三步。
  
      此时黑无常有些骇然的看着阿狸,他既未想到这看起来娇滴滴的女子招式如此精妙,更未想到她内力竟然也如此深厚,惊怒之下,黑无常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没想到你功夫还不错嘛!我倒看走了眼了,不过这样才过瘾,就让我看看你的脑袋砸碎以后,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话音未落,已经对着阿狸攻出十余招,招招势大力沉,直指阿狸的脑袋。
  
      阿狸此时见招拆招,半步不退,等到黑无常力竭而退,阿狸立即大步向前,手中长剑带起道道寒芒,向着黑无常的全身刺去。
  
      黑无常经过刚才的交手,已经不敢丝毫小视阿狸,此时见阿狸这一招劲风呼啸,知道这一击非同小可,当下便不敢托大,哭丧棒舞起道道残影护住自己全身上下。
  
      但是阿狸这一招却不是这么简单就能防住的,狂风暴雨般攻击之下,黑无常虽然竭力防守,但是身上还是出现了伤口,而这一切就仿佛是个开头,出现一道伤口后,紧接着黑无常身上的伤口变得越来越多。
  
      黑无常此时突然怒喝一声,手中的哭丧棒不在防御自身,反而孤注一掷的攻向阿狸,好像不要命了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