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枪第一百三十一章 闲谈,夺命枪第131章 闲谈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夺命枪 > 第一百三十一章 闲谈

第一百三十一章 闲谈

    “你们知道金不二做过最有名的事是什么吗?”金毛鼠此时语气神秘的看着公孙胜和阿狸说道。
  
      公孙胜和阿狸闻言不由得一脸的茫然,不过边上的沈柔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但是显然她不准备说出来,此时只是静静的看着金毛鼠在哪里一脸的得瑟之色。
  
      “是什么?金毛鼠你不要卖关子了,赶紧说出来,”公孙胜此时对着金毛鼠说道。
  
      “好好,我说,”见达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金毛鼠闻言不由得感到有些满意,金毛鼠说道:“那是在十年前了……”
  
      十年前,那是金不二刚开始在江湖有些名气的时候,那时候的他,凭借着一手出神入化的机关之术,已经积攒下了不少的财富,我清楚的记得,那是十年前的秋天,我当时不过是一个刚出茅庐的小子,那一天在我们这一行中传出了一个令人侧目的消息,川中巨富付强,在他的占地百余亩地的庄园里,建造了一座藏宝阁,而且邀请江湖上所有有名有姓的飞贼和机关高手前去破解,听说当时那藏宝阁里存放着价值连城的宝物,付强承诺,只要有人能闯到藏宝阁的密室里,那里所有的宝物都归此人所有,而且他不会追究。
  
      就这样,当时付强的家里几乎汇聚了江湖上所有有名有姓的此中高手,而且当时我也去凑了热闹,可是当时在场的人,齐思合力,可是耗费了足足半个月有余,却无一人能达到那个密室,更不用说进入了,许多人连密室的门都没有发现,就不明不白的被发现了,
  
      金毛鼠说道这里,公孙胜突然打断了他的话,“也许里面根本没有什么密室呢?这会不会是付强设下的障眼法,”公孙胜此时说道。
  
      金毛鼠闻言摇了摇头,“这不可能,”金毛鼠断然否认道,“当时他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宝物放进藏宝阁的密室里的,而且在当时也有人最终抵达到密室外面,”
  
      “可是这又是跟金不二有什么关系?”阿狸此时突然问道:“这好像和他没有关系吧!”
  
      “不,”金毛鼠闻言突然脸上变得有些苦涩,“当时那座藏宝阁就是金不二亲手设计的,我第一次发现,原来天底下,还有如此精密的机关,有这样的机关保护,里面的东西,除了主人之外,又有谁能拿的出来?“
  
      “后来呢?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公孙胜此时突然问道。
  
      “后来,毫无疑问,我们当时所有的人都失败了,我们按照赌约,发下了终身不打付家的财宝主意的誓言,而且一但有人违约,他将受到我们所有人的追杀,虽然我们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发出的誓言,我们也不会违背,就这样,十年了,就算是付强把他的宝贝光明正大的放在他的院子里,也不会有江湖上的飞贼去动,我们成了他财宝的守护者,真是可笑啊!”说道这里金毛鼠不由得有些感慨。
  
      “可是,除了你们当时在场的,江湖上的其他人,就没有动手的吗?”公孙胜闻言不由得有些疑惑的问道。
  
      “有是有,但是,就算他从付家带走了东西,第二天也会被人原封不动的放回原处,”金毛鼠说道。
  
      “想不到,你们对这个誓言还很看重嘛!”阿狸此时对着金毛鼠说道。
  
      金毛鼠闻言无奈一笑,“这是面子问题,江湖中人又有谁不在乎这个呢?”
  
      “既然这样,那你们不会去找金不二帮忙,只要他告诉了你们里面的路线,你们不就能成功了,”阿狸此时对着金毛鼠说道。
  
      “你以为我们会想不到?我们用了很多方法,可是金不二死活不同意,又不能真杀了他,我们还能有什么办法,”金毛鼠说道。
  
      “看来这个金不二真是个有趣的人,我现在真的很想和他结交一番,”公孙胜此时有些感慨的说道。
  
      “他可不是什么有趣的人,他只不过是个死认钱的人罢了,”金毛鼠此时说道。
  
      看来金毛鼠没少在金不二那里吃过苦头,要不然语气中怎么会有着这么大的怨气。
  
      “怎么?”公孙胜此时听到金毛鼠的话不由得说道:“金毛鼠你和金不二有过节?”
  
      金毛鼠闻言不由得干巴巴的笑了笑,“也说不上什么过节,只不过是我曾经在他那里欠过帐而已,”金毛鼠有些言不由衷的说道。
  
      此时公孙胜和阿狸闻言不由得有些疑惑,不过沈柔却是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道:“什么欠过帐,我看是你找金不二办完事后没给钱吧!,”
  
      金毛鼠闻言不由得有些尴尬,此时公孙胜和阿狸看向金毛鼠的眼神都不由得有些鄙视。
  
      “不是这样的,”金毛鼠有些尴尬的解释道:“只不过是金不二他的要价太狠了,我只是跟他还了还价而已,没错,就是这样。”
  
      不过沈柔闻言,却是更加的不屑,“我们这一行谁不知道,金不二的要价,从来不能还价,我看你肯定是准备赖账的,”
  
      听到沈柔的话,金毛鼠不由得更加的尴尬,这时公孙胜却突然说了一句话,对金毛鼠发出了必杀一击。
  
      “金毛鼠,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认识时之前,我听说你好像被人曾经追杀,而且还被人吊在了金陵城的城门外一天一夜,是不是因为这件事?。”公孙胜此时突然说道。
  
      金毛鼠闻言不由得脸上一红,变得有些恼羞成怒,“那有这回事,这都是谣言,那怎么可能是我,你可不要乱说,不然我可要告你诽谤,”金毛鼠此时有些羞恼的说道。
  
      不过此时看着此时公孙胜三人似笑非笑的表情,金毛鼠的老脸也有些挂不住。
  
      “好了,不要说这件事情了,就到此为止吧!”金毛鼠说道,说着金毛鼠正了正神色,“其实,今天来,我还有一件大事要和公孙胜你说,你肯定不知道,这两天,江湖上发生了一件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