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枪第一百五十八章 休息,夺命枪第158章 休息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夺命枪 > 第一百五十八章 休息

第一百五十八章 休息

    此时书房里,王九重看着紫衣蒙面人,不由得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
  
      “我做了什么,这个你不需要知道,总之,现在我答应了你的要求,已经把他放出来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王九重此时语气淡淡的说道。
  
      “可是……”紫衣蒙面人此时闻言正要说些什么?
  
      不过随后王九重就打断了她,“闭嘴,我已经够宽容的了,你知道,现在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从今天起,你如果再阳奉阴违的话,就不要怪我了,现在都给我出去,”王九重此时语气冰冷的说道。
  
      紫衣蒙面人此时闻言还要说些什么,可是这时黑衣蒙面人已经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紫衣蒙面人见此只能无奈的跟上。
  
      此时天色已晚,书房里,一时间只剩下王九重一个人,此时他双眼望着门口,一动不动的,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不过在烛光的照耀下,可以清楚的看到,王九重的脸上不时露出诡异表情,看起来分外的渗人。
  
      最近以来江湖上发生了两件大事,这两件事都和四海帮有关系,一是血魔教的护法被人斩杀殆尽,二是叶家堡抓了四海帮的军师柳慕白,这两件事一出,顿时在江湖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血魔教和四海帮之间的关系,在江湖上可以说是人尽皆知,只不过是双方不肯承认而已,这次血魔教的护法被人斩杀,也可以视为是对四海帮的挑衅。
  
      虽然这两件事发生的时间不过前后几天,不过现在江湖中人早已把“血魔教的悲惨遭遇”忘在了脑后,酒楼茶肆,有江湖中人出现的地方,就少不了讨论四海帮和叶家堡会不会开打的声音。
  
      公孙胜和金毛鼠几人近日来,耳边听到最多的就是这些声音,不论是哪个客栈酒楼,他们总会遇到在高谈阔论,分析江湖形式的人。
  
      如今距离公孙胜几人离开金不二那里,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月,这些天来,公孙胜几人几乎是马不停蹄的赶路,虽然其中有想要早点到达北原城看望齐城的心急,但更多的,还是几人不想错过一场“热闹”,根据一路上得到的消息,吴四海已经出发前往叶家堡了,江湖中人纷纷猜测,如今这江湖上最大的两个势力碰头,到底会摩擦出什么样的火花,所以这一路上,到处可以看到,风尘朴朴的赶路的江湖人士,这些都是准备到北原城看热闹的人。
  
      不过公孙胜几人毕竟不是铁打的,血肉之躯,在这连日赶路以来,早已有些吃不消,而且,时间还有些富裕,公孙胜便提议几人在一个小镇的客栈停留一日,休息休息,养足精神再继续赶路。
  
      公孙胜的提议当然得到了众人的同意,虽然,连日的奔波让众人有些吃不消,但是还能坚持下去,可是自从听闻了江湖上疯传的这两条消息后,沈柔就变得有些不对劲,每天无精打采的,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
  
      金毛鼠以为是沈柔因为连日赶路的疲惫所致,不过公孙胜和阿狸却是知道,沈柔是因为血魔教护法的死,确切地说,是因为杀了血魔教护法的那人。
  
      江湖上关于这件事的传闻有很多,但总离不开两点,一是,杀血魔教护法的是一个女人,二是,这人用的是神剑高飞的独门剑法。
  
      听到这条消息后,沈柔一开始还是很高兴,毕竟血魔教是自己的敌人,但是听说杀人的人用的是神剑高飞,也就是沈柔的师傅独门剑法,而且杀人的人是个女子,沈柔就有些不淡定了,听到这个消息后,沈柔可以确定,动手的决对是高玉英,因为高飞的独门剑法只有高玉英得了其中的真味,高玉英有没有这份功力沈柔没有考虑,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高宁远为什么没有在传闻里出现,沈柔和高宁远同门多年,对于高宁远,沈柔很了解,高宁远绝对不会让高玉英一个人去做这么危险的事,就算是有绝对的把握成功,高宁远也绝对不会,所以沈柔第一时间就不由得想到,高宁远是不是出事了,有些事,没有想到还好,一想到,那么心中的怀疑就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小镇不大,但客栈里的人却是不少,公孙胜几人一进客栈,一股嘈杂的声音就涌进了耳边,三三两两的江湖人士聚在一起,喝酒吃肉,但口中所说的话,却都有七分相似,不外乎都是对此次四海帮和叶家堡之间会不会开战的讨论,很显然,这些人都是赶往北原城看热闹的人,这样的人,公孙胜在这一路上见多了,公孙胜几人,随便在客栈的角落找了一桌,坐下后,招呼店小二点好了饭菜,等饭菜上来后,几人边吃,边听着客栈里其他人的讨论。
  
      不过,这些讨论的话实在是没有丝毫的营养,不要看他们说的头头是道,但全是胡乱猜测。
  
      就在刚刚,公孙胜甚至听到,有人说,此次是叶家堡和八大门派设下的圈套,至于为什么是八大,而不是九大,那是因为崆峒派早已并入了四海帮中,叶家堡和八大门派设下圈套暗算吴四海,最后两败俱伤,到时候就是他们,流沙门一展雄威的时候了。
  
      这人,不仅说了,而且声音还不小,不仅公孙胜几人听得清清楚楚,而且整个客栈里恐怕就没有听不清楚的人。
  
      此话一出,顿时客栈里就是一片寂静,然后就是一阵的哄然大笑,客栈里的众人都不由得齐齐的看向说话的那人,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有这么大的口气,说的出这么引人发笑的笑话,这个笑话很好笑,但是公孙胜却是丝毫笑不出来。
  
      流沙门是个什么样的门派,公孙胜略有耳闻,一个靠近荒漠的小门派,听说在那边很有名气,但是说出这样的话,却是有些太狂妄了,虽然这人的话很狂妄,但是却给公孙胜提了个醒,流沙门自然不可能在四海帮与叶家堡和八大门派两败俱伤之后坐收渔翁之利,但是有一个势力可以,公孙胜此时不由得想到那个实力深不可测,而且隐藏在黑暗中的庞然大物,一统会。
  
      坐在这里,也打听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公孙胜几人便很快解决桌子上的饭菜,然后在店小二的指引下,几人去了客房。
  
      不过在来到几人的客房外时,公孙胜突然对金毛鼠打了一个眼色,然后便自顾的走向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公孙胜此时觉得,高家兄妹的事情是应该告诉沈柔了,不过公孙胜觉得这件事,自己去说,有些不太方便,所以他决定,先告诉金毛鼠,然后让金毛鼠去跟沈柔说,毕竟这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