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枪第一百六十五章真相以及尾声,夺命枪第165章真相以及尾声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夺命枪 > 第一百六十五章真相以及尾声

第一百六十五章真相以及尾声

    <!--章节内容开始-->    回到大厅后,听完元三的介绍,公孙胜几人才弄明白了这个英杰榜和巾帛榜到底是什么。
  
      这两个榜单中罗列江湖上的一些青年高手,并把他们按照各自的战绩而排列名次,取男女各十名,名列榜上。
  
      不过,这英杰榜和巾帛榜已经出现月余,但竟然没有人查到是什么人,什么组织发布。
  
      而且这两榜出现的月余时间内,榜上的高手竟有十之四五惨遭杀害,一时间不由得江湖上又掀起了一场血雨腥风。
  
      对于这个英杰榜和巾帛榜公孙胜有些不屑一顾,不过却对其中巾帛榜的首位产生了兴趣,只见其上没有姓名,年龄也是不详只是说绝对不会超过三十岁,而且战绩竟然是剑挑血魔教护法和血魔司空见,不过其后却有着写榜之人的推测,“此人极有可能是神剑高飞之女。”
  
      对于这一条,公孙胜是非常的重视,前些天见到高玉英时,公孙胜便觉得高玉英怪怪的,而且给公孙胜的感觉,高玉英当时比之公孙胜第一次见她时,不知强了多少,据公孙胜所知,武当派可没有什么可以速成的功法,而且高玉英身上的杀气很重,但却不仅仅是杀气,其中似乎还有着一些死气。
  
      此时公孙胜担心的是,高玉英为了报仇,是不是修炼了什么魔功?
  
      虽然心里担忧,不过公孙胜的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免得让阿狸等人担忧。
  
      元三介绍过这两个榜单后,就离开了,公孙胜等几人也各自去休息,养足精神,明天好去看四海帮的热闹。
  
      第二天天明,吃过早饭后,公孙胜,阿狸,沈柔还有金毛鼠便在元三的带领下去了叶家堡,而沈鹏飞还有齐城等人没有跟随,齐城说他已经不准备在涉足江湖,所以不准备凑这个热闹,而沈鹏飞,昨夜喝醉到如今还在呼呼大睡。
  
      来到叶家堡外,这里果然是守卫森严,大批的江湖人士被拦在了外面,不过公孙胜几人有着元三带路,轻轻松松的就进了叶家堡。
  
      此时四海帮的人还没有来,元三便领着公孙胜几人去找叶倾城,顺便一路上参观一下叶家堡,要知道,叶家堡号称北武林第一,能进来参观,这机会可来之不易。
  
      “公孙大哥,你们来了,”早就被叶家堡下人通知过的叶倾城早就迎了出来,见到公孙胜几人,不由得连声唤道。
  
      众人一番寒暄后,叶倾城便让元三下去先忙,她自己带着公孙胜几人在叶家堡中闲逛。
  
      “叶姑娘,不知四海帮的人,什么时候来啊!”一边参观着叶家堡的内部,公孙胜一边向着叶倾城问道。
  
      “他们?早着呢,听我爹爹说,他们大概得快要正午时候才来,”说着叶倾城撇了撇嘴,嘀咕道:“这帮家伙,真是不要个脸,非得快要正午时候来,肯定是想要在我们叶家堡白吃白喝。”
  
      听到叶倾城的话,公孙胜几人不由得都发出了笑声。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叶倾城被众人笑得有些不好意思。
  
      “妹妹说的对,”此时阿狸笑着对叶倾城说道,“那帮四海帮的人肯定是听说了叶家堡的大厨手艺好,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挑这个时间来。”
  
      “恩,”叶倾城闻言点了点头,“我们家的厨师厨艺确实非常好,到时候公孙胜大哥你们都有口福了。”
  
      就这样众人说说笑笑的参观叶家堡,等到了快晌午的时候,四海帮的人来了,不过虽然有叶倾城的关系,但是公孙胜几人却也是没能进入内里,就连叶倾城也只能和公孙胜几人在外面看着,虽然离得不远,但是对于里面的谈话,公孙胜几人也听不见,吴四海来的时候,要不是阿狸和金毛鼠拉着,公孙胜就忍不住冲上去了。
  
      里面到底谈什么样,公孙胜几人不知道,不过从吴四海出来时的脸色看,显然是不怎么顺利。
  
      不过有叶倾城在,公孙胜几人倒是不需要等叶家堡的人公布,叶倾城已经进去问叶寻了。
  
      不一会,叶倾城从里面出来,告诉了公孙胜几人一个消息,谈判谈崩了,吴四海约叶寻在三个月后的八月十五,在北原城中比武一决高下,同时解决今天这件事,至于那些九大门派的人,此次根本没有什么话语权。
  
      知道了这个消息后,公孙胜就和叶倾城告辞了,因为在刚才吴四海从几人身边路过时,吴四海对着公孙胜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不知为何,公孙胜的心里有些不安。
  
      而与此同时,在北原城外的郊野,沈鹏飞的住处,一场惨烈的厮杀正在进行,与其说是厮杀,倒不如说是屠杀,崆峒派的掌门何日单此时在一旁看着,他的身边还有不下十余人,而此时参加厮杀的不过三人,而就是这三人,却已经让杜老怪几人苦苦职称了,至于齐城,沈鹏飞还有丁八此时都已倒在了血泊之中。
  
      ……………………………………
  
      公孙胜心里着急,所以一路上全力奔驰,但是到达沈鹏飞住处时,眼前的一幕却让他不由得怒火中烧,他刚进院子,正好看到杜绝杜老怪,被人一剑穿心,而旁边的地上还倒着死不瞑目的齐城,沈鹏飞和丁八。
  
      “哦!公孙胜,你来的还挺快吗?”此时见到公孙胜,何日单一脸冷笑的说道:“不过你来的还是有些晚了,不然就可以看到一出好戏了。”
  
      “何日单,枉你还是名门正派的掌门,竟然干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公孙胜此时双目血红的说道。
  
      “公孙胜,不要说的这么大义凛然,你要不杀害我的爱徒,他们会这样,说到底,他们都是被你连累的。”
  
      此时公孙胜的目光看起来就像是要择人而嗜,“多说无益,何日单,血债血偿,你拿命来吧!”
  
      说着公孙胜,便挺身而上,和何日单战做了一团,随后赶到的阿狸几人见此,也纷纷加入了战团。
  
      一时间,小小的院子里刀光剑影,血肉横飞,打得好不激烈,但是时间一久,公孙胜几人渐渐的处于下风。
  
      公孙胜几人虽然武功高强,但是比不过何日单他们人多,而且何日单武功比之公孙胜还要强上一节,阿狸那边更是被一个不知底细的人缠住了,此时时间一久,公孙胜和阿狸久攻不下,身上渐渐的添了数道伤口,沈柔和金毛鼠此时已经危机重重。
  
      公孙胜见这样下去,自己四人不要说报仇,恐怕今天都得留在这里,不由得心中一急,“不行,必须突围了,”想着公孙胜突然强攻一招逼退了何日单,然后对着众人大喊一声,“我们走,这个血仇来日再报。”
  
      拼着身上又添了几道伤口,公孙胜替沈柔和金毛鼠解了围,“分头走,我殿后。”
  
      金毛鼠和沈柔此时知道事不宜迟,便迅速离开,公孙胜和阿狸又和何日单等人硬拼几招,然后二人便向东撤退。
  
      何日单等人对于金毛鼠和沈柔丝毫不理会,对着公孙胜和阿狸紧追不舍。
  
      见此公孙胜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今天沈柔和金毛鼠算是逃过一劫,只是苦了此时阿狸。
  
      “阿狸,他们是追我的,我们分开走,”此时公孙胜一边狂奔,一边对着阿狸说道。
  
      “不行,少爷我要跟你在一起,”阿狸此时说道。
  
      “不行,你这样,我们都会死的,赶快走,”
  
      “不,要死就死在一起,我不走,”阿狸坚决的说道。
  
      “真是情深意切啊!看的老夫我好感动,你们放心,今天谁都走不了,”公孙胜还要在劝阿狸,此时却突然从身后不远处传来了何日单的声音。
  
      公孙胜回头一看,何日单等人此时追到了百步之内。
  
      见此公孙胜便不在言语,但是今天似乎公孙胜出门忘了看黄历,过了盏茶时间,出现在公孙胜和阿狸眼前的是一片悬崖,没有路了。
  
      “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公孙胜今天我看你还怎么逃。”
  
      一阵猖狂的大笑声传来,何日单等人已来到近前。
  
      见此公孙胜不由得拉住了,阿狸的手,“阿狸,看来今天便是我们的死期到了,你怕吗?”
  
      “我不怕,跟少爷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好,”说着公孙胜紧紧的握住了阿狸的手,然后看向何日单。
  
      “今天就算死,我要拉上几个垫背的,”此时公孙胜的语气冰冷至极。
  
      一场惨烈的厮杀又展开了,双拳不敌四手,不大会功夫公孙胜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染透,就在这时公孙胜突然听到阿狸一声痛呼。
  
      公孙胜回头一看,阿狸长剑已经脱手,一只手臂上鲜血淋漓,公孙胜不由得大惊失色,此时一面相凶恶的老头,铁掌对着阿狸的天灵盖狠狠拍下,只怕下一刻,阿狸就要香消玉殒。
  
      此时公孙胜顾不得还在和何日单激战,飞身一枪刺向那个面相凶恶的老头,逼他收回了手掌,还不等公孙胜问问阿狸的伤势,何日单此时趁机一掌攻来,结结实实的印在了公孙胜的胸膛上,只听咔嚓一声,公孙胜此时不知断了多少根肋骨,而且其中好像还夹杂着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一掌击中,公孙胜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掌上带着的强大力道,把公孙胜和他身后的阿狸重重的击飞,直接落下了悬崖。
  
      何日单看着公孙胜和阿狸落下悬崖,他站在悬崖边上不由得咬牙切齿,“真是便宜你了,老夫本想把你碎尸万段……”
  
      不过何日单还没有说完,那个面目凶恶的老者此时突然说道:“何掌门,我们该回去了,这里毕竟是叶家堡的地盘,我们刚杀了叶家堡的人,被他们发现恐怕会让帮主不高兴。”
  
      何日单闻言,不由得恨恨的跺了跺脚,“真是便宜你们了,”说完,便带人离去。
  
      三天后,悬崖峭壁上,有一个女子正在哭泣着,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阿狸,当天,公孙胜和阿狸二人掉落悬崖,公孙胜在危机之中,一把抱住阿狸,把她护在胸前,也是二人命大,这悬崖半壁上正好有棵古树,接住两人,不然两人此时早已死无葬身之地了,阿狸被公孙胜护在胸前,下落的冲击波全部被公孙胜承受,所以阿狸此时的伤势并不是太严重。而公孙胜就不同了,此时公孙胜浑身的骨骼基本都碎了。
  
      “少爷,你醒醒,你不要吓唬阿狸,”此时阿狸一遍一遍的喊着公孙胜。
  
      虽然公孙胜此时浑身骨骼基本都碎了,这种伤放在别人身上不知要死了多少回,但是此时公孙胜却还依然有着呼吸,而且呼吸越来越平稳。
  
      如果公孙胜此时还清醒着,他就会发现,此时在他体内,有一股无比强大纯净的真气在体内循环,修补他体内的伤势,此时幸好公孙胜没有了意识,不然那疼痛能把他活活疼死。
  
      此次,公孙胜受到如此严重的伤势而不死,可以说的上是,福大命大,他年幼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吃过半颗蛟龙内丹,后来又得到了一颗神秘的冰魄珠,本来那蛟龙内丹,恐怕公孙胜一辈子都不可能炼化,但是在悬崖上,何日单那一掌,却帮了他,那一掌打碎了冰魄珠,并把碎片打入了公孙胜体内,让公孙胜和冰魄珠融为了一体,蛟龙内丹需要一股先天之气炼化,而那冰魄珠中正有着一股先天真气,不得不说这真是时也命也,此前公孙胜体内的真气与冰魄珠和蛟龙内丹融合,生成了此时公孙胜体内的真气,这股真气有着蛟龙内丹的一些特性,此时正自发的治疗公孙胜的伤势,公孙胜一旦伤好了,就一跃称为江湖中数一数二的绝顶高手,虽有些不及吴四海与叶寻,但也就只差一点点而已,那时的他什么何日单之流,对于公孙胜来说不过是一盘菜而已。
  
      也不知过了多久,公孙胜渐渐的张开了眼睛,此时他感到身上压着重物,侧头一看,却是阿狸。
  
      公孙胜不由得大惊失色,连忙起身抱住阿狸,此时他连自己身上的异常都没有时间查看。
  
      阿狸此时面色发白,但公孙胜仔细看了之后,却松了一口气,阿狸只是失血过多昏迷了。
  
      公孙胜连忙输入真气为阿狸疗伤,不一会阿狸的面色就渐渐红润,嘤咛一声,阿狸睁开了眼,“少爷,痒,”阿狸此时语气弱弱的说道。
  
      公孙胜闻言不由得一愣,却见此时阿狸抬起被刺伤的手臂,却发现上面的伤口已经长出了新的皮肉,
  
      公孙胜不由得暗自思量自己的真气什么时候有了这种功能,不过此时阿狸醒过来才是头等大事。
  
      “少爷,你没事了?”阿狸惊喜的问道。
  
      “恩,我没事了,你先不要动,我在检查检查你的伤势。”公孙胜说道。
  
      过了一会,确认阿狸没有别的伤势后,公孙胜松了一口气。
  
      “少爷,我们现在怎么办?”好了的阿狸此时对着公孙胜问道。
  
      此时二人身处悬崖半壁,真的可以说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不过公孙胜闻言却是微微一笑,“当然是上去了,你还想在这呆一辈子,”
  
      阿狸闻言美目里全是疑惑,“怎么上去,少爷。”
  
      “山人自有妙计?”公孙胜说道。
  
      此时公孙胜早已检查好了自己,他发现,自己的真气凭空暴增十倍,而且威力异常强大,公孙胜刚才试了一下,发现运足真气到手上,可以毫不费力的把手插进石头里,所以此时公孙胜才有如此强大的自信。
  
      就这样,公孙胜背着阿狸,从悬崖下,生生的爬了上来,上来后,二人去了北原城,好好的梳洗一番,换了一身衣服。
  
      “少爷,我们现在做什么去?”阿狸此时一边狼吞虎咽的吃着东西一边对公孙胜问道。
  
      此时看着阿狸的样子,公孙胜微微一笑,样子温和,但语气却异常的冰冷,流露出骇人的杀气,“报仇,血债血偿,我准备去崆峒派,”
  
      去崆峒派做什么?自然是去为齐城等人报仇,此时公孙胜心里的杀意波动已经快要压制不住了,不过在此之前,公孙胜还要找到金毛鼠和沈柔。
  
      不过,这却不用公孙胜担心了,公孙胜和阿狸进了北原城不过一个多时辰,沈柔和金毛鼠就出现在了公孙胜和阿狸的面前,同行的还有叶倾城。
  
      见到两人没事,大家都非常的高兴,沈柔和金毛鼠想要和公孙胜一起去崆峒派报仇,不过被公孙胜委婉的拒绝了,最后几人约定,八月十五在北原城见。
  
      对于这个,公孙胜没有拒绝,他现在神功大成,正好到时候新仇旧恨一起了了。
  
      一个月后,崆峒山下,来了来了两人,男的英俊女的漂亮,此时二人站在山下,有些像游玩的情侣。
  
      这两人就是公孙胜和阿狸了,此时经过一个月的奔波二人终于来到了崆峒派所在。
  
      来到这里,二人毫不停留,视山口那块闲人止步的石碑如无物,刚上山,蓦然公孙胜和阿狸身前,忽地涌出数条人影,一字式排定,横挡在道之中,当先是一个鹰鼻豹眼的老者,后面一列八个劲装大汉。
  
      那鹰鼻老者,身形立定之后,语气阴森的说道:“阁下到我崆峒派有何贵干?公孙胜和阿狸此时止住了脚步,语气冷冰冰的说道:“在下是来寻仇的”
  
      鹰鼻老者一听,不由得勃然大怒,但是此时一时拿不准公孙胜和阿狸的来路,不由得强忍一口气道:“寻仇?不知阁下上我们崆峒派找谁寻仇?”
  
      “何日单,”
  
      “大胆,你是何人,竟敢直呼掌门名讳,”鹰鼻老者此时说道。
  
      “公孙胜。”
  
      “你是公孙胜?”听到公孙胜的话,鹰鼻老者不由得退了一步,“你不是死了吗?”
  
      “阎王不敢收我的命,我又回来了,现在马上去告诉何日单,让他下来领死,不然今天我便屠了你门崆峒派。”
  
      鹰鼻老者闻言不由得勃然大怒,“小辈修得狂妄,”他身后的八个劲装汉子,也是齐齐面现怒色,“呛呛!”连声,把长剑拿在手中,看样子就要动手!
  
      公孙胜见此不由得有些不屑,“凭你们这几块料,也想阻路,未免太不自量了!”
  
      “是吗?那老夫倒要试试,”鹰鼻老者,试字出口,忽地攻出一掌,一般强劲掌风,势如狂涛,拍向公孙胜。
  
      公孙胜此时有心试一试自己现在的功力,当即不闪不避,随意一掌回敬了回去。
  
      鹰鼻老者见此,不由得心中更怒,使出了十二成功力,但是他这一掌刚一接触公孙胜的掌,顿时就感到一股重逾山岳的万钧劲道,猛然反震过来,身形宛若皮球般,被抛出三丈之外,张口喷出一口鲜血,“砰”的一声倒地不起。
  
      其余八个壮汉,见状之下,吓得魂不附体,自家长老竟然连这人随意一掌都借不下。一个个吓得脚瘫手软,怔立当场
  
      此时杀了一人,公孙胜这一个月来压抑的杀意顿时释放了出来,一双眼睛都被杀意激的血红,他此时想起了北原城外的惨状,“你们几个是自我了断,还是要我动手?”公孙胜此时杀意凛然的说道。
  
      八个壮汉,此时自知难逃一死,俗话说得好:“狗急了跳墙!”顿时产生拼命之心,一人动,七人从!八只长剑,齐向公孙胜恶狠狠的攻来。
  
      公孙胜见此不由得冷笑一声,夺命枪出手,一道银芒闪过,传来八声闷哼声,夹杂着金刃破风之声,八只长剑齐齐脱手飞向半空,八个壮汉,捧着流血的手,踉跄而退。
  
      公孙胜跟着跨步向前,身形在八人面前一晃,顿时惨叫声响起,八个壮汉已经倒下了七个,还剩一个失魂落魄的呆立在那里。
  
      “听着,留你一个活口,传话进去,告诉何日单,就说公孙胜来了,让他乖乖等死!”说完,公孙胜一挥手,那个壮汉,便飞了出去,落地后落荒而逃。
  
      见此,公孙胜也不心急,领着阿狸不慌不忙的缓步上山。
  
      崆峒派的议事大厅里,何日单等人正在开会,这时就见一个弟子急急忙忙的充了进来,而且浑身是血,正是公孙胜放走的那人。
  
      “掌门,不好了,公孙胜来了,李长老已经被他杀了,现在他正在来议事厅的路上。”
  
      听到弟子的话,何日单勃然大怒,“什么?来人,去给我杀了他。”
  
      “不劳何掌门,相迎,某来了,”蓦然——两个人影,自议事厅的门口出现,缓缓的走了进来!吓得厅里众人不由一阵鼓噪!
  
      盖因为此时公孙胜白衣染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何日单一扬手止住众人,“公孙胜,想不到你还没死,”
  
      “何掌门没死,我公孙胜怎么能先死,不然我那枉死的几位哥哥可不会放过我的。”说着公孙胜已经来到了近前。
  
      “好啊!没死还不躲起来,竟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看老夫我在杀你一次。”何日单此时气急反笑的说道。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阿狸,你先出去,”说着,公孙胜不等何日单反应,一抖手中夺命枪,便攻了上去,此时大厅里加上何日单有十二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但公孙胜却是丝毫不惧,长枪挥舞,血肉横飞,不过片刻,议事厅里崆峒派就只剩下何日单一人。
  
      “怎么可能?”此时何日单一脸的不敢置信,“你怎么突然这么强大?”
  
      公孙胜可没有兴趣告诉何日单,“当时我落下悬崖时,听说你要把我碎尸万段,今天我就先让你尝尝。”
  
      “不要杀我,”何日单一脸恐惧的说道,但一切都晚了……
  
      公孙胜出了议事厅时,阿狸正无聊的看地上的蚂蚁。
  
      “走了,阿狸,”公孙胜此时说着,牵过了阿狸的手,在公孙胜身后,议事厅的门口处,正往外淌着鲜血……
  
      这些天,江湖上最大的事,就是崆峒派被公孙胜灭了,整个江湖都传的沸沸扬扬,但此时的公孙胜对此却没有什么表示,回到北原城,时间已经是八月初三了,距离吴四海和叶寻的比试也只剩下十二天,这些天,公孙胜一直陪着阿狸,在北原城等着八月十五的到来。
  
      ………………
  
      八月十五。
  
      北原城里,已经被清了场,听雪楼外,四海帮的人,叶家堡的人为了个水泄不通。
  
      外面剑拔弩张,听雪楼里却是气氛平和,公孙胜此时就在这听雪楼中,而且还占了一个好位置。
  
      此时一楼早已清空,吴四海和叶寻站在中间,对峙着,二人此时谁都没有说话。
  
      公孙胜知道,此时场中的两人都在酝酿气势,高手过招,一招分胜负,二人一旦出手必是石破天惊,必将觉出胜负。
  
      气氛越来越沉闷了。
  
      砰的一声,两人动了,强烈罡风,吹的整栋听雪楼都摇摇欲坠,但是此时没有人关心听雪楼会不会倒塌,人们只关心场中那两人的胜负。
  
      烟尘散去,露出了场中的吴四海和叶寻,此时吴四海的脸色呈现紫金色,一身的皮肉萎缩,而叶寻此时虽然嘴里大口大口吐血,但嘴角却带着一抹微笑。
  
      “我赢了,”叶寻说,吴四海没有回答,他只是扯动嘴角,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让后就像石头一样,重重的落在地上。
  
      叶寻见此高兴的大笑,但是却戛然而止,突然一杆长枪,刺入了叶寻的心脏,一名中年男子突然出现在场中,让众人惊的愣住了。
  
      特别是公孙胜,此时他的身体竟然在微微的颤抖。
  
      “父亲?”公孙胜有些不敢置信的想到,然后毫不犹豫的扑了过去。
  
      “阿胜,你长大了,”此时那人抽出长枪,然后对着公孙胜说道,此人正是死去多年的北地枪王公孙止水。
  
      “父亲,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可是你为什么要杀叶寻?”公孙胜此时有些语无伦次。
  
      激动的公孙胜没有发现,公孙止水的眼神突然变得混浊了,“阿胜,快闪开,”
  
      “怎么……”了字还未出口,公孙止水手中的长枪突然刺入了公孙胜的小腹,如果不是公孙止水微微偏了一下,要不然公孙胜就和叶寻一个下场。
  
      “父亲,为什么?”公孙胜不敢置信的问道。
  
      但公孙止水没有回话,此时他的眼中清明与混浊不断反复,突然他大吼一声,浑身鲜血迸射,竟然自断经脉。
  
      公孙止水倒在了公孙胜的怀中,“阿胜,父亲不是有意的,我不受控制,你不要说话,听我说,当年的凶手是叶寻,不是吴四海,叶倾城并不是叶寻的女儿,还有,这些年来我一直被王九重控制着,你现在马上离开这里。”
  
      公孙胜被突然发生的是弄得乱了,“父亲,为什么会这样,王九重是谁?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孩子,不要怪我,我身不由已,”公孙止水此时气息微弱的说道:“王九重是你的外公,但是你要小心他,他是个魔鬼。”说着公孙止水吐出了一口血,然后拼劲最后的力气对公孙胜说道:“孩子,我就要不行了,我死了之后,你把我的骨灰埋在咱们老家的后院,那里有一座新坟,是我给你娘立的,你把我们埋在一起。记住,不要想着替我报仇,”说着公孙止水没有了气息。
  
      “父亲,父亲,”公孙胜此时大声的呼喊着,可是公孙止水却听不见了。
  
      “为什么?”公孙胜有些茫然,见到了自己的父亲,可是刚得到,就又失去,这让公孙胜此时伤心欲绝。
  
      “王九重,我公孙胜此生不杀你,誓不为人。”
  
      “是吗?”突然一阵冷笑传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走了进来,“你想杀我?”
  
      “你是谁?”公孙胜问。
  
      “我就是王九重,”老者答。
  
      “我要杀了你,”说着公孙胜不管自己的伤势就要冲向王九重。
  
      就在这时,突然公孙胜面前出现一个背影,挡住了公孙胜,“你不要冲动,你现在不是他的对手。”
  
      “你又是谁?”
  
      “老夫高飞。”
  
      “高飞,你不是死了吗?”
  
      “你亲眼看见的吗?”那人回头看着公孙胜问道。
  
      “没有,不过是高玉英说的,”公孙胜回答道。
  
      高飞闻言一叹气,“玉英那孩子,唉!”你赶快走吧!,王九重我来对付。
  
      公孙胜刚要拒绝,但突然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
  
      三年后,海边。
  
      一对情侣正在和一个船夫讨价还价,听他们的话,大概是这对情侣想要买船夫的船,不过看船夫的样子似乎是对价钱不是很满意。
  
      如果江湖中人在此的话,见到两人,恐怕会惊讶不止,更会对船夫翘大拇指,这两人正是已经在江湖上消失了两年的公孙胜和阿狸,没有人想到他们会在这里。
  
      买下了船,公孙胜和阿狸站在船上,眺望海的那边。
  
      “少爷,那一天到底出了什么事?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阿狸突然对着公孙胜问道。
  
      “你说那天啊!”公孙胜的脸上露出了追忆。
  
      我昏迷前的事,你已经知道了,后来的事,我没经历,不过从高姑娘那里知道了一些。
  
      在我昏迷后,高飞和王九重在北原城中大打出手,说真的我从来没有想到,武功可以练到那种程度,事后北原城的样子你也看到了,听雪楼夷为平地,半个北原城都被他们拆了,不过最后他们两个却是同归于尽了。
  
      就在阿狸静静听着公孙胜说话时,突然从后面传来了一个声音,“公孙大哥,”
  
      公孙胜和阿狸回头一看,只见一袭鹅黄色衣衫的高玉英此时正站在两人身后。
  
      “高姑娘!你怎么来了?”公孙胜和阿狸问道。
  
      高玉英此时脸色微红,“公孙大哥,我想和你们一起去。”
  
      “一起去,高姑娘,我们要去的地方可是很远很远?”
  
      “没关系,我想跟着公孙大哥,公孙大哥你去哪,我就去哪。”
  
      公孙胜此时和阿狸闻言不由得对视一眼,可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这时,海面上飘来一块竹排,上面一女子,白衣如雪,宛如画中仙女。
  
      看到这人,公孙胜和阿狸不由得瞪大了双眼,“叶倾城?”
  
      两人怎么也没有想到,二人找了三年都没找到的叶倾城会出现在这里。
  
      “我也去。”叶倾城此时说道。
  
      见此公孙胜不由得感到有些头大,这件事到底该怎么处理,好苦恼啊?…………………………………<!--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