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小姐讨厌人类第10章 属于甄夜的颜色,黑猫小姐讨厌人类第10章 属于甄夜的颜色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黑猫小姐讨厌人类 > 第10章 属于甄夜的颜色

第10章 属于甄夜的颜色


  说起来很怪的是。
  明明芷夏三人对上课都没有任何兴趣,也完全没有遵守校规校纪的意思。
  但她们三人却极少不去学校。
  哪怕她们每天迟到、早退、翘课,也至少会去学校晃上一圈,或是待上一会儿。
  原因的话,恐怕连她们自己都很难想明白。
  或许是因为学校是连接她们三人的纽带,如果不去学校了,可能就意味某一人的永久失踪。
  说起来可能有些夸张,但也许她们三人各自,真的是这样想的。
  她们在网络上各自加了好友,却从没有发过私下的消息,她们互相之间想说的话,都从来不会避讳另一人的发在群里。
  这说明她们三人的关系很好?
  也许……
  不尽其然。
  三人的关系就像是璀璨的钻石。
  明明拥有着世界上最强的硬度,却有可能因为一次恰到好处的轻轻触碰,而粉身碎骨。
  所以,三人一直小心翼翼地走着钢丝,尽力维护着这段“友情”。
  至少目前,钻石还处于最稳定的形态。
  接近寒冬,天气愈发地寒冷,和红叶、杨小茜走在一起的芷夏也围上了浅色的围巾,下身当然还是短裙。
  “你最近有偷偷勾搭什么男生吗?怎么感觉心事重重的样子。”
  杨小茜最近改变了风格,戴上了金属的圆形镜框,这非但没有让她拥有傻乎乎的书呆子气,反而让她有种“学妹”的可爱味道。
  再加上她天生肉嘟嘟的脸颊,就像是某种萌物一般,萌的让人欲罢不能。
  “有么……”芷夏也不太清楚自己的表情有没有变化,而露出了疑惑眼神,“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感觉小碳球最近……和平常不太一样了。”
  “和平常不太一样,说的也太模糊了吧。”
  的确,芷夏也知道自己说的很模糊,可说真的,要不是甄夜之前黏得她厉害,她说不定还感觉不出来这细微的不同。
  “我说。”这时,红叶突然说道,“它该不会是发情了吧,你带它做绝育手术了吗?”
  当红叶的最后一个字落下时,场面稍稍寂静了几秒,然后一切又如同往常一样。
  “这个……必须要做吗?”
  芷夏也知道家里养的宠物一般都是要绝育的,不过小碳球一直没有什么夸张的反应,再加上她有点懒,所以一直没有考虑这件事。
  更何况,最近小碳球的反应也不像是发情了。
  “这个……还是要做的吧,在问题发生之前解决它不是更好吗?”
  红叶理所当然地说道,这也是她一贯的行动方针。
  “说的……也是呢。”不是很懂的芷夏有点同意红叶的观点。
  ……
  此刻,正在家附近小巷中闲逛的甄夜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寒气。
  不禁感叹,最近的天是越来越凉了啊。
  再过过要是下雪了,她肯定就不会出来找了。
  而且……
  甄夜回头望着家的方向。
  这么多天以来,她一直都家附近行动,如果去更远的地方,她还有机会回来吗?
  如果她真的“消失”了,芷夏会为她担心吗?
  在这个世界上,她对于她来说,又算得上是什么?
  天空是如此的广阔,大地是这样的深沉。
  在这片由人类主宰的空间内,甄夜算得上什么?
  世界上,没有人会注意一只猫的死活,因为,就像人类也是一样,每天由于各种各样原因死亡的人至少达到了六位数。
  而不经统计的,人类之外的生物逝去的数量,更是一个天文数字。
  她又能怎样呢?
  找到那些拥有特殊力量的人,获得那种力量,她就可以超越这一切吗?
  甄夜对此产生了怀疑。
  不,不只是对她所正在做的事产生了怀疑。
  更是对全部的一切产生了怀疑。
  她的存在是没有意义的,她的存在是没有价值的,每个人,每个人生物。
  活着的一切,逝去的一切,没有什么是不同的。
  莫名的,甄夜感觉天色黯淡了下来,浓稠的阴云肆意涂抹名为“天空”的帷幕。
  为世界划上界限的帷幕承担的超过了限制,生物的舞台开始崩塌。
  就像……
  天空堕向地面。
  一双手,一双充满恶意的、无形的手扼住了甄夜的心脏。
  血液仿佛在此凝固,在崩塌的世界中,甄夜大张着嘴巴,瘫倒地面,腹部剧烈起伏,却没有丝毫氧气进入她的肺部。
  天空、大地与墙壁,在她眼中拧作一团,化作最为纯粹的、恶意的涂鸦。
  她知道的。
  她知道这是什么。
  但是她无法反抗,没有办法,没有能力,甚至……
  没有理由去反抗……
  因为,这一切……
  就是她的内心。
  ——间歇性潜在性抑郁症。
  这是前世的医师给出的诊断。
  果然呐……
  只是换了身体,只是从人类变成了猫,并没能改变她依旧是甄夜的事实。
  本来,本来以为有了芷夏就不会这样了。
  结果,现在看来,这只是自欺欺人么……
  窒息的痛苦将甄夜的身体扭作一团,距离完全的破碎与毁灭,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死在此处……
  死在空无一人的小巷……
  没有人知道她的痛苦,没有人知道她的逝去……
  又或者,知道了又能怎样?
  又有谁在乎?
  或许她就不应该降临在这个世界上。
  无论是对她自己来说,还是对其他人来说。
  芷夏……
  或许会有些难过吧……
  不过,那又怎样?
  养过宠物的人,终究要经历这些的。
  自己终究会被遗忘,终究会被取代。
  但……
  还是不甘心啊。
  哪怕……
  哪怕她命中注定要死在此处,她也想拥有一段真正完美的,属于自己的回忆。
  如果厄运与好运是同等的。
  那么,与芷夏在一起的一年,就已经消耗掉了她所承受的所有厄运,而产生的好运了吗?
  呵……
  这还真是廉价啊。
  但,如果,如果我的好运还有剩余的话,就请把我所想的一切,变为现实吧。
  无论……
  要支付多少的厄运都可以。
  甄夜身体的起伏逐渐趋于平稳,不是由于她的状况有所好转。
  而是因为她的生命特征已经开始消失。
  在熟悉却又不同的痛苦中,甄夜迎来了她并不陌生的死亡。
  就像她所想的那样,没有人来救她,甚至,没有人发现她。
  刚刚闪过的光芒就化为无尽深邃的黑暗,将甄夜吞噬得干干净净。
  又或许……
  黑暗,才是属于甄夜,原本的颜色?
  ……
  回到家中,芷夏面对的,是寂静的房间与半开的窗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