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进化领域第52章 巨树,超进化领域第52章 巨树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52章 巨树


  世界被褪去了颜色,几乎成了黑白的画卷,哪怕江晓枫自己,也依然是黑白的存在。
  而他,正站在了一棵巨树之下。
  江晓枫抬着头,望着身前的巨树,感受到一阵苍茫的气息。
  巨树或存在了很多年月,但此刻已经枯萎老去,在树枝上不见半片的生机。
  他伸出去,将着手心,触及干枯的树皮。
  即刻间,无数混乱而纷杂的呓语,在他的耳边萦绕。
  那喜悦的,那悲哀的,那愤怒的,那恐惧的,为万物真实的心情。
  起风了。
  身前的巨树,渐渐化成了虚无,但飘落了一朵鲜嫩的叶片。
  这朵叶片,出现在他的视野中,为着江晓枫,也为周围所有的生灵——那可见的,亦或不可见的,重新点亮了色彩。
  江晓枫觉得,他在突然间里,触及到一切的真实。
  他看到了牧羊人的身影,但未曾存在于他的身前,此刻站在他身前的,仅仅只是一团模糊的虚诞。
  那些黑泥怪,也是同样的虚诞存在,从一开始,就欺骗了所有人的感知。
  而他的灰色火焰,似乎具备有破除虚妄的能力,所以能够轻易地解除黑泥怪的威胁。
  不过,那些与黑泥怪有所区别的怪物,倒是真实的存在,并且和那只怪手,存在着一样的本源颜色。
  江晓枫低着头,那只怪手,正真实地扎根在他的身体里,在吞噬着他的生机。
  他突然觉得,他的火焰,应该能够对付这只怪手。
  江晓枫伸出还算完好的左手,把牧羊人的那只怪手,给死死捉住。
  他无视了牧羊人惊愕的目光,发出一声低喝,将着原本被压制被熄灭的火焰重新点燃。
  火焰在他手臂上燃烧,并最终燃烧于怪手,还有“牧羊人”身上。
  “牧羊人”很快消失,就如同被灰焰接触到的黑泥怪一样,而怪手,则发出了痛苦的哀嚎。
  “不!”这是怪手的意念,也是牧羊人的声音。
  牧羊人操控着黑色怪物,冲向江晓枫所在的位置,而怪手也在拼命做出挣扎,竟是穿透了江晓枫的身体,并使之流出了恶臭的血液。
  江晓枫也感受到了痛苦,痛苦到他的表情,几乎扭曲!
  但是江晓枫,没有停下他的动作,因为他明白,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交锋!
  他加大了他的力量输出,使得灰色的火焰,猛地裹住了他的全身,就如他刚觉醒能力时的那个样子。
  就在这时,他感受到危险气息的临近,发觉到那额头长有多张嘴巴的怪物——可能和怪手关系紧密的黑色怪物,已经来到他的近前。
  那怪物,猛地将所有的嘴巴合一,并裂开到有他双手撑开的宽度,朝着江晓枫身体咬下。
  也就在这时,在江晓枫的身前,传出来“砰”的一声爆响。
  灰色的烈焰炸开,席卷的气浪,使得他的身体,向着后方摔落。
  摔得江晓枫有些生疼,但他却是露出了笑容,因为那头黑色怪物突然停下了动作。
  忽然,一阵轻风吹拂而过,黑色的怪物被吹成灰色粉末,飘散在了天地里。
  他低着头,看到身前的怪手,却是被灰焰给炸碎,失去了声息,从活物彻底成了死物。
  也就是还有一部分,残留在他的身体里,并似乎……
  正被着他的身体吞噬?
  随着江晓枫的身体,对着怪手残躯的吞噬,他感觉到他身上的伤势,似乎在得到好转。
  最为明显的,便是伤口不再流血,并有些痒痒发麻的感觉。
  不容他想太多,牧羊人愤怒的声音,突然提醒了他,这场战斗还没有结束。
  牧羊人的声音,是从他左侧面的方向传来,离着他大概有十三步远的距离。
  不过,江晓枫却是直接转过身,在正常人的视线里,那里并不存在有什么异常。
  但在江晓枫的视线里,那里却突兀地存在着一个牧羊人,他明白着,这个牧羊人才是真正的牧羊人。
  “你很好!”
  牧羊人很生气,并散发着远比之前要更加危险的气息,带给江晓枫更加沉重的压力,并“召唤”出来更多的怪物。
  切!
  装腔作势罢了!
  江晓枫顶着牧羊人的压力,挺直了腰,更是对着牧羊人,竖起了一根挑衅的中指。
  他发觉到牧羊人的状态,极为糟糕。
  或许是被他摧毁怪手的原因,直接作用在牧羊人的身上,让牧羊人失去了一只手臂,并被某种力量腐蚀了半边的身体。
  如果牧羊人本身的能力,是类似于“巨人”拥有强大肉身,或者是类似于火焰小姐姐是操控火焰,哪怕只剩下一口气,江晓枫也是不敢挑衅的。
  问题是,江晓枫猜测牧羊人的根本能力,是一种虚假的精神诱导,只要他人相信所见为真实,那么一切便为真实。
  反之,只要他人相信一切都是假的,那么一切都是假的。
  而他新掌控的能力,能够看破真实与虚妄,而不再产生任何的惧怕念头,也就是说,他能够将着牧羊人克得死死的。
  牧羊人召唤出来的怪物,冲向了江晓枫,但在快接近江晓枫的时候,便是迅速化成了虚无,无法对着江晓枫造成任何伤害。
  牧羊人渐渐弱化了气息,也渐渐的,失去了所有的愤怒。
  看到这一切的江晓枫,更加确认了他的猜测,并在突然间里,他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如果,他能够将牧羊人捉住,大夏龙雀会给予他奖金吧?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念头一经产生,他就无法将之从脑袋里挥去。
  不知不觉中,他离着牧羊人,就只剩下不到三步远距离。
  然后,他看到在牧羊人的嘴角上,突然挂起了一个讥讽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