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大反贼第14章 苏定方要来了 新,盛唐大反贼第14章 苏定方要来了 新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盛唐大反贼 > 第14章 苏定方要来了 新

第14章 苏定方要来了 新


  婺州、扬州府军失利的消息令天下哗然。
  一些心怀鬼胎的唐王朝宗室开始留意江南道睦州这个地方。
  李治在朝堂上大发雷霆,贬斥官员,太尉长孙无忌也难辞其咎,因用人不当罚俸半年。
  而此时一间昏暗的囚牢里,崔义玄正一脸愤然地瞪着章叔胤,义正言辞地说:“老夫身受皇恩,岂能受你这贼子蛊惑?”
  “崔使君当年不也是反贼?你反的了隋,为何我就反不得唐?”章叔胤嗤笑一声,崔义玄出身瓦岗,也好不到哪里去。
  “隋炀帝倒行逆施,人人得而诛之,而今圣上仁德,反唐乃是逆天而行。”
  崔义玄气得胡子一抖一抖,最恨别人提起他的过往。
  章叔胤低下头没有说话,崔义玄以为他受到感化,继续说道:“你若幡然悔悟,老夫未必不能保你一命。”
  “保我?你可听过我的言论?我要推翻皇权,谁能保我?这种玩笑话就不必说了,今天我便与崔使君探讨一下反唐。”
  章叔胤也不嫌脏,直接坐在崔义玄面前的空地上。
  “推翻皇权?”崔义玄愤怒地盯着章叔胤,森然说道:“难道你想让大唐再起纷争?天下重回春秋战国争乱?”
  章叔胤摇摇头:“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而不是李唐的天下,推翻皇权,并不代表天下会乱。由皇权主宰的国家,命运集中于一人身上,若是皇帝昏庸,则国家衰败,民不聊生,百姓揭竿而起,异族乘势入侵,多年辉煌必然毁于一旦。”
  他说的也是今后唐朝的命运,很客观也很真实。
  “长痛不如短痛,不如没有皇帝,谁都可以参与决定国家命运。”章叔胤顿了顿,将心里话一吐为快。
  崔义玄愣了许久,这般大逆不道的话,他听了却找不到反驳的地方。
  章叔胤也没有为难崔义玄,第二天就放了他,顺带房仁裕也一起放了。
  毕竟这群人打心底认同李唐,再没有契机之前,招降意义不大。
  永徽四年十一月,苏定方被任为江南道行军总管,率领江南道府兵征讨反贼。
  章叔胤得知消息的时候,惊得头皮发麻,这次是真的把老虎撩来了。
  跑路吧!这还等啥?
  其实,他也从未打过在江南道发展的心思,只因这里太危险。
  斟酌良久,他决定向南发展,前往岭南道。
  因为岭南道不一样,那里山高地阻,又背靠安南,不利于大规模作战,可以借地理优势以游击战术抵挡唐军。
  趁着大军还未到来,留在睦州的最后几天,章叔胤找到了陈硕真,告知自己的想法。
  陈硕真向来对章叔胤言听计从,当即召集义军,传达自己撤离江南道的想法。
  “首领,我们好不容易打下睦州,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有人开口质疑。
  章叔胤好想抽他两嘴巴,完全睁眼说瞎话,怎么打下睦州,心里没点数吗?
  “就是,就算要逃,也不能逃去岭南道这种不毛之地啊。”
  “听闻岭南道还有野人。”
  ......
  结果义军没有多少人愿意离开江南道,甚至连陈硕真也产生了动摇。
  “叔胤,真的打不了吗?”陈硕真满怀期待地望着章叔胤,小声问道。
  “那可是苏定方,就算比他多一倍人,我都不敢与他为敌。”章叔胤翻了个白眼。
  一次义军集议吵翻了天,可惜章叔胤也劝服不了想要攻打其他州县的义军。
  他们已经被前几次胜利冲昏了头脑。
  陈硕真也只得答应留在睦州,她不忍抛下这群人独自前往岭南。
  章叔胤感觉前所未有的心累,无奈之下,他只得私下里找到陈硕真,语重心长地对她说:“硕真,你若不想走,我也留下来,江南道这边情势有些紧迫,三十万大军压来睦州,我们这些人完全吃不消,所以不能与府兵硬碰硬,只能采取游击战术。”
  “该当如何?”陈硕真期待地望着他。
  “派一部分人暗中前往岭南,发展根据地,最好是你亲自前往,不然我不放心。”
  章叔胤怕陈硕真留在江南道出事,若她一死,所有人全完了,只能将她放在安全的地方。
  “可是,我若走了,江南道这边怎么办?你们若出了事,那我岂不是不仁不义之人?”陈硕真摇摇头,有些不情愿。
  “正因为如此,你才更要前往岭南道,为兄弟们开拓一片安宁的大后方,让兄弟们无后顾之忧。”章叔胤看着陈硕真犹豫的面容,淡淡一笑,“何况,硕真你别忘了,我还有火药。”
  陈硕真眼睛一亮,斟酌良久,才重重点头:“行,叔胤,江南这边的事情就交给你,我马上再召集所有义军,传达命令。”
  再一次被召集而来的义军,听说了陈硕真的打算,都没有异议,而章叔胤也成了江南道最高负责人。
  下午的时候,章叔胤回了山寨,又为元灵道长分配了许多工匠,要他务必在三天之内,赶制万斤火药。
  炼铁厂里,章叔胤下达了一批人跟随陈硕真前往岭南的指令,工钱翻倍,除了少部分人不愿意以外,其他人全都欣然接受。
  章叔胤选了一批年轻体壮的工匠去岭南道,剩下的人继续研制火枪。
  目前,钱广已经做出两把火枪,射程能达到五十步。
  章叔胤取了火枪,又返回了山寨。
  他用过饭后,找到了薛万彻,看到薛万彻云淡风轻的模样,不由大为惊讶:“薛公,苏定方大军就要前来,为何你一点都不紧张?”
  “苏定方?哼,某成名的时候,他还在穿尿布,三十万大军又有何惧?”薛万彻冷笑一声。
  章叔胤有些尴尬,目前苏定方虽说战绩平平,可他在今后的史书上那是百胜之将啊。
  看着薛万彻自傲的模样,他忧心地说:“薛公,不可掉以轻心啊,那可是府兵,手持马槊,身穿明光铠,你看看我们的义军,还有一半人拿着木棍,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这仗没法打。”
  “郎君,你错了,两军对垒,确实没法打,可若是偷袭呢?”薛万彻目光一凝,悠悠说道。
  “难道薛公也想?”章叔胤略一沉思,忽然恍然大悟。
  “哈哈哈......”两人一起大笑起来。
  “薛公,我有十六字兵法方针,可供参考。”
  薛万彻没有在意,心想一介书生哪里懂得兵法,出于礼貌,他还是说道:“洗耳恭听。”
  “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
  薛万彻瞬间愣住了,一字一字品味,半响之后,兴奋地拍着手掌。
  等他回神时,章叔胤已经下了山。
  童文宝驻扎在山下操练义军,见章叔胤来了之后,恭恭敬敬地抱拳:“军师!”
  “操练的如何?”章叔胤点点头,望了一眼两万人的方阵。
  “尚可,义军大多老实,极少有偷奸耍滑之辈。”童文宝回应。
  “很好,继续操练,不可松懈。”章叔胤说完就走了,对于童文宝,他还是放心的。
  忙完这些事情以后,他又通过暗号在山寨后山树林,召集了江南道锦衣卫小旗。
  一个满脸胡渣的汉子地走到他身边:“主人!”
  “告知江南道所有兄弟,待苏定方大军赶往睦州时,组织各州起义,战斗一打响,到时各州防备空虚,正好可以乘虚而入。”
  章叔胤没有废话,传达了自己的指令。
  汉子领命而去。
  其实,他思考过,为什么仅仅睦州的义军都能发展到这个地步,原因还是百姓生活太过困苦所致。
  江南道其他州县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作为鱼米之乡,承担了最重的赋税,而贪官污吏层出不穷,士绅又将税赋转移到快吃不上饭的百姓头上。
  一旦有人起事,百姓很容易跟着造反,造反还可能活下去,不造反只能等着被吸干骨髓。
  所谓的盛世,其实已经败絮其中,除了强大的唐军如金玉般在外掩饰。
  这也是今后安史之乱,李唐被占据半壁河山的原因。
  不破不立,世间毁誉,身后骂名,章叔胤在这一刻都打算从容面对。
  这一天晚上,李华思索了很久,终于还是叩响了章叔胤的房门:“你若要对抗唐军,算我一个,我有武功底子。”
  章叔胤打量了她很久,低声说:“你若想报恩,活着便是,沙场向来马革裹尸,莫说是我,就是薛万彻也不见得能活下来。”。
  “我恨大唐,这条命本就是为复仇而活。”李华垂着头,月色恰好袭上她的笔尖,晶莹如玉。
  “抱着这种想法,我保证你在战场活不久。算了,你留下做我亲兵。”章叔胤看着她那张倔强的俏脸,还是答应下来,有她在,李仁也不会轻易生其他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