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即上仙九十六 穷途末路小鬼头,生即上仙96 穷途末路小鬼头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生即上仙 > 九十六 穷途末路小鬼头

九十六 穷途末路小鬼头

次日晴空万里,春风城中艳阳高照:“通通通、通通通、呜哩哇啦呜哇哇——”
  
  “锵锵锵、锵锵锵、七个隆咚锵锵锵!”
  
  正是锣鼓喧天,彩旗招展,春风城的百姓们唱着歌跳着舞热烈庆祝并以全城狂欢式游行:“吾皇万岁——吾皇万岁——”
  
  是的就在昨夜,历经了整整三年艰苦卓绝的抗鬼战争之后春风城中那一只该死的鬼终于被成功灭杀了:“太子殿下千岁——皇后娘娘万岁——吾皇万岁万万岁——”
  
  春风城终于迎来了解放,百姓享受着久违的和平,一路抛洒着美丽的鲜花,激动的热泪流成了河:“大殷皇朝万岁——大殷皇朝万岁——”
  
  是啊,首先我们要感谢大殷皇朝英明神武的皇帝陛下、皇后娘娘、太子殿下以及:“佛子万岁——圣僧万岁——”
  
  当世着名佛子,此役居功至伟。
  
  是他、念天下之疾苦,哀民生之多艰,怒恶鬼之暴行,动侠义之心肠,这才经由帝后联同太子殿下共同邀请出山并于皇城特别委派而来,一路上不辞辛苦地坐着一辆骡车:“呃喷!!”
  
  所以那鬼说愚蠢的人类,骡二大爷也是这样认为。
  
  现在传出的消息就是四个字:佛子灭鬼。
  
  其他人都是辅助,配角,庸才,闲人,今天真正的英雄大人物只有一个就是:“朱富贵!朱富贵!朱富贵!朱富贵!”
  
  头衔那就不用说了,讲究起来好几十个,现在又额外添加一个缉鬼能手、春风城缉鬼大队大队长!
  
  大黄也无语。
  
  一辆骡车穿过鲜花遍布的街道,任随四下山呼海啸,高高在上独有一人:“哗——哗——”
  
  “白痴!”
  
  当然就在这光天化日之下,万人之中,小鬼头化身为一青衣小厮:“蠢猪!”
  
  “呸呸呸!”
  
  冷眼看一时,小鬼头咬牙切齿走开:“气死我啦,什吗世道!”
  
  ……
  
  ……
  
  很明显,小鬼头已然气急生疯。
  
  事实如此,哪怕就算是昨夜被那贱人一掌灭杀小鬼头也不会这样出离愤怒,因为人家那是凭借着自己的真本事,真功夫,而这一头白痴外加蠢猪小鬼头是真心不服——
  
  凭什么?
  
  凭什么他寸功未建,功劳尽揽?
  
  凭什么他恬不知耻,风头尽出?
  
  能者下,庸者上,平者随波逐流只知欺下媚上,人类的世界总是这般荒唐可笑:“哗——哗——”
  
  人如潮水般哗哗涌过,街上只余小鬼头一人。
  
  那是去春风府衙门前,开一个超大型庆功会。
  
  为那一头猪。
  
  原本小鬼头才是春风城最大的名人,现在春风城最大的名人是一头猪:“朱富贵是吧?”
  
  小鬼头冷笑,走向城隍庙:“你、第一个死!”
  
  ……
  
  ……
  
  城隍庙里,空无一人。
  
  庙外法阵也撤了,总算蒙混过关了,小鬼头心说。
  
  小鬼头转了一圈,没有进去。
  
  一个人要想活得足够长久,那么就必须活得足够谨慎,这句警世名言适用于三界六道,小鬼头彻底冷静了下来。
  
  小鬼头离开城隍庙,走向城中最大的一家药铺,准备去买一味药。
  
  一味治病的药,药名叫作砒霜。
  
  因为午时春风城府衙大门前的广场上会有一次超大型的庆功宴,有几万个人参加,会支上百十口锅,就在庆祝表彰大会以后——
  
  一口锅里,一包砒霜。
  
  买一百包应该够了吧,小鬼头心想。
  
  当然小鬼头不大识数,更不识字,所以要问人买,所以变身青衣小厮。
  
  药铺。
  
  街上空无一人,药铺有人值班。
  
  值班的人是一个老头,靠坐在一张椅子上,拿着一张报纸在看。
  
  准确地说告示,官府发的布告。
  
  小鬼头光明正大走了进去,给他鞠了个躬,客客气气说道:“老人家,我买药。”
  
  老头目不斜视,淡定地说:“你有病吗?”
  
  小鬼头心下恼怒,只不动声色:“是啊,我有病,所以我要买药。”
  
  老头目不斜视,把手一伸:“单方拿来。”
  
  “没有单方。”
  
  小鬼头一脸坦然:“我买砒霜,买一百包。”
  
  “你买砒霜,要一百包?”
  
  老头忽然起身,正视来人:“好一只恶鬼余孽,原来你想要下毒!”
  
  小鬼头大吃一惊,退后两步:“你怎么知——”
  
  “你自己看。”
  
  老头一掷那纸将其怒摔在柜台上,冷笑说道:“恶鬼伏诛,犹有余孽,一旦现身城中,人人得而诛之!”
  
  小鬼头看过一眼,镇定说道:“老人家,我不是恶鬼余孽,我是酒楼的伙计。”
  
  老头冷笑,伸手一指:“你不是人,你是只鬼!”
  
  然后果断抄起一方砚台猛力掷出:“啪!”
  
  砚台准确地穿过小鬼头的身体砸中了药铺的大门:“来人呐——来人呐——”
  
  老头开始大喊大叫:“恶鬼余孽!恶鬼余孽!”
  
  小鬼头迅速跑路!
  
  身后:“咣!咣!啪!啪!”
  
  想是不明白,骂也来不及,前脚刚刚跑出门左一黑锅右一破碗面前就是烂菜叶子臭鸡蛋:“鬼东西鬼东西!打死它打死它!叮咣叮咣噼里啪啦——”
  
  一时喝骂声四起,连同秽物屎尿齐下,左邻右舍街坊纷纷现身齐齐上阵尽皆老头老太大爷大妈:“恶鬼余孽!恶鬼余孽!抓鬼啊抓鬼啊!就是它就是它!”
  
  小鬼头抱头鼠窜!
  
  好在阴身虚体,这才逃过一劫。
  
  一个无人角落。
  
  小鬼头身隐形匿,咬牙切齿,再一次被成功激怒!
  
  当然了,这是一种羞辱,彻头彻尾的耻辱!
  
  奇怪的是,却是哪里漏出了马脚?
  
  冷静啊冷静,冲动是魔鬼,小鬼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并且开动脑筋仔细思考——
  
  身形、声音、语气、态度,分明完美无缺,没有任何破绽。
  
  难道药买多了?
  
  是的,药买多了,一百包砒霜都得有两百斤了,这又不是买米买面,再愚蠢的人类也会怀疑。
  
  怎么办?
  
  小鬼头眼珠一转,又想出一条妙计。
  
  ……
  
  ……
  
  白煞大妈出现在大街上,手里还拿着根鸡毛掸子:“鬼呐?鬼呐?”
  
  身穿白色大褂,白鞋白裤白袜子,头戴一顶白色棉帽:“你这只该死的鬼!给老娘滚粗来!”
  
  正是白煞大妈,没有丝毫破绽:“桀桀桀桀~~桀桀桀桀~~”
  
  同时小鬼头以长舌吊死鬼悍然现形:“啪!”
  
  不过区区一只恶鬼余孽,白煞大妈高举鸡毛掸子恶狠狠打下:“鬼东西,去死吧!”
  
  然后街边众人亲眼目睹小鬼头被一鸡毛掸子打到灰飞烟灭,而白煞大妈得意大笑:“哈哈哈哈哈哈——”
  
  “啪!”
  
  黑煞大爷忽然现身,招牌式的高粱笤帚:“白痴!”
  
  黑煞大爷一笤帚便把白煞大妈打成了一只青面獠牙鬼,冷笑并以指点骂道:“竟敢冒充俺家老伴儿?我呸!你这只不要脸的鬼!”
  
  然后笤帚打鬼,一举将其扫灭:“恶鬼余孽,你去死吧!”
  
  “好!啪啪啪啪——”
  
  城主大人现身,鼓掌微笑说道:“鬼搭台,人看戏,正要做足全套,真是一出好戏。”
  
  黑煞大爷大惊失色,掉头便跑!
  
  然而城主大人身遭还有一干捉鬼降妖的高手:“咄!”
  
  关键众多高手之上还有当朝着名哒佛子大哥,但见他一记指叱便就把那冒充黑煞大爷的恶鬼余孽活活定死当场,并且再次发动了那一式从天而降的如来神掌:“轰!!”
  
  ……
  
  ……
  
  这一次,恶鬼余孽终于被消灭了,在场所有人包括携手而来的黑白双煞全都欣慰地笑了:“咣!咣!啪!啪!”
  
  街边一名老太,正被拳打脚踢:““鬼东西鬼东西!打死它打死它!叮咣叮咣噼里啪啦——”
  
  一切幻象分身消失,只有这一群老头老太大爷大妈神勇如常:“恶鬼余孽!恶鬼余孽!抓鬼啊抓鬼啊!就是它就是它!”
  
  小鬼头抱头鼠窜!
  
  这一次更严重,黑狗血、童子尿、臭婆娘的裹脚布伴随一路,外加狗撵鸡啄驴蹶猫挠~~
  
  为什么?
  
  小鬼头实在想不明白,心说为什么啊?
  
  真正的耻辱,暴走的边缘,就在小鬼头彻底失去冷静并且一脸抓狂的时候:“啪嗒。”
  
  天上掉下一面镜子。
  
  小鬼头看天。
  
  天还是天。
  
  小鬼头看地。
  
  镜中一头。
  
  头上一字,额头正中:鬼。
  
  如若顽童涂鸦般地蹩脚,雪白的额头漆黑的大字:鬼。
  
  那字擦拭不能除,并且涂抹不能掩,究极变化不能去,变出帽子也一般:“鬼、鬼?”
  
  小鬼头怔住。
  
  心说,哪里来的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