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九世之蝴蝶吻10 新,查理九世之蝴蝶吻10 新_小说同人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在做了全身检查、确定没有落下任何后遗症后,姬西琳风风光光地出院了。
  并由唐总一路贴身护送,回到了唐总的大别墅里。
  期间林恩冉礼貌观礼,不断以眼神示意唐总细腻护花,要求服务体贴入微,保证姬小美人儿身心舒爽,努力创造“正在走主线剧情”的绝美氛围。
  她当然也觉得自己存在碍眼,可是不在旁边站着监督唐晓翼,林恩冉就觉得不放心,她担心这位大爷一个转手就又把姬西琳往警察局送了!在唐晓翼眼里,姬西琳就等于失踪人口!失踪人口就要送警察局!
  回家的时候就更难受了,好不容易把姬西琳塞进副驾驶,林恩冉假装没看见唐晓翼的脸色,爬上后座就开始玩手机,眼观鼻鼻观心。可是她不去碰瓷,自然有人主动找她碰瓷。
  车开了没多久,前面就有人说话了。
  “那个……我们这是去哪里啊?”娇俏清灵的女声,音色纯净,像是山间从未被污染的溪流,潺潺叮咚,清脆自然。
  不愧是女主角,声音都是有buff加成的。
  林恩冉继续玩手机,可是前面的唐晓翼仿佛真的进入了司机状态,一句话也不说,弄得提问的姬西琳很难下台。
  想了想,不忍心继续这么晾着女主角,但她说话也不合适,于是林恩冉微微翘起脚尖,踢了唐晓翼的座椅一下。
  唐晓翼接到信号,开口道:“我家。”
  “咦?咦?”姬西琳顿时把准备好的台词一口气说了出来,“您家?这、这不太好吧?本来住院的时候就已经很麻烦您了,如果再住在您家的话,那我可就是罪孽深重了……”
  嘴上说着罪孽深重,眼睛里闪烁着的可是遮也遮不住的喜悦呢。
  这个女主角是把所有人都当成不会读眼神的傻子了吗,这么直接的把情绪表现了出来……
  看唐晓翼不显山不露水的表情,大概是信了姬西琳的说辞了吧!他现在肯定觉得姬西琳不仅漂亮可爱,还懂事乖巧,是个好女孩~~
  林恩冉宁愿唐晓翼在姬西琳面前丢光所有的智商,安安心心做姬西琳的舔狗就好。
  就像是为了配合林恩冉心中为他们两个定下的浪漫剧本一般,唐晓翼点了点头,后视镜里的他眼神古井无波:“哪里,若是放任您在外面乱走,那才是真的罪孽深重了。您就安心在我家待一段时间,等调查结果出来再走也不迟。”
  林恩冉自动把这番话理解成了“欢迎你来我家,欢迎长住”,正要暗自捧心庆幸计划成功了一部分,姬西琳却抓住了唐晓翼话语中的重点。
  她表情变得僵硬起来,眼神及时转换成了“疑惑”:“如果我没听错的话,您刚刚说的是……调查结果?什么调查结果?”
  这时正好碰上一个红绿灯,唐晓翼停下车,手扶在方向盘上,眼睛瞟向姬西琳。
  “我未婚妻对您的调查结果。”
  被点名的林恩冉顿时全身寒毛乍起!
  她完全可以把这句话理解为先行判刑!
  没有爱上姬西琳的唐晓翼可以说这句话,但是爱上姬西琳的唐晓翼会因为这句话而逼死林恩冉!
  因为他爱的人(姬西琳)并不喜欢林恩冉!已经不喜欢到了“一听到林恩冉相关就会倍感不适”的夸张程度!
  而有着霸总人设的唐晓翼,可是会为爱人消灾解难的强大男主角!林恩冉让姬西琳不痛快了,他自然有更加厉害恐怖的手段来折磨林恩冉。
  而姬西琳具体对林恩冉厌恶到什么地步了呢?原作里是这么写的:
  “姬西琳一听见那个女人的名讳便觉得不舒服,更不要提见面,那个女人身上的脂粉香气可以熏死她”
  “听说这场晚宴是林家举办的,姬西琳就已经打了退堂鼓了,可是既然唐晓翼说他会保护她,那她也没理由不去了”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原作里的姬西琳对于林恩冉的讨厌可是实打实的。
  说来也怪原主太狠太幼稚,处处针对可怜小白莲姬西琳,姬西琳会对林恩冉感到生理性不适也正常。
  回忆起这些,林恩冉看向唐晓翼的眼神里就多了一分可怜兮兮:请您嘴下留情,不要给我的后半部分的剧情增加危险性……
  她现在这么努力拼命无非是为了保全性命。
  助攻成功后,自觉退出剧情,安安稳稳地过完下半生——这便是林恩冉全部的雄心壮志。
  至于后部分剧情里唐晓翼和姬西琳相爱相杀,那就和她林恩冉没有半毛钱关系了!
  你俩爱虐↑恋↓情↑深就虐他个昏天黑地,爱相携白首那就白他个霜雪满头,我林恩冉潇洒快活赛过活神仙喔。
  唐晓翼接收到了林恩冉的眼神讯号,忽然闭口不说话了。
  在接下来的路程上,不论姬西琳如何试图引发话题,唐晓翼都没吭声,闷头开他的豪车。
  多次尝试无果后,姬西琳也不自讨苦吃了,索性闭了嘴。还车内三人一个安静的行车环境。
  车一驶进这座豪华小区,林恩冉就很没有骨气的贴在车窗户上,双眼闪闪发光的看着窗外——噢噢噢噢,这可是真实存在的富豪社区哦……
  园林景色精致,绿树成荫,鸟语花香。家家户户都有很宽阔的庭院,每户住户之间隔得很开。柏油马路修得又宽又直,四辆车一排走都不嫌挤。整个小区都很安静,听不到什么人声。
  林恩冉顿时觉得这一趟来得值了。
  拜托,穿越之前她就是个小白领,拿着普通的工资租着普通的公寓,小小的蜗居就够她一个人生活,老家的房子也是老式的三室一厅,谈不上多宽敞。如今这般真实的近距离接触到富豪社区,林恩冉内心的幸福感可以说是呈爆炸式曲线增长……
  一想到等会儿她还要住进其中的某一栋别墅,林恩冉就觉得普天之下她最幸福了~~
  请用资本主义疯狂腐蚀她吧!
  宾利在一栋别墅前停下来,唐晓翼先帮两位女士搬行李——主要是帮姬西琳,林恩冉就一个小包包,艰苦朴素得不得了。
  她觉得有点奇怪:唐总一个人住着这么大的房子,难道没请佣人?
  也许是看出了林恩冉的疑惑,一左一右各自提着行李箱和收纳箱的唐晓翼解释道:“家里只有一位打扫卫生的钟点工,做饭洗衣什么的都是我自己在做。”
  哦,明白了,居家好男人啊。
  林恩冉看了走在后面的姬西琳一眼,拍了拍唐晓翼的肩膀:“以后嫁给你的女人肯定很幸福。”
  唐晓翼嘴角勾了勾,没说什么。
  开门进去,灯是传感的,自动亮了。从玄关到客厅,再顺着楼梯往上到二楼,整栋别墅的灯次第亮起来的场景实在是很震撼。
  鞋柜里除了唐总的名牌皮鞋外,只有一双深蓝色的拖鞋和一双明显小了一号的粉红色拖鞋,林恩冉很自然的把粉色拖鞋递给姬西琳穿,自己找了鞋套出来套上。
  唐总家里不常来人嘛,只有鞋套,没准备多余的拖鞋。
  没人招待她,唐晓翼又在帮姬西琳收拾东西,林恩冉便自己在别墅里逛了起来。
  一楼是客厅、餐厅、开放式厨房和琴房,还有一面很大的落地窗,通到外面的花园去的。顺着铺了地毯的楼梯上去二楼,有四间客卧、一间主卧,还有一间办公用的书房,走廊尽头则是一间很大很大的储藏间。
  林恩冉考察般的转了一圈,暂时不想去参观卧室,书房这种满是商业机密的敏感地方她也不敢去,就只能钻进储藏间探宝了。
  出乎她的预料,储藏室里意外的井井有条,想象中的灰尘遍布、杂物堆砌是完全不存在的,所有东西都被装在大纸箱里,整整齐齐地码在一起。
  ……就像现在的唐晓翼一样。
  所有都是完美的。西装一丝不苟,领带夹永远夹在固定的位置,不会偏离一分一毫;大背头梳得官方化,透出绝对的禁欲和商业性;就连说话时嘴角张开的弧度,都仿佛被量角器测量过般的中规中矩。
  林恩冉倚着门框,打心里感到困惑:
  《查理九世》原作里飞扬跋扈的少年唐晓翼,到哪里去了呢。
  像是受到了某种力量的驱使,她弯腰在这些大纸箱之间搜寻起来。
  秘密总是安静的、不显山不露水的。藏起秘密也一样,只需要把它放在一个角落,然后用其他东西挡住,看不见就想不起来。
  触及唐晓翼的秘密。
  在众多大纸箱之中,露出了一个盒子的一角。
  林恩冉费力地把大纸箱们清理开,便看见了盒子的全貌。
  这是一个漆黑漆的木盒子,老式锁,祥云形状的锁盘上嵌着四个数字轮盘。林恩冉抱着盒子,先试着拨到唐晓翼的生日。
  不对。
  林恩冉摸出手机,查了查日历——原主对唐晓翼已经痴汉到把与他有关的一切日期都标注在手机日历上了,林恩冉也是因此才知道的唐晓翼生日。
  羽之冒险队建立日期?到底是输他和朋友们初遇那一天的日期还是羽之冒险队在世界冒险协会注册登记的日期?
  都试试吧。
  这两个日期也不对。
  难道……
  林恩冉迟疑着伸出手指,将轮盘拨到了原主的生日日期。
  ……
  果然也不对。
  唐晓翼根本就不在乎她耶,怎么可能这么重要的盒子、密码会是她的生日嘛……
  确认过后,林恩冉松了口气,注意力重新转回到“密码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上。
  她忽然抓住了线索,深吸了一口气。
  对着日历调到那个日期,林恩冉拨动轮盘的手指甚至都微微颤抖着。
  “咔哒——”一声,锁,打开了。
  林恩冉犹如脱水的鱼一般,全身骤然松弛下来。她蜷起双腿,按了按太阳穴。
  她刚刚输入的日期是——羽之冒险队最后一个队员于飞飞的逝世日期。。
  也就是,羽之冒险队宣告解散的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