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德年第三十四章 喝酒的效果 新,正德年第34章 喝酒的效果 新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正德年 > 第三十四章 喝酒的效果 新

第三十四章 喝酒的效果 新


  大年二十九,在一个很奇怪的地方,举行了一场很隆重的酒宴,之所以说奇怪,因为是在锦衣卫的诏狱,这个地方基本是关就关一辈子地方,之所以隆重,因为这场宴会的组织者,是当今圣上朱厚照,还有两个刚过两岁的皇子,朱无败,朱宝宝。朱厚照,在开场的时候说,各位,都是各路豪侠,进京帮朕除去反王朱厚熜,和蒋夫人的。朕本人,朱厚照在此,谢谢大家但是,朕不是无情君王,自古都说“最是无情帝王家”朕不是。朕知道你们来都是各位重臣,各为忠臣所请。但被朕自己拒绝了。朕不希望那句话发生在朕和朱厚熜之间,朕觉得自己有能力在不伤性命的条件下,说服他们,所以委屈大家了,今天朕摆酒宴,就是想说朕,需要你们去做更大的事情,去驱逐外敌,所以今天朕只说一句,“君无戏言”各位等着朕的召唤,用不了多久,各位就可以一展抱负。好请大家喝酒吃肉,朕今天不便相陪,有朕两个儿子,一个是朱宝宝,一个朱无败,两个陪你们喝。喝个痛快。朕这杯,朕先干了,再会。说完一杯酒下肚,回宫了。
  这下拽了,两个两岁大的小屁孩,站在了正座的桌子上,一人一杯酒,宝宝道,各位,今天我们两兄弟陪各位大侠喝酒,一对一,来。那场酒宴太NB了,从那以后,行走江湖的没有不知道宝殿下,不败殿下的。有幸参加过的侠客,剑客跟自己徒弟儿孙的第一句话就是,先喝三杯,没感觉,好,好孩子。再说传授。为什么,简单,当年‘诏狱宴’谁不是先上三杯。再开始轮流喝,两岁,喝倒天下英雄,后来多少超级高手扼腕,后悔没有机会,所以,宝殿下,不败殿下出关前摆英雄宴,到场的基本无弱手,整喝了一天,不败畅笑出关后跟多少英雄,一天一夜,扫了鞑靼,后来在呼和浩特的英豪墙上,那是怎样的辉煌,尤其是参加过两次的,那绝对是泰斗级人物。一句,‘我是参加过诏狱宴’的,谁不礼让三分。那时候大家都知道了,国就是家,家就是国。所谓‘国家’。那顿酒,喝的几个娘娘心疼的,没法,让伍文定派人去看看,结果也喝进去了。说朱厚照,不败无所谓,宝宝可是是五个娘的孩子,出点什么差池,怎么跟兰竹说呀。朱厚照没吭声,谁也不敢再吭声。
  不久,杨慎听说了,这个后悔呀,不行得喝,喝死也得喝一场,然后有了,‘西南宴’当时是连司令员到走卒,没有高低,没有民族就一个字,喝。没酒了,自然有人送谁送都是抢着去。整个昆明府喝的,全是一家人,以后谈事容易了,喝酒。钱,杨慎拿了所有积蓄连衣服佩玉,王磊除了司令部,都拿去,结果,没拿,民众一看这几个最高官员穷成这样,送,好官啊,后来土司很收敛就是知道了,别看平常看起来是你的狗,但,不是没有血性,一旦破了底线会迅速的变成獒。后来杨廷和去信给杨慎说他不该轻薄。结果杨慎洋洋散散的几千字说明了这顿酒得到的好处,最主要是加强了国家的凝聚力。杨廷和思考了很久让人给他拿酒,那晚他醉了也悟了。他心里多了一个‘情’字。原来一直以来自己忘了自己,人的本性。陛下没忘,所以他会为一个女人写灭天诏,会阻止那些去伤害朱厚熜的人,会跟自己说一切都过去了,从来没有疑惑过自己的决定。会让自己儿子去边廷任高级指挥官。那天开始,杨廷和变了,一辈子生硬的他会跟自己妻子说一句,都老了要注意身体。学会从善如流了。
  朱厚照自己是想到了这场酒宴的效果,要不是他不会亲自出面,但,没想到效果这么好,居然把民间势力凝聚了一些,这对以后绝对是好事。王守仁找到了他问,陛下,这样是一个不错的办法,但为什么宝殿下和无败殿下居然可以喝那么多酒?不会对脑子有损害吗?朱厚照笑笑说,有一种药可以解酒,之前我就让无败他们都喝了些,还带了些。再说,现在的酒度数不高,偶尔一次,问题不大,加上宝宝的体质跟一般人不一样,所以没事。不过我也是奇怪,我的孩子都早慧,不知道是不是好事。王守仁也觉得的确有点过于早,再想想自己的两个孩子。资质很一般道,不好说,但应该不是坏事,但对未来皇位传承,可能需要陛下早做准备,这个,我倒不担心,朱厚照说,我准备从他们开始搞议政制,试一试。我不想等我快死了才传位,我是这么考虑的,等他们成年,我就把所有事情都交出去,让他们一起接,然后什么事情商量着来。。
  皇帝这份工作太苦了,这些孩子不一定喜欢,反正我是不喜欢。王守仁觉得这应该是朱厚照的心里话。他之前所有的折腾都是因为不喜欢。所以他很好奇,陛下那是什么力量让你有了如此大的转变?朱厚照思索了一下,你知道我死过一回,在那时我看见了很多东西,看见我大明亡国,看见这世界上其他的国家在我中华烧杀抢掠,看见我们之后的王朝亡国,看见倭人在我中华,就在南京,就残忍的杀死了近五十万我中华人!所以,我清醒之后觉得趁一切还来得及,我要做点什么,我要改变那些惨不忍睹的局面,我要从我开始就改变世界的格局,这会是个漫长和艰苦的事情,但趁我知道,我就有了先机,所以老王我需要你们的帮助。我们必须得上下一心尽快的迈出关键的一步,就像我跟你说的,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今后一直到死后我都会为之努力的事情,我要灭了倭国。王守仁深吸一口气,陛下,真有这么样的事?对,朱厚照继续说,最多再过二十年,倭寇就会成为我们最讨厌的敌人。我给你们看过那张残图,那就是我中华很久以后的国家地图。老王啊,你是我大明当今第一名将,也是最后一个圣人,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我无视文官们的勾心斗角,不是我重武轻文,而是我怕时间不够,我玩命挣钱,你应该知道,百芳斋,宝宝爱,都是我做的生意,我是想不动用国家财富上,建立一支海军,可以对付外来的强敌。我这么做,不是因为我伟大,我只想尽一个本分。能让我看见的一切变成虚妄,那样我死而无憾。王守仁再次动容,对呀,国家的尊严,国家的存亡。还有比这个大的吗。他站了起来,对朱厚照说,陛下,微臣告退,此后陛下的所想之事,就是我王守仁所想之事。说完,转身离开。
  王守仁回家之后写了一封信,给自己弟子钱洪德,叫他召集所有王门的弟子,没有限制,再传的,旁听的,愿意来都来,尽快,因为他有可能离京。这就是后世三年一次赫赫有名的‘阳明会’二月初二‘龙抬头’,‘阳明会’在京城一个会馆里举行。王守仁把‘心学’的总诀告诉大家,还加了一条,“国家的利益”,这条似乎跟‘心学’有悖,但,王守仁没有解释,如果连有国才有家这个道理都不明白的,没资格做他的学生。在场,从五十多岁到十几岁的,都明白了,所以才有了后来的‘阳明会’。才在联合国有了只有中华有资格的“中华一票否定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