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棵长生树第四十七章 规劝,我有一棵长生树第47章 规劝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有一棵长生树 > 第四十七章 规劝

第四十七章 规劝


  岫云郡,风雷镖局。
  一波接一波的人进进出出,有郡府衙门的,有镖局的一些幸存者,有常有来往的友人,更多的却是围观看热闹的。
  “这么多人,是看什么啊?”人群中,一个虎头虎脑的青年人不由问道。
  “你知道风雷镖局吗?”
  “当然知道了,我家掌柜的托运过好几批货物,正是找的风雷镖局。”青年人回道。
  “这风雷镖局也不知得罪了什么人,竟是给满门屠了!”
  “啊!”
  “你别听他瞎说,哪有满门屠了,我刚刚才看见那聂总镖头与衙门捕快在商量事情。”
  “只有聂总镖头活了下来吗?那聂家小姐呢?”聂鸢在岫云郡城里也算声名远扬,毕竟貌美出众又实力不凡的女子,整个岫云郡都没几个。
  “聂家小姐倒是没见到,只怕是……”
  “怎会如此……”
  “别唉声叹气的了,快看!聂家小姐出来了!”人群中一阵起哄。
  聂鸢从镖局中走了出来,面色苍白,镖局里发生的一切,她都听聂虎与申捕头说了,当听到衙门捕头赶到时,镖局里只有一名站着的持刀少年时,她不由心中震动。
  “是陆大哥吗?”聂鸢不由想起了一个人来。
  待听得申捕头提到这少年与随后御剑飞行赶至的一名修士大打出手时,聂鸢脸上再无半分血色。
  “这……这可如何是好?”聂鸢心中焦急,那剑修可是真正的修行者,是书上记载的剑仙之流,“陆大哥万一打不过,被那剑仙杀了……”
  聂鸢想着心事,神色恍惚地走出门外,却不想迎面撞上了一人。
  “你……你是?”聂鸢瞪大了眼,“大伯?”
  “大伯你怎么来了?”
  “出了这么大事,我能不来吗?”来者却是一名花甲老者,只见他身穿华贵官袍,乃是一方父母官。
  “凶手可查出来了?都是些什么人?”
  “是血衣宫的杀手。”聂鸢低声回道。
  “血衣宫!”老者也是一惊,“怎会得罪血衣宫了呢?”
  “鸢儿也是不知。”
  “这可如何是好……”老者焦急万分,“这血衣宫在我治下也曾出现,那次这些杀手灭了我城中首富满门,举城惊怒。”
  “我派了所有捕快前去追捕,最后却……却是无一人回来。”老者一脸骇然,“这血衣宫出现在这里……不会是……你爹爹和你祖母可曾有事?”
  “他们都无大碍,只是镖局其他人手俱遭屠戮。”
  “幸甚,幸甚……”老者心中稍稍平静,“我必回禀上官,调兵遣将,将这些血衣宫的杀手捉拿归案!”
  说着,这位老者便往门里走去,想去看看自己的亲人,而这镖局里尚未清洗,满地的血污和腥臭味令他心中大震。
  “鸢儿,你怎么……”见到聂鸢还呆呆站在门口,老者不由出声唤了一句。
  只是,这声呼唤早已被聂鸢抛在脑后,她此时呆呆地看着眼前出现的人,突然间张着嘴,双肩颤动了起来。
  “陆大哥!”聂鸢叫了一声,猛地冲上前去,正要扑进陆陵怀里,却见陆陵怀中一只白色狐狸正冲她龇牙咧嘴,比划着爪子。
  “鸢儿,这位是?”老者见状走了过来,他见到聂鸢神情激动,心里有了些许猜测。
  “这是陆大哥,救过我和爹爹!”
  “哦?这位少侠当是英武不凡……”老者上下打量着陆陵,出声问道,“却是不知家中有何基业?可曾得过功名?”
  “皆无。”陆陵看了看老者,又看了看聂鸢,心中若有所思。
  而一边的聂鸢听到老者问起这些却是涨红了脸。
  “这……怕是不妥吧!”老者闻言,脸色一僵,他拉起聂鸢的手就要走进门去。
  “大伯……你怎么?”
  “这位小兄弟,若是无事还请回避一下,我聂家遭逢大难,还有许多要事尚需处理。”老者见陆陵依然站在门外,不由说道。
  “也好,既是有要事,那便改日打扰。”陆陵对着二人拱了拱手,他此番过来,也是想确定一下血衣宫还有没有余孽作祟。
  “陆大哥,还请进府一叙!”聂鸢见陆陵便要转身,却是急忙说道。
  “鸢儿……”
  “大伯,这一次血衣宫出手,也是陆大哥救了爹爹。”
  老者瞪了自己侄女一眼,但却一言不发,先行走了进去。
  陆陵与聂鸢在后面默默走着,聂鸢倒是好几次想开口说些什么,可一转头却是欲言又止。
  片刻后,陆陵二人来到了后院。
  这远远的,倒是听见老者与聂虎二人的谈话声。
  “贤弟,这回你可得听我一句劝,那小子既无家世又无功名,可别被他花言巧语给骗了,这事关鸢儿终生幸福,马虎不得!”
  “依我看啊,那张家书生倒是不错,年纪轻轻便有了功名在身,又是知根知底,来日飞黄腾达,你家鸢儿也能跟着享福……”
  “也不是我说你,开个镖局能成什么事?江湖打打杀杀的,朝不保夕,你看像现在这样惹来仇家,那可就是杀身之祸啊!”
  那边老者再三相劝,这边聂鸢越听越不对,又气又急,涨红了脸。
  陆陵倒是神情不改,他心里还在想着那赤发孩童的事情,心中有些疑虑,想要问问那总镖头聂虎。
  “大伯你别再说了!”聂鸢大步跨入后院,急急说道。
  “鸢儿,你……”
  见到陆陵也跟着走了进来,老者面露不喜,“你这小子,怎么这么不懂事……”
  “陆少侠!”话声未落,却见聂虎猛地站起,向陆陵深深一躬,“此番多谢陆少侠出手相救,万分感激,实无以报!”
  “无妨,此次拜访,乃是心中有些许困惑,不知聂总镖头可否替在下解答一二。”
  “陆少侠您真是太客气了!”聂虎赶忙回道,“若有所知,必定据实相告!”
  “你们?”一边的老者却是瞪大了眼睛,他深知自己这弟弟很少服人,一股子犟脾气,怎会对此人如此尊崇?
  “兄长不知,这次我本绝无幸免,幸得陆少侠出手,将血衣宫杀手尽数击杀,方才解救我等!”
  “那又怎样!”老者见这父女二人都维护起陆陵,心中更是不喜。
  “我听说血衣宫还有一个宫主,实力深不可测,这小子能帮你这一次,难道还能帮你挡下血衣宫主不成?”老者冷哼一声,“到头来,还不是得我等官家出手,派兵围剿,他这一介武夫,能帮上什么?”
  “这……”听到血衣宫主之事,聂虎也是面露难色。
  “那血衣宫主,”陆陵淡淡看向老者,“我已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