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凶猛第一百六十八章 红斑,神医凶猛第168章 红斑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神医凶猛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红斑

第一百六十八章 红斑

说错话这件事没什么可能,但几人的神情跟态度,倒是让人觉得有些奇怪。
  
  那样子就像是,触碰到了什么不该触碰的东西。
  
  杨雅叹了口气道:“跟我来吧。”
  
  带着满心的疑惑,王曦遥跟在杨雅身后,走到了卧室的卫生间前。
  
  跟站在卧室门口不一样,王曦遥一进到卧室,就嗅到了一股难言的臭味,而且越靠近卫生间,味道就越浓郁。
  
  渐渐地,丰乐山两人的脚步有些迟疑。
  
  朱波脸色苍白地说道:“我还是去下面等你们吧。”说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看丰乐山的样子,似乎也想离开,但好歹也是一所之长,面子还是要的,硬着头皮站在王曦遥身后。
  
  不就是一点臭味嘛,难不成里面还有鬼不成,怕成这个样子。
  
  王曦遥伸手抓住门扶手,杨雅下意识地退了两步,把头扭到一边。
  
  门缓缓推开,恶臭没有阻挡,如恶兽般蜂拥而出。
  
  杨雅眉头一皱没有忍住,捂着嘴跑了出去,丰乐山站在原地,身子微微发抖,脸色苍白的不像样子。
  
  由此可见,这卫生间的臭气,已经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不就是臭气嘛,瞧把你们给弄得。”王曦遥十分不屑地说着,扭头看了一眼卫生间里面。
  
  如果只是臭气,王曦遥完全能够接受,毕竟当年在粪坑里打过滚的人,对于臭味早就免疫了。
  
  只是卫生间里面的情况,即使是见惯了恶心场面的王曦遥,也开始有些不淡定了。
  
  那样的场面非要形容的话,就是把你见过最脏,最臭,看一眼就想吐的公共厕所恶化十倍,就是王曦遥看见的场面了。
  
  粪便跟鲜血混在一起,里面还夹杂不知名的呕吐物,在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之间,王曦遥似乎还看到了一些肉块,好像是内脏的残渣。
  
  最关键的是,在一堆大便中,王曦遥居然还发现半截挣断的大肠。
  
  只不过看了一眼,王曦遥赶紧将门关上,深吸了两口气,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你们当时是怎么把他尸体抬出来的?”王曦遥心有余悸地问道。
  
  “这是我们的工作。”丰乐山咬着牙,话都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
  
  王曦遥佩服地看了一眼丰乐山,警察这工作,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啊。
  
  现场算是看完了,王曦遥两人离开了卧室。
  
  在没看之前,王曦遥以为杨雅没收拾,是因为不想破坏现场,现在看来,这根本没法收拾啊。
  
  就这样的情况,杨雅居然还能住,不得不佩服她的毅力。
  
  等王曦遥两人出来以后,杨雅迎了上去,脸色更加苍白,看样子已经吐了不少。
  
  “看完了吗?”杨雅问道:“看出什么东西没?”
  
  王曦遥摇了摇头,这样的情况,鬼才能看出什么东西来。
  
  不过有一点王曦遥确定了,给白章下毒的人是个高手。
  
  当年跟在秦南子身边,他见识过曲柳散的威力,虽然死状也很凄惨,但跟白章这现场比起来,那可是温和太多了。
  
  杨雅面色不悦,冷声道:“什么都没看出来,你到底是来干嘛的?”
  
  “我是医生,又不是侦探。”王曦遥哼了一声道:“看不出来,这不是很正常吗?再说了,那么多警察也不是没看出来嘛,你揪着我不放干嘛。”
  
  “小子,说话给我客气点!”朱波恶狠狠地说道:“要是不看在骆总的面子上,我……”
  
  “你想怎么样?”王曦遥打断道:“你是打算打我,还是打算杀了我?”说着竖起一个中指,满脸的鄙夷之色。
  
  朱波怒气上涌,大喝道:“老子今天不教训教训你,你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说话间,朱波抡圆胳膊,朝王曦遥打了过去。
  
  王曦遥心中冷笑,不怕朱波不动手,只要他一动手,那什么都好做了。
  
  其实从一开始,王曦遥怀疑的人并不是杨开泰,而是朱波。
  
  作为白章的副手,而且跟白章关系亲密,能够下手的人只有朱波一人。
  
  朱波为什么要杀了白章,当时王曦遥还不知道,可知道了杨雅的身份以后,慢慢明白过来。
  
  这是投名状啊,杀了白章,不就是为了向杨开泰投诚吗?
  
  只有这样解释,才能说明朱波异常的态度,对白章的死并不关心。
  
  而王曦遥等的,就是朱波动手的那一刻。
  
  虽然不知道杀死白章的曲柳散用的什么药引,但曲柳散下毒有个必要条件,那就是下毒的人,必须先将毒下在自己身上。
  
  这样一来,跟目标的人进行肢体接触后,才能完美的发挥药引的作用。
  
  曲柳散这毒没有药引的作用,根本不致命,却会在下毒人身上留下一个明显的特征,那就是手臂上会出现大片的诡异的红斑。
  
  在白章死前一个小时,朱波就陪在他身边,无论从什么方面来看,朱波的嫌疑最大。
  
  只要朱波一动手,王曦遥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抓住朱波的把柄。
  
  有了朱波的把柄,那后面的事情就简单许多了,只需要证明朱波是杨开泰的人,光是无尽的盘问跟调查,就足够杨开泰喝一壶了。
  
  就在朱波动手的时候,王曦遥死死地盯着他挥过来的右手,随时准备抓住他。
  
  可就在这时,丰乐山挡在王曦遥身前,伸手拦住朱波道:“你干什么,在我面前动手!”
  
  朱波愣了一下,怔怔地说道:“我……他这话太气人了,我也是一时间脑袋发热。”
  
  “那就让你脑袋冷静一点!”丰乐山哼了一声道:“要是再有下次,就没这么便宜了。”
  
  朱波恨恨地瞪了王曦遥一眼,退到一旁不敢多话。
  
  丰乐山转头对王曦遥说道:“王神医,你没事吧?”
  
  王曦遥摇了摇头,心里虽然感激丰乐山出手相助,但心里却感到可惜。
  
  这是绝佳的机会,居然就这么错过了。
  
  就在这时,王曦遥发现,丰乐山衬衫袖口的扣子,因为刚刚大幅度的动作崩开了一颗。
  
  丰乐山弯曲着手臂,整理着袖口,王曦遥瞳孔一缩,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丰所长,你这手是怎么回事?”王曦遥冷声道。
  
  在丰乐山的手腕上,一大片诡异的红斑,宛若被火烫过一般,皮肤紧紧地皱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