郅魍第八章 携星斗以破诛灭 新,郅魍第8章 携星斗以破诛灭 新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郅魍 > 第八章 携星斗以破诛灭 新

第八章 携星斗以破诛灭 新


  陆飞看着眼前的黑洞,心中不由得喜出望外:黑洞果然在这里!“不过那'携星斗以破诛灭'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陆飞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陆飞闭上眼睛,顿时,一股强大的灵魂波动轰击在了黑洞上。这看似强大的灵魂波动,在撞击在了黑洞上之后,不仅没有丝毫撼动黑洞的迹象,反而被黑洞震得四散开来。陆飞不禁皱起眉头,就在他要把灵魂波动收回来的时候,他用四散开来的灵魂波动忽然感受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陆飞循着自己的感应前去寻找,在离黑洞不近的地方发现了一座古老的祭坛。一见到这座祭坛,陆飞脸上的神情自然是高兴了许多。在见到这座祭坛之后,陆飞就飞快地在脑海里寻找着什么,“找到了,就是它!”陆飞猛地睁开眼睛,伸出一根手指,上面泛着点点光芒,便在祭坛上开始画极为复制杂的图案。
  ……
  上官倩扬在岸上等了许久,还不见陆飞上来,不禁心里有些焦急,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一旁的凌延见上官倩扬这个模样,便出声安慰道:“放心吧,那个小子有着分寸,绝不会出什么事情的。”听得凌延这话,上官倩扬点了点头,眉头微展,一直在心中祝陆飞不要出事。
  湖底祭坛上,陆飞坐到地上,用手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气喘如牛地自言自语:“这弄的,真是累死我了,感觉都能吃九头牛了。让我先休息一下,再启动阵法。”休息了片刻,陆飞凭借强大的恢复力重新站了起来,随即便是启动了阵法。
  此时在荒古泽的一座光秃秃的火山上,有两道人影正在飞快地奔走,而后方有五六道身影紧紧跟随,仔细瞧去,前面两人正是上官嘉实和宇文柔,而后方则是武破率领的追捕者。
  上官嘉实看着后面越来越近的武破,不禁对宇文柔苦笑道:“柔儿,现在这情势怕是不妙,虽然只有他们几个追我们,但是怕是马上就追到了,一会儿我会拼尽全力挡住他们,你就赶紧逃走!”宇文柔眼睛里含着点点泪花,牙齿咬着嘴唇,斩钉截铁地回答道:“不!我就算死也要跟你死在一起!”上官嘉实摇了摇头,因为他知道,一旦宇文柔打定了主意,就绝对不会放弃,即使是他,也很难改变。
  正在武破他们马上追上上官嘉实和宇文柔时,火山突然剧烈地摇晃了起来,更是出现了一道道裂纹,两只队伍之间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将他们隔了开来,武破他们还不能御空飞行,也没有飞行道具,又要闪避着裂缝,自然不能再去追捕上官嘉实和宇文柔。但上官嘉实和宇文柔虽然逃跑了,但是一条条突然出现的裂缝让他们也很是头疼,不得不小心谨慎,生怕掉进了裂缝之中。
  裂缝越裂越多,从裂缝中出现了一股股纯粹的能量,飞向空中。荒古泽的其它一些地方,也发生了类似的情况。这些能量汇聚到一起,穿过'森林迷宫',进入了其中一个湖泊之内。凌延看着头顶汇入湖水的巨大的能量,不禁疑惑道:“这小子究竟在干什么?!”上官倩扬看着头顶的巨大能量,也是一脸吃惊,同时担心着湖里的陆飞。
  巨大的能量随着陆飞的牵引,汇入到了祭坛之中,剩下的一些能量则是进入到了陆飞体内。随着能量的充盈,祭坛猛然伸出一条梦幻一般的道路,直深入黑洞之中,陆飞随即沿着这条路走了进去。
  走进黑洞之中,仍然有不尽的黑气朝他翻滚而来,却尽悉被陆飞的神秘宝物挡住,不能侵入分毫。与上次一样,陆飞找到了石碑,在石碑上用尽全力画了一幅同样复杂有又凌乱的图案,休息了一会儿,就从黑洞里出去了,这时,伸进黑洞的路也消失了。
  随着路的消失,荒古泽上的裂缝也消失了,上官嘉实和宇文柔早已不在了武破视线之内,武破只得暂时就此作罢。
  陆飞刚上岸,凌延就对陆飞说:“你弄的动静挺大啊。”陆飞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反而是上官倩扬对凌延说:“凌延前辈,陆飞能没事出来就已经很好了,对吧。”凌延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些什么。
  陆飞酒足饭饱之后,看了一眼还在上边徘徊的腐烂树,对凌延说:“现在主要就是从'森林迷宫'里出去,我去把那颗棵树引开,你们先藏起来,随后在它原来的地方会和,至于如何出去,再论吧!”
  陆飞悄悄地爬上了悬崖,对着腐烂树挑衅:“来追我啊,hhffjfdfcv!”令陆飞没想到的是,腐烂树并没有气急而追,而是树干折了是似的,对陆飞跪了下来,并且瑟瑟发抖。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幕,陆飞愣了一下,随即试验了一番,最终认定腐烂树是因为陆飞身上染有黑洞的气息而且害怕,就将凌延与上官倩扬叫了上来,说明了情况,但显然把黑洞的信息没有对上官倩扬透露出来。。
  凌延看着腐烂树,挑了挑眉头,对陆飞说:“这棵树的问题是解决了,不过怎么出这'森林迷宫'呢?”陆飞指了指腐烂树,笑道:“问问它不就完了?”“它?它能听懂你说话吗?”凌延道。但接下来的一幕让凌延大跌眼镜:陆飞在对腐烂树说明了用意之后,只见腐烂树站了起来,点了点头,一脸郑重地撑起一片光幕,将陆飞三人笼罩了进去,下一秒,陆飞三人就出现在了“森林迷宫”之外。
  “它还真的能听懂你说话,真是叫人不敢相信啊!”凌延笑着对陆飞说道。陆飞也是一笑,耸了耸肩,说道:“我也是试试,没想到那棵树还真不赖啊。”陆飞又看了看一旁的上官倩扬,对其说道:“放心吧,你哥他们一定会没事的。”上官倩扬“嗯”了一声,又陷入了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