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自七十年后第十二章 录音机谈话 新,我来自七十年后第12章 录音机谈话 新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来自七十年后 > 第十二章 录音机谈话 新

第十二章 录音机谈话 新


  10月2日,晚上9点。
  中南海,一间办公室内,几个“老人”围成一圈,录音机的声音从中间传出。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在种花家乃至整个蓝星也是备受关注的存在!
  “有什么问题赶紧问吧!”
  ...
  “好,其实你也知道,我们最想了解的是未来,或者说是‘历史’的事情!”
  “毕竟我们建国后,除了这满腔热血,可以说什么也没有,种花家也没有条件让我们‘实验’,世界形势也不会让我们慢慢发展!”
  宜伟将军的姿态可以说放的很低,说不好听的,算是在求人了。
  但周围的人并没有嘲笑他,眼睛都在盯着录音机,听接下来的发展。
  “您不用这样,有什么我都会说的!”
  “就是我历史成绩实在一般,除了一些大事,我知道的不多,还记不清楚!”
  ...
  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屏气凝神,耳朵竖得高起,生怕漏过一点,或者误判什么。
  “今天是建国的大日子,我就从这说起吧!”
  “我记得这段时间好像开了个政治协商会议,不对,好像已经开过了吧!”
  “最近的大事,好像是抗鹰援棒吧,就是我记不清是50年还是51年了!”
  真是语不惊人不罢休,杨飞刚说完,宜伟将军就问道,“抗鹰援棒?这是怎么回事?又要打仗了吗?”
  “哦,好像是白头鹰越过三八线,咱兔子派志愿军过去帮忙,和联军开了一场‘联合国会议’!”
  “联军好像有白头鹰,约翰牛,猴子,袋鼠,脚盆鸡等16个国家,打了大约两三年,最后白头鹰他们跑回去了!”
  杨飞尽量淡化掉这场战争的凶险,但还是把主要事情说了出来。
  然后宜伟将军只感觉整个人陷入冰窖,浑身没有一点知觉,白头鹰,16个国家,‘联合国会议’,两三年,每一个字眼都像子弹打在了他心上。
  他有些麻木的说道,“我们才打完光头,怎么又要打了?两三年吗?这是又要死多少同志啊!”
  他的话虽然波澜不惊,但杨飞还是听出了其中的悲痛,他说道,“具体的我不怎么清楚,但历史书上写的数字挺大的,应该是伤亡惨重!”
  “...”
  说完,房间就变得十分安静,每个人都低下了头,显然这种未来,不会是他们想要的!
  “小飞,你继续说吧,就算坏事也不用避讳,你来自未来,说明最后我们都成功了!”
  “不管是多么困难,我们种花家人都战胜了他,在未来建设了一个强大的国家!”
  不愧是当领导的,一下子就找出了振奋人心的事,不少人听到这都笑了出来!
  “好,好像接下来是土地革命……!”
  “一五计划……!”
  “白头鹰好像还给我们建了个飞机厂……!”
  “人民合作团体……!”
  “大跨步……!”
  “还有...大革命的文化……!”
  “兔鹰建交……!”
  “哦,对了!还有和河马一起奋斗,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两弹一星……!”
  “开放变革……!”
  “好像还有个九二共识……!”
  “最近白头鹰换了总统,全世界乱窜,搞得一团乱麻……!”
  差不多就这些了!
  虽然杨飞讲的烂七八糟的,东一榔头西一棒槌,连时间和内容都弄错不少,人物也是记得混淆不堪。
  但将军和书记员都是大佬,理解能力杠杠的,在他们的努力下,一条还算正确的历史线被整理出来了,不过上面有多少个‘暂定’和‘不确定’就不知道了!
  “啪!”
  录音机被关上,并再次播放起来。
  首长们这才拿起了书记官整理的东西,结合自己的看法,理解这‘未来’!
  电脑摆在一旁,视频早已经看过了,几位首长也是百忙之中抽出了时间,毕竟这种事马虎不得!
  录音机又放完了,首长们将纸张放下,示意再播放一遍。
  稳坐在桌子后,一个方脸敦厚的中年人开口了,对着一旁一个英俊潇洒的中年人说道,“冠生啊,你都了解了这么多,说一下,你是怎么想的?”
  说着笑了一下,道,“我是心慌得很啊!”
  “主席!”冠生应了一声,但是没有说话,杨飞说出的事实在惊天动地,他开不了那张口。
  “嗯!那就看宜伟怎么说的吧!”
  说着就看向了房间内最后一人,也就是来报告工作的宜伟将军。
  “嗯?什么事,你们才是智囊,我之前就是个带兵,哪里懂?”见皮球被踢到自己这,他也很光棍。
  “宜伟,你是我们之中为数不多读过书的,你肯定有自己的看法,我和冠生不能随便开口,我们的话会决定太多人的命运!”
  “杨飞同志的事,估计在我们三人这里就要打止了,所以不会有开会讨论,我们就先听听你的看法!”主席平静的说道,总理也是看着他。
  将军知道自己不说不行了,也是开口,“既然这么要求了,我就献个丑,卖弄一下!”
  吸了口气,道,“按我的想法,后面离咱远的事,我们可以先放着,眼前就有一个大麻烦!”
  “白头鹰为首的联合军,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虽然在杨飞看来,是已经经历过并且‘胜利’的事!”
  他顿了一下,沉声说道,“可对于我们却是未发生的,事情到底会怎么样发展,我们的一无所知,甚至结果还可能变化!”
  “而且在历史书上被写明伤亡惨重,那肯定不会是什么小数字,可能是几万甚至十几万伤亡!”
  说到这,几个人的呼吸也是一顿,他们都是和战士吃住一起过,不少战士都叫得出名字,对于又要发生的战争,将夺去他们的生命,自是心情沉重!
  “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尽量做准备,了解一切信息,它是如何发生的,半岛上的局势如何发展,我们要怎么办,我们能不能避免这场祸事!”
  说完,房间先是陷入沉默,然后一旁的总理说话了,“宜伟,你这老小子挺会躲的啊!”
  他知道对方指什么,呵呵的挠头道,“总理,你怎么这么说!我以前是带兵的,虽然最近当了一会文官,但我这不还是想着那方面的吗!”
  “我一想着,会有那么多儿郎要永远留在异国他乡,我的心是那个疼啊!”
  话题一下子变得更加沉重,压得人喘不过气。
  还是主席一挥手,朗声道,“宜伟说得对,后面的那些破事咱先搁着,最要命的是眼前的祸事!”
  “但是!”
  宜伟将军刚要露出喜色,就听见主席做了转折,眼睛同时看向了他,“宜伟啊,你能说一下,你这把政文拉下水,自作主张是怎么回事?”
  两人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尖锐,让他的脸一下子苦了。
  “那个,主席啊,我这...我这也是!”
  “砰砰砰!”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替他解了围,只见将军动作伶俐,立马起身,跳到门口,打开房门,动作快速一点也不像个50多岁的人!
  “嗯?将军!”
  开门后,是将军熟悉的人,小江。
  “小江什么事?不是让你留在市政府吗?”。
  只见小江面露急色,也不顾纪律,飞快说道,“杨飞同志,消失了!”
  “什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