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在线阅读 > 仙侠修真
《师尊亲亲好无情》

小说作者:青柊君   类别:仙侠修真  下载:《师尊亲亲好无情》   上传时间:2017-09-24 11:39:56

 

 
  ☆、关于女主的出世
 
  “青山绿林花草香,树上枝头鸟缠绵。郎里格朗阿,郎里格郎……这样的天气用来养胎真是不应该啊!!”在翠林里某棵粗壮的树枝上,一只硕大的鸟,哦不,一只硕大的红色母鸡正懒散地窝在鸟窝里,一下一下摸着自己满是赘肉的小肚子。有意无意的接过身旁那只公鸡递来的青虫,一口一个的吃着。
  那只递青虫的雄壮黑褐色公鸡,小心翼翼的护着怀孕的母鸡:“阿瑶,你可要小心一点。之前的几个孩子都是因为你不小心还没出世就夭折了。这回你可要小心点。”
  被称作阿瑶的母鸡忿忿地说:“我哪有!”
  “是是,你是没有。但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是被你摔碎蛋壳死的,第二个孩子是被你踩碎蛋壳死的,第三个孩子因为你没注意,被别的兽兽吃了,还有……”阿壮幽幽的说着,晶亮的墨色瞳孔映着阿瑶渐渐愧疚的小脸。
  “嘤嘤……就算是偶滴错,你也不能这么说我呀!你听听!”阿瑶一手扶着树枝,一手捂着肚子,豆大的泪珠“啪嗒啪嗒”掉在地上,惊得躲在草丛里的地鼠四处逃窜。
  “听?听啥呀?”阿壮冷不丁冒出一句。
  “呜呜!阿壮你个大笨蛋!”阿瑶一脸恨铁不成钢地挥了挥眼角的泪,颇有几分哀怨地说,“你没听见我那玻璃心碎了的声音吗?哇!啊……”
  我哪听得见啊!阿壮默默的说:“乖啊!别哭别哭,小心动了胎气!哎呦!我滴祖宗,你倒是小心点啊!”
  “轰隆”突然一声震天动地的声音响起。
  翠林的上空飞来几多七彩祥云,仔细看那云彩上头站着一位仙风道骨、俊逸非凡的男子。远远地,也只能看见他那一身蓝白相间飘逸长袍,和那一头三千青丝玉绾发,仅仅是一个背影就足以震撼天地。辣个帅滴呀!
  “漓然,别躲了,出来!”男子冷冷清清的说,他特有的清冽嗓音犹如潺潺流水般动听,动人心弦。请允许我花痴三秒钟!
  “呵呵!”空中传来一声冷笑。漓然自知自己不是他的对手,默默的撤去了隐身术。就这样,他那张妖娆魅惑,比女人还女人的面孔就暴露在他的面前。
  “云清,我不就是偷了你一颗仙丹,你有必要怎么追着我不放吗!”漓然挑了挑狭长的丹凤眼。
  “有必要。”云清有着一张雌雄莫辨的面孔,但他很寡言,对任何人都从骨子里透出一种冷漠,好像与生俱来似的。就连个他一起玩大的漓然都没见过他笑。但这却不减他的魅力,无数女子都拜倒在他的脚下。
  “喂!云清,咱啦好歹也是穿同一条开裆裤长大的,就算不是,但这几十万年的情分也有吧。你怎么这么生分,有必要吗,有必要吗!”漓然扭了扭他细长的小蛮腰,同时向前走了两步,却硬生生停在距离云清三尺之外。这也和云清的某个怪癖有关,云清生来不喜与人接触,自始自终都没改变。
  “废话少说,东西还来!”云清面色冷酷,随手拔出了他的佩剑“青云”,挥刀与漓然打了起来。同时翠林被一团雷电笼罩。
  某棵树上,有两只鸡相互依偎,在狂风雷鸣中瑟瑟发抖。只是其中一只红色的母鸡面带花痴的说:“好帅啊!这让我肿么办,蓝白袍子的上仙好酷,可是另一个红衣帅哥也不赖!我该选哪一个捏?好难抉择啊!”
  啊喂!妹子!哦不,是母鸡,你这是想挑一个带回家养着吗?也不想想人家帅哥看不看得上你!更何况你已经身为鸡妻了,还整天想着帅锅,也不看看你肚子里的孩子同不同意!(阿瑶:人家就想怎么了!阿壮,踹死她/他!)
  哎呀!阿瑶小心点,人家上仙斗法,咱这小妖就别瞎掺合,小心连命都没了。”阿壮抱紧阿瑶,有些担忧地说。
  七彩云朵上,蓝红交织分不清谁是谁,但明眼人依旧看得出来红衣人处于下风。云清一个风刃狠狠的砸碎了漓然的结界,伸手,凭空一握,一个精致小巧的小药盒儿便从漓然的怀里飞到了他的手上。
  “次奥!云清你耍诈!”漓然抓狂的直跺脚,“老子打不过你,也要骂死你!云清你个睁眼瞎,眼睛是被狗屎糊了吗!没看见我这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帅的没天理,帅得人神共愤,帅得人贱人爱,花贱花开的大帅哥!我诅咒你喝水杯呛死,吃饭被噎死!我诅咒你吃方便面没有调料包!”(阿瑶:帅哥你是从哪个次元空间跑来的啊!难道你忘了我们这里么有方便面这一玩意儿的喂!)
  云清有些呆萌地挑了挑细长的眉,“我怎么看不出来你帅在哪里?”
  漓然一口老血直直地喷在对面的彩云上:“咳、咳……我还带也是‘天宫美男榜’的第四,你有必要怎么损我吗?”说罢,漓然使劲地朝云清抛媚眼。
  云清倒是无动于衷,下边却有鸡鼻血直流。
  “啊!!!”阿瑶只觉得鼻子一热,菊花一紧,虎躯一震,“我要生了!”这一声狂嗥惊得天上的俩人心头一跳,吓得云清手一抖,手里的火符全掉了下去。与此同时,阿瑶一时激动,一颗雪白雪白的椭圆形的可疑物体从她身上掉了下来。“咕噜咕噜”滚到了十几丈外。
  说那时迟那时快,鸡蛋和火符就辣么凑巧的相遇了,就在辣么一瞬间擦出了“爱滴火花”。
  “轰隆”一朵巨大的蘑菇云直升云霄,而它那蘑菇顶上有一颗黑不溜秋冒着浓烟的球状物在不停翻滚,伴随着阿瑶的那一声“我的儿啊”掉落到云清的怀里,染黑了他洁白干净的衣裳。
  素来有洁癖的云清强忍着想扔掉它的冲动,用真气把这颗蛋蛋裹起来,顺带施了个清洁术。他看着阿壮夫妇那闪着泪光的晶莹的眸子,目光闪烁地说:“辣个……你们这孩子根骨奇佳,我欲收它为徒,所以,你们的孩子我带走了!”
  啊喂!什么根骨奇佳,人家还是颗蛋,而且现在生(熟)死(没)不(熟)明你怎么看出来啊喂!什么收徒,你确定不是毁尸灭迹哈!
  “辣个……你去哪儿啊!还我孩儿来!”阿壮夫妇异口同声地吼出了口,看着远去的云清,他们只能是将火辣辣的目光放在漓然身上。
  “辣个……云清,等等我诶!”漓然一个闪身,比逃还快的跑了。
  独留下一对鸡夫妇在树上干嚎!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小生初中时的脑洞,如今突然想拉出来遛遛,见笑了。
 
  ☆、关于大师兄
 
  “师傅。”站在路边的阙泷默默地做了个揖。
  一路掠过瀚岭,云清对自家土地也只是冷冷淡淡的回了声“嗯”。
  阙泷身为云清的大弟子,是众弟子中跟他最久的人,也是最了解他的一个。但他从未见过他如此失礼的样子,他也有点搞不懂自家师父到底在想什么。
  阙泷这么想着,也没怎么注意,便被一阵红色的旋风撞到了,他抬头一看,“漓然上仙,你来找师尊吗?师尊刚刚去了‘清云殿’。”
  “嗯。”漓然远远地应了声,马不停蹄地离开了。独留下阙泷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清云殿里,云清才刚刚换了套衣裳,这才刚坐上椅子,耳边就传来了漓然的声音。不多时,漓然提着他的“牡丹仕女折扇”万分骚包的出现在云清的面前。
  “你来做甚?”云清冷冷地向他掷了一个茶杯,暗中施了两层功力,“难不成又来盗我丹药?”
  “怎么可能!”漓然险险地用扇子接下杯子,自顾自地为自己倒了杯茶,小饮了一口,又接着说,“我是来看你怎么解决这颗蛋的。”说罢,瞥了眼那颗黑得发亮的蛋蛋。
  “怎么办?这还能怎么办!死马当活马医,不,是死蛋当活蛋医。”云清隔着纱绢轻轻地捧着蛋蛋,有些忧桑的说。
  漓然一听,这边来了兴趣:“怎么医?”
  云清挑眉冷冷的拔高声音:“阙泷,送客!”
  “漓然上仙,请!”这是阙泷如鬼影般闪现,死拉硬拽地拖着漓然离开。
  “次奥,云清你个小气鬼,老子差还没喝完呢……”
  随着阙泷和漓然的离去,云清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这不是跟漓然打斗累的,而是因为手中的这颗蛋蛋闹得心烦。
  “叩叩”门外,阙泷轻轻敲了敲门,道:“师尊。”
本文每页显示10000字 共51页 当前第1
首页   上一页   ←   1/51   →   下一页   转到: